正文 0752 动荡漠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莫茜的自尊心无法忍受泣种差别待遇,从她懂事开始,一向都是别人对她的赞美与恭维,她可以不由自主的吸引着那些狂蜂浪蝶,让他们为自己赴汤蹈火,只要她勾一勾指头,就有人连性命都不要。

    可是,在邪天的面前,她除了冷落外,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即便她施展出浑身解数,邪天也未曾多看她一眼,甚至连争吵,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而那个婷婷,即便他们已经分开许久,只要是一点点的触景生情,邪天也会伸出援手,即便对方只是一个未曾相识的少年。

    她在嫉妒,疯狂的嫉妒着,她才应该是天之娇女,她才应该是那个,被众星拱月的人上之人,而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

    “你所看到的都只是假象,他是故意擦破膝盖,来骗取你这种人的同情心!”

    “即便我看不到他的内心,可是我却能看到他的目光。”

    邪天的冷酷表情下,却是回忆着难以忘怀的目光,那道目光曾经给他带来一丝温暖,可是那时候他却未曾明悟。

    人就是这样,身在其中的时候,总是忽视自己拥有的。

    可是,一旦失去了,才会明白其重要性。

    邪天扫了眼莫茜:“在你的眼睛里,充满了嫉妒与占有,我能从你的目光里,看到人类最丑陋的一面,可是我不想就这样否定人类,因为那个人曾经说过,人类正因为其多重的性格,才会如此的丰富,而且我也曾经感受过,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可持...…我在你的身上找不到那种东西。”

    在这之前,邪天从未想过,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

    从前的他,始终怀疑着人类的感情,怀疑这份感情存在的价值。

    可是,当他拥有的时候,他才明白,这份感情是何等的重要,即便是想要割舍,也是割舍不了的羁绊。

    那张清秀纯真的笑容,那对明惠天真的目光,拉着他手的时候的温柔,都让他无法忘怀。

    原以为是不经意的回忆,却刻骨的铭记在内心中。

    莫茜的话语中充满了谎言与占有的**,邪天当然看的出来,从他对自己说婷婷在苍国的时候,就是一个谎言。

    可是邪天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随着莫茜前来,他以为莫茜或许能帮他重温与婷婷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感觉。

    可是,渐渐的他发现自己错了,他总是不经意的将婷婷挂在嘴边,他总是不经意的将莫茜与婷婷比较,他总是记得婷婷的好,想着婷婷的笨。

    当婷婷因为自己的善心而被骗的时候,那时候的邪天总是冷言挖苦,可是此刻回想起来,即便是上当受骗的婷婷,都是如此的可爱。

    “比起婷婷,你丑陋的就如野兽。”邪天摇了摇头:“将希望放诸在你的身上,是我最大的错误。”

    邪天抛下莫茜,转身离去,莫茜连忙拉住邪天:“等等……,你要去哪里?难道你不想见到婷婷吗?”

    邪天转头看向莫茜,居高临下的目光里,充满了冷酷:“即便继续的跟随你,回到你的家族中,等来的也只是失望,而让我失望的后果,只会招来你们家族与整个苍国的毁灭,本来我应该现在就杀了你,不过我觉得,或许会有另外一个人与我一样的心情,也在寻找着你,离开吧...…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莫茜绝望的看着邪天的背影,输了……,输的一败涂地,她以为凭着自己的魅力,凭着自己口舌,就能转变邪天,让他成为自己忠诚的奴仆。

    可是,此刻的她才发现,自己想的太天真了,她的魅惑的功法,虽然能够俘虏强者,可是这种事同样是分层次的,绝对不可能一举而起,直接俘获比她所达到的层次,远远超越她层次的强者。

    她过分的依赖自己的媚功,却忽略了真正重要的东西,从最初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莫茜带回来的不是希望,而是一场灾祸,邪天冷漠的背影,根本就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

    因为她的里里外外,都已经被邪天看穿,莫茜失落的坐在地上,这是她第一次流下如此的泪水,这是心的悲泣。

    “向着尖方……,或许那里能找到地...…”莫茜朝着邪天的背影喊着。

    从最初遇到邪天,莫茜天真的以为,可以掳获邪天,让他永远的臣服自己,可是在接下来的日子,她渐渐的改变了自己的心意,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改变。

    她只是想要胜过婷婷,获得邪天的认可,可是渐渐的她发现自己不论怎么做,都赢不了婷婷,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不可能的。

    邪天有意无题的提及婷婷,让莫茜的内心越发的绝望,这个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完美的女人。

    此刻她之所以提醒邪天,不是因为她的觉悟,只是因为,她依旧想赢。

    “我不是苍国的救世主,不久你就会见到你们希望。”邪天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莫茜的脑海中。

    莫茜依旧悲泣着,一切的努力,最终付之东流,不甘又无力的瘫在地上,一直到邪天的背影彻底的消失在她的眼前。

    邪天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他却看的到一种奇怪的纹路,交织在每个人的身上,却又触碰不到,像是幻觉一样。

    可是,这种纹路却清晰可辨,就像先前的那个男孩,他只是看到那个男孩的目光,却能从迷雾中,看到那个男孩的纹路,而顺着纹路,他又清楚的看到,自己那一块碎金锭给男孩带来的改变。

    虽然这些纹路晦涩难明,可是邪天却像是可以理解其中的玄妙,当他用心的感悟的时候,就能带来更深刻的理解。

    这种理解并不是完全的参悟,只是用眼睛看的更清楚,每一段纹路中所蕴含的碎片。

    不只是过去的碎片,同时也是将来的碎片,不只是那个男孩,在所有人的身上,他都看到了纹路,可是并不是每个人的身上,都能看到他的过去未来。

    至少从邪天能看到每个人身上的纹路开始,他见到成千上万个人的纹路,可是能够看到过去未来的碎片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不过,在此之前,他又看到了莫茜身上的纹路所代表的过去未来的碎片。

    邪天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而他亦没心思去深思,他只想着快些找到婷婷,因为他像是从那些纹路与碎片中,预感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即将要发生一般。

    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远比当初婷婷离开他的时候,所感受到的不安更加强烈。

    “北方……。”邪天直接飞上空中,用着不慢的速度疾驰着。

    他没有用最快的速度,因为他怕错过什么,而且但凡是有人类的城镇村庄,他就会降临下来,细细的搜索后,才开始继续向北。

    漠北与西域都算是东土大陆上,两个比较荒凉的地方,不过相比起西域的寸草不生,漠北要好上许多,而且地质的矿物质含量远高于西域。

    漠北几乎遍地碎石,少量的沙漠荒地,而今的漠北,三分之一的城池被方家完全统治,还有四分之一则由纳兰家。

    曾经的李家,早已经没落,在方家与李家的最天一次战役中,李家几乎被彻底抹除,如今只余下几个李家的分支,分别掌握着边缘的一两座城池,比之曾经争锋的方家与纳兰家,相差甚远。

    不过,李家的野心从未熄灭过,每个李家人都在内心中怨恨着方家,就是因为方家那个妖孽一般的方云,他们才会没落的如此之快。

    而在李家曾经的领地中,那个可怕的巨坑,始终如噩梦般的,环绕在他们的心头。

    淮城,李家的领地,城主为李海,因为与李家血缘太远,而且并未纳入李家,所以当年的一战,才免于被方家铲除。

    不过即便如此,李海依然是度日如年,每日里战战兢兢着,总是担心方家会将剑指向他们。

    甚至连他的在城里的族系,都惶恐不安,一方面是地理缘故,还有一方面是因为方家的压力,如今淮城的百姓,早已走的**分,身下的一两成,也都是那些没办法搬走的。

    虽然不甘心,可是李海也只能看着方家不断的壮大,不断的侵蚀淮城最后一点点的利益。

    而他这个城主,早已是名存实亡,他连供养自己家族的财力,都已经吃力不堪。

    可是在不久之前,淮城来了一群访客,一群不同寻常的访客。

    曾经消失在这片土地上的名字,再一次的出现在这片土地上,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群人人数不多,只有区区十个人,可是他们所代表的称呼,却让李海感到恐惧与不安。

    李世,李家强盛时期的家主,也是李家最后一个家主,那个曾经败在那个方家老五的手上,被方家老五废掉修为的李世,再一次的回来了。

    他没有在封城那一战中,与李家共存亡,而是选择了背弃李家,独自离去。

    可是,如今他又回来了,面带回来的,是他曾经失去的力量,甚至是更可怕的力量。

    而这次他回来,不是为了夺回他失去的权势,他只有一个目的一复仇!(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