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68 命运抉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你看到的可能是假象,或者是什么江湖骗子的把戏吧,玩这种把戏的人,我见得多了。”曾生打断西如冰的话,直言说道:“你看方云这小子,他就是个江湖骗子。”

    “把戏?”西如冰一愣,立刻持着不同的意见:“那可不是把戏能够变出来的,我可是看到一个天一样高的巨人,一掌把山峰推平了。”

    “人类中的皇者就可以做到这点,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神魔。”方云说道:“在我看来,传说中的哪系神祗就是一些有着强大力量的一类人罢了,所谓的神就是如此装神弄鬼,唬骗普通人的江湖骗子。

    西如冰苦笑,原本只是他一个人的故事,可是此刻却演变成方云与曾生的争吵。

    似乎一切的事情,都能让他们之间发生一场没有休止的战争,西如冰唯一庆幸的是,他们两人都只是普通人,而不是某个掌握着军队的大人物。

    当然了,如果西如冰知道他们的身份的话,或许就会希望,他们只是某个掌握着军队的大人物。

    不过,两人还是非常默契的停止了彼此的战争,西如冰的目光依旧流露出淡淡的哀伤。

    “小师妹的病情已经拖不了太久,再过一年的时间,她就十八岁了,到时候一切都太迟。”西如冰苦恼的说道:“她是师父留下的唯一血脉,即便是用我这条命交换,我也不会让她有事!”

    方云与曾生对视一眼,眼中的光芒意味深长,西如冰长叹。

    “如冰,在任何时候,都不要说用自己的性命交换,因为很多时候,你无意识的若言,却会应验在你的身上。”方云认真的说道。

    “我并不是随口说说的,我是认真的。”西如冰说道。

    “你的小师妹在哪里?”曾生问道。

    “她的身体薄弱,不适合长途跋涉,所以我将她留在师父的故居休养。”

    “在西域吗?”

    “不,在东洲那个方向。”西如冰说道。

    “你该将她带在身边。”方云说道。

    “我有一点奇怪的地方,为什么你的小师妹没有与你的师父住在一起,而是多年后,才回来找你与你师父。”曾生问道。

    小师妹因为体质的关系,一直被师父寄养在一位医师的身边,所以即便是我,也是在三年前才知道了小师妹的事情。”西如冰说道:“那位医师虽然暂时保住了小师妹的性命,可是却无法为她延续性命,十八岁就是她的大限。”

    “这世上有什么体质,会以十八岁为大限吗?”曾生好奇的问道。

    “有,混阴绝脉、九转天阳体、魔灵煞体……”方云随口说道:“还有很多这种体质,时限都在十二岁到十八岁之间,这其中的原因还是因为人的身体无法承受特殊的血脉的缘故,这些人的血脉,或多或少都被其他种族的血脉影响,所以才会从体质上表现的如此特殊。”“方云,你对这些很有研究嘛。”西如冰惊奇的看着方云。

    “我说过,我学过一些医术,所以对这些都有所研究。”方云耸耸肩说道。

    “那这些体质有办法根治吗?”西如冰追问道。

    “有,其实从根本上来说,这些天生特异的体质,也算是一种病症。”

    在涉及方云特长的时候,方云便开始侃侃而谈起来:“任何的病症,都存在着医治的方法,特殊的病体也不例外。”

    “你也就理论上会说,真要让你亲自医治,保准十八年的寿命让你变成八年的时间。”曾生不屑的说道,还在一旁泼冷水。

    方云没有理会曾生,依旧自顾自的说道:“像我先前说的那些体质,都存在着一个共同的特点。”

    “什么特点?”西如冰期待的看着方云,他从前虽然带着自己的小师妹,看过无数的名医,可是却从未听到过这些事情,所以他显得特别的兴奋。

    “这些体质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异变,这些异变时限都不一样,可是在大限的时候,却有个共同特点,就是体内的特殊血脉,会完全的侵蚀原本属于普通人的血脉。”方云看了眼西如冰:“试想一下,如果一个普通人的身体里,被换上了魔龙的血,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西如冰的脑海中立刻涌现出乱七八糟的猜测,方云笑了笑,继续说道:“人类与其他种族的后代,其实有很多,可是他们都存在着一种平衡,血脉之间的相溶,体质之间的共存,这也是世上经常流传着的一些某些强大存在的后代,他们将祖先的血脉,在普通人的身体里发挥到了极致,让自己超乎常人,可是他们同样是定时炸弹,一旦平衡被打破,他们那异类的血脉就会反噬他们,结果不言而喻。”

    西如冰无法完全的理解:“可是小师妹的平衡为什么会被打破?她并没有超乎常人的力量啊?”

    “就因为她没有超乎常人的力量,有些传说中的强者,他们可能也曾经如你的小师妹一样,被自己的大限所困扰着,而特殊的修炼功法,或者是自己创造出一套,适合自己的功法,让他们将原本的不平衡修正。”方云说道:“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上乘的功法,从古流传至今,却没有人能够修炼的缘故,因为那些功法本就不是留给普通人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只有那些功法,才能救我的小师妹?”西如冰立刻急红眼,焦急的问道。

    “当然不是,首先我不知道你的师妹是什么体质,又是否有古来流传的功法存在,而且这种几率又太过渺茫。”

    “说了等于没说。”曾生不满的说道。

    “我所告诉你的这些,只是解释你的小师妹的病体可能的特点,其实除了特殊的功法之外,一些药物与医治的方法,也是可以医好你的小师妹的,当然了……前提是你的小师妹还没有真正的大限。”

    “当然还没有,还有一年的时间……”

    “不……我说的不是她的死期。”方云说道:“我指的是她体内的异变还未开始,很多时候,这种异变是不可逆的过程,如果异变发生了,即便最终救回她的性命,她也会因为体内异变的血脉,从而变成另外一种人……甚至是另外一种怪物。”

    西如冰的脸色立刻变得极为紧张,嘴里嚷嚷自语着:“不会的,不会的……我走的时候,小师妹还表现的很正常,没有任何病发的征兆。”

    “希望如此吧。”方云又一次与曾生相望一眼,都没有再说话。

    可是,西如冰却发现了方云异样的眼神:“方云,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没说?”

    “没事。”方云摇了摇头,脸上显露出一丝笑容:“其实我说这么多,就是想让你告诉我,你的小师妹到底是什么体质,也许我真的可以医治她。”

    “我也不知道。”西如冰哭丧着脸:“我看过的每个医师,每次都是摇着头,灰头土脸的样子,只说命不久矣命不久矣,完全就说不出个病理根源。”

    “那她有什么征兆?”

    “征兆……”西如冰顿时陷入回忆:“说起征兆……”平日里她都显得十分正常,可是每逢月圆之夜,她就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与外人相见,而且每次她的房间里,都会传出一阵阵的怪叫……那声音就像是……像是恶鬼的啼哭……”

    “小子,你猜得出如冰的小师妹是什么体质吗?”

    “猜不出……”方云摇摇头,脸上迟疑不解:“月圆之时,应该是极阴之刻,她的体质应该是阴脉的一种,这种体质以十八岁大限的,不外乎九阴寒灵体,会阴绝体、恶灵噬体这三种,可是从如冰所说的迹象来看,似乎与这三种都没有关系。”

    “也许是你不知道的体质呢?”曾生说道。

    “也有这个可能。”方云没有否认:“这世上奇异体质何止千万,我也不可能所有的体质都见过听过,可是阴脉体质往往都伴随着不祥的征兆。”

    说着方云深深的看了眼西如冰:“你没有在月圆之夜打扰她,是对的选择,如果是阴脉中的极凶体质,你常伴她左右,很可能因此而丧命。

    “我这条命又算的了什么,我只希望小师妹她能安然度过此生足矣,别无他求。”

    “你可以无所谓,可是别人呢,如果你的小师妹伤及无辜,你又该如何?”

    “我……”西如冰的脸色顿时凝住,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有想过。

    “对啊,如果有一天,你的小师妹要杀我,或者是这小子呢?”曾生立刻好奇的问道。

    “我会用我的性命阻止她。”

    “不行不行,这种答案太没劲了,应该是如果在你的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让你的小师妹杀了我们,或者是你杀了小师妹,你会如何选择?”

    西如冰沉静了下来,这样的问题,他回答不了,小师妹是他唯一愿意用性命保护的人,而方云与曾生,虽然相识不过两天的时间,却恍如隔世的知己一般,他们不羁的言语却充满了放荡与狂妄,让他觉得人生有如此两个朋友相伴足矣。(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