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56 劫后余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那几位大人准备何时离开小镇,小镇现在多留一会,便多一分危险……这个……我也是为了几位着想,实在不愿看到几位就这样客死他乡。”吴药悲切关心的说道。

    吴泰与钢猛一阵冷笑,前面还想着早点脱身,现在倒是想拉着他们,做免费保镖。

    “我们何时走与你无关,你只要将我们带去医馆即可。”吴泰冷笑说道。

    “几位就算去了医馆,恐怕也早已人去楼空,现在小镇上,早已经人迹罕至,哪里还有哪个医师会留在此地等死。”

    “就算医师没了,总不能连药铺都搬空吧。”方云淡然说道:“你只管带路便是,只要你跟着队伍,我保你性命便是了。”

    保命?你以为你是谁,小镇上那些大人物每次都保证,能够保护镇上居民的安全,每次都保证能够剿灭那些恶魔。

    可是结果呢,还不是第一个跑掉,要不就是连自身都难保,更别提保护他们这些普通人。

    吴药早已对别人保证失去了信心,这群恶魔除非天神下凡,亲自收了他们,不然的话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对付的了这群恶魔。

    只是,如今刀架在脖子上,吴药虽然有心反驳,却也不敢说出口。

    只能默默的在前面带路,眼角始终左右徘徊,吴药与钢猛两个可都是老江湖,如何会不知道,这老小子在想着如何逃跑。

    “前面就是小镇上唯一的医馆,几位大人……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吴药指着前面不远处。

    众人抬头望去,的确是挂着医馆的牌匾,不过早已关门歇业。

    “若是你想寻死,那便走吧,别到时候又逃回来。我们可不管你死活。”吴泰冷哼一声。

    吴药犹豫一阵后,终于咬牙离去,只剩下方云一行人,看着吴药的背影嘲笑。

    如果他们这一行人都保不住吴药的话,那么也是他命不该绝。

    “吴泰。”

    “大人。”吴泰连忙到车厢前,恭敬等候方云的吩咐。

    “去吧这个护符给那人,告诉他如果他遇到危险,就将这个护符丢地上。能保他一命。”方云从车厢内递出一个护符。

    “大人,那人有眼无珠,何必浪费气力去管那些闲事。”

    “我刚才说过,保他一命。虽然他不信我,可是我也不能失信。”方云淡然说道。

    吴泰接过护符,放在手心看了两眼,一股莫名的能量在他手心中流动。

    吴泰心头一跳。这可是好东西,虽然不明白这个护符的用法。可是光是从其中流动的能量,就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一件至宝,更何况这个护符出自方云之手,恐怕已经超出它本身的价值。

    吴泰虽然满脸的不甘。可是还是追上吴药,吴药眼见吴泰追来。立刻飞奔的逃窜。

    “草!”吴泰猛追上去,一把抓住吴药:“你跑什么,老子还能吃了你吗?”

    吴药立刻拿出那一锭银子,哭丧着脸看着吴泰:“大人,这钱我不要了,还给您。您翻过我吧……”

    “干你娘的,老子不是要抢回钱。是我家大人看你可怜,给你这个护符。”吴泰狠厉一声,将护符丢在吴药手中:“拿去,记得小心保管,我家大人说了,你要是遇到危险,就把护符丢在地上,自然能保你一命。”

    吴药一愣,不是要抢钱,反而给自己这个护符,不由得将护符拿在手中揣摩,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这是什么材质,索然无味下,只是随手塞入怀中。

    不过吴药表面功夫还是做的十足,满脸讨笑:“多谢大人。”

    “谢个屁,还不快滚,最好死远点,免得碍眼。”吴泰冷啐一声,掉头就走。

    吴药连忙行礼,灰溜溜的逃走,眼神里满是不忿。

    自己没欠你什么,凭什么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不就是手中拿着一把刀吗,要是我手中也拿着一把刀,一样敢在你面前横。

    不过他可不敢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看了看天色,此刻天色刚到午时,心里也就安心许多。

    只要自己小心一点,总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

    小镇四面环山,出入的岔口数不胜数,吴药常年行走于附近几个小镇,对于这附近的岔路如数家珍,所以要想找一条偏僻的岔路,并不算困难。

    马车听在医馆前,钢猛已经先一步推开医馆的大门,大门的锁头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医馆内显得有些阴森,或许是里面的主人已经离去许久的缘故,而药铺内的柜台、药架似是被人胡乱翻弄过,药草散乱的到处都是。

    “嗯?我闻到死人的味道,好难闻,都快烂掉了。”小知探头进来,看了看内部阴暗的药铺。

    方云已经在吴泰的搀扶下,缓缓的步入其中,只是刚踏入医馆内,眉头就皱了皱。

    “有血腥之气。”方云摸了摸鼻子,说道。

    “这有血迹。”很快,吴泰与钢猛的一个手下,发现在药铺的一个角落,有一滴血滴。

    这血滴极其隐蔽,如果不是细心的人,几乎无法发现,就算是方云,也只是闻到血腥味,并未发现血迹。

    方云记得那个汉子叫做碑天,是吴泰手下最出色的探子,这一路上就是靠着他,避开许多沿途山匪设置的路障。

    碑天指头抹了抹血迹,放在鼻息前嗅了嗅:“看起来已经有七八天的时间,血迹干涸,不过却透着几分怪异的气味,像是有什么东西,让这血迹没有彻底的凝固。”

    “你们几个谁懂得草药的,帮我按照药方上,找几味药出来,吴泰、钢猛,你们两人陪我去后面看看。”方云说道。

    吴泰与钢猛带的人里,的确有一两个精通医术,在沙盗团里的时候,偶尔也充当一下医师。

    小知无所畏惧的跟在方云身后,不时的捡起地上的草药放在嘴里,不过很快就把草药呸呸的吐掉。

    几人来到后院,看到后院更是凌乱,像是在这里发生过一场极其惨烈的战斗。

    不过在方云的眼里,这里发生的不是战斗,而是挣扎。

    一场无法胜利的对决,地面上留下一条被拖拽的血痕,一直通向后院内的卧房之中。

    吴泰与钢猛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一些痕迹,地上那条血痕,还有十指抓住地面,留下的指印。

    可是又被对方冷酷无情的拖入屋内,那是什么样的绝望?

    那个人在恐惧的嘶吼着,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内屋卧房的门槛撕破那人的衣服。

    小知已经先一步走入卧房内,眉头不由得一皱:“好浪费。”

    方云跟在小知身后,脸色微微一寒,里面是一地的碎肉与满屋四溅的鲜血,早已将小小的卧房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种场面更像是一只毫无理性的野兽,肆虐过后的景象,一个活人活生生的被撕成碎片。

    先前方云对吴药的话,还有所怀疑,可是此刻再没有一丝怀疑。

    如果对方是野兽,方云也只是叹息这人的命运,可是他却是被同类蚕食。

    就算是野兽,也不会同类相残,何况是人类。

    不论对方出于什么目的,都已经超出了方云容忍的底线。

    吴泰与钢猛先后走入屋内,可是下一刻已经掉头冲出屋外,同时传来干呕声音。

    就算是这两个常年刀头舔血的强盗,也无法忍受这种惨绝人寰的惨剧。

    突然,床头的下方传来一个响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到床板。

    小知上前两步,单手直接将床板掀开,那是一个满头乱发,面黄枯瘦的少女,强捂着嘴巴,满脸泪痕惊骇的看着单手提着床板的小知,充满了恐惧惊骇。

    方云已经看出,这个少女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吃过东西,一直的躲在床下,不敢出来。

    刚才发现门外的动静,惊吓中撞到下方的床板。

    “不……不要……不要吃我……”少女已经崩溃,颤抖的声音,祈求的看着小知,似乎是将小知看作那群野兽的同类。

    她亲眼看到那一夜发生的一切,而她是这个三口之家,唯一的生还者。

    这几日以来,即便那群野兽已经离去,惊弓之鸟的她依然不敢从床底下出来,忍受着枯寂与饥饿。

    若不是方云等人到来,恐怕真要饿死在下方。

    “我不吃你,你不好吃。”小知嘟嘟着嘴巴:“你要不要出来?还是继续躺在那里?”

    “出来吧,我们不是杀死你家人的那些人。”方云温和的招了招手。

    “你……你们是谁?”方云的声音稍稍的让少女感到一丝安宁,可是又有一些犹豫,恐惧之色一黯未褪。

    “我们是路过此地的,本来想医馆抓一些药……”方云没有说他们是强行破门而入的,免得吓到这个已经六神无主的少女。

    “小知,你身上有吃的吗?”方云瞥了眼小知。

    小知立刻摇着头:“没有没有……我身上没有三块肉膜饼,今天吴泰与钢猛给我的十块肉膜饼我全吃完了。”

    “小知,你像不像吃大餐?”方云微笑的看着小知。(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