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57 纵欲过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力姐,小知很不甘心的拿出一块肉膜饼,这是她的欢藏,那可寒猕每次饭后必备的点心。

    少女看了眼肉膜饼,咕噜噜的声音已经传来,在犹豫了几息后,立竟抓过肉膜饼,囫囵雾入嘴里。

    看起来她是械坏了,广快肉膜饼三两下已经被啃干净,小知急得大叫起来:“你慢点吃,我升上已经没有两块肉膜饼了。”

    少女眼巴巴的看着小知,面对这个小姑娘,只能妻屈道:“我“我不要了。”

    “小知。”

    “好啦好啦“拿去,这是最后一块,我身上没有一块了。”小知看到方云的眼神,只能无奈的又拿出一块肉膜饼。

    看她衣服里鼓鼓的,就知道她还藏了一块,甚至肉膜饼的一角都已经露出来,她却洪然不知。

    “出来吧,与我们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少女突然丢掉肉膜饼,整个人又缩回角落,脸上再次流露出惊恐:“不要“不要“我什么都不记得,我什么都不记得。”

    “大人。”居外吴泰与钢猛已经进入屋中,看到惊恐的少女,不由得一愣:“她是?”

    “应该是这家医作的小姐。”方云皱了皱眉头:“算了,既然你记不得,我不问便走了。”

    少女的样子,恐怕那一夜的景家,早已烙印在心里,挥之不去。

    可是此竟问她,等于刺激她的神经,她本就已经如惊弓之鸟,没必要再为难她,去回忆噩梦般的记忆。

    “咳咳。”方云咳几声。

    少女看向方云,怪往的问道:“你病了?”

    “你可有什么亲人,我送你去。”方云说道。

    少女突然哭了,润流满面,她没有回答方云的问题,可是她此煎的情绮,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将少女好说歹说的带出医棺,方云也是满脸无奈,遇到这种事,就算他无心过问,恐怕也无法置之不理,置身事外更是不可能。

    将那些遗骸就地挽了个玩,理在了后院,少女的目光里,已经平静。

    只是少了她这今年龄应该有的那和神彩,本该享有的天论之乐,却因为意外的灾祸,落的家破人亡的待局,这本不该是她来承受。

    方云回到牟厢,就已经疲倦的躺在中间,小知则是将最后一块肉膜饼得意的叼在嘴边,少女则是安安分分的缩在牟厢的角落。

    牟厢外传来吴泰的声音:“大人,药已经拿到了,是否找个地方。”

    “你病了?”少女的目光闪烁,脸上的泪瘦还未完全干凋,不过却流露出关心之色。

    “小毛病。”方云淡然说道。

    “能让我看看吗?”少女瑟瑟的看着方云。

    “你会看病?”方云话刚出口便了然,她家应该是世代为医,她会看病也不奇怪。

    “我呢。”

    少女几句话,又已经止不住泪水淌落,小知指头抹了抹少女脸上泪水,放在嘴里淬了淬。

    “好苦,方云这是什么?”

    “这叫痛,你现在不明白,以后或许会明白的。”

    方云叹息一声:“你现在的心情,能看的了他人的病吗?”

    “我爹说过,病人永远是最重要的,他传我医术,也是为了能够“能够。”少女再次泪眼棋糊。

    方云心中一动,将手腕追给少女:“那就劳烦你帮我看看吧。”

    少女老练的拒过手脉,看的出她对于把脉已经非常熟悉,没有一丝生琉陌生。

    半饷,少女的脸色突然露出一丝难看,低着头许久不说话。

    “我的病情如何?”方云轻笑的问道。

    “你“你的身呢“、”“小姑娘,有什么话就直说,别磨磨蹭蹭的。”牟厢外吴泰榨头进来,大声说道。

    “纵欲过起。”

    扑味少女一句话,差点没把吴泰笑喷,少女却是坚定的说道:“请公子以后注意节制,不要过分纵欲,不然的话“恐怕“”

    “明说八道,小丫头,我家大人怎么是纵欲过度,他明明是。”

    “吴泰,收声,这位姑娘没有说错。”方云挥了挥手,打断吴泰的话。

    少女又开口道:“公子,能将你先前抓的药拿给小女看看吗?”

    在方云的点头首青后,吴泰将药方造进来。

    少女看了半天,眼中露出一丝惊异:“公子,这药方是何人开的,当真高明无比,简单的几味普通药拖,相互之间的配合,相辅相成,提高药性,补体修身,又不伤身犯冲,比起我爹都要高明许多,有此等医顺在,小女洌是卖养了。”

    先前少女还迟疑,是不是真的看错了方云的病情,在看到这画药方后,更是坐实她心中念头。

    这就是一哥修养补体的药方,虽她自认为开不出这样高明的药方,可是却相当肯定这副药方的用处。

    “若是姑娘来开,又当开出什么药方?”方云微笑问道。

    “这哥药方是公子自己开的?”

    方云的问题很明显,就是告诉少女说,这是他自己开的药方。

    这让原本对医术有些心得的少女,反而露出一丝小女子姿态,低着头在心中沉吟半饷:“若是我,便将回云萃换成暖心huā,白铿萃换成一叶鬼。”

    少女说了几味后,顿时羞傀的无地自容,她开出的这些药,只箕是寻常的补体药方。

    与方云先前开出的药方相比,相形见扯,差距何止千里。

    “医术北底洌是很扎实。”方云严未嘲笑,只是微笑的点点头:“不过你多年受狙辈医术的熏陶,思绊有些固化。”

    少女没有反驳,虽然方云的话让她很不好服,可是技不如人,她也无话可说。

    “再帮我看看脉象吧。”方云又将手莲给少女。

    少女疑惑的看了眼方云,又细心的把脉起来,事实上她在发现方云也会医术后,就对自己先前的诊脉产生怀疑。

    要说这么高明的医术,就算纵欲,只要细心调养,应该可以很容易补回来,怎么可能寻到这么虚弱,走几步路都要咳的形势。

    少女再次把脉后,脸色却是微微一变:“怎么可能“先前明明。”

    “我现在的身体如何?”方云轻笑的看着少女。

    “你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几冬血脉被淤血堵寨“可是不可能啊,我先前看你只是纵欲过度,没有受伤的迹象,怎么这么一会又变了?”

    少女百思不得其解,满脸困惑的看着方云,不甘心的她又再次尝试把脉,可是得到的待果还是与第二次完全一样。

    “现在确诊了吗?”

    少女很不甘心的点点头,方云又道:“如果是你,会如何为我沼疗?”

    “你的内伤虽然严重,可是并不难沼,首先以虚心huā研磨成粉,配以蟀浆琉通经格,再以百炼草与化剂散服下,拒住伤势“”

    “百炼萃与化剂散的药性刚烈,你确定我顶得住药性?”方云反问道。

    “可是这两和。”少女想要反驳,突然想起方云也会医术,难道说他有更好的沼疗方法?

    “如果将百炼萃攻成小晨草,化剂散攻为醉梦huā,再配上**huā叶、回升草,你觉得如何?”

    少女先是微微一愣,然后陷入沉思,只是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小晨草药性与百炼萃相近,可是放果却没有百炼草的十分之一,并且有微量毒素,可是如果配上醉梦huā的话,药性瞬间提升十倍,**huā叶与回升草也都具有毒性,可是两者合一,却正好能够将小晨萃的毒性中和,化作一股至强的药性,贯通心的“好高明。”

    “这是成方?”少女渴盼的看着方云,筒筒单单的几句话,却将她惊得无以复加。

    如果是成方洌还说的过去,如果是临时起意的话,那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恐怖。

    “你难道没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吗?”方云摇了摇头。

    “什么不对的?”少女不解。

    “我这赢方子虽说药性极住,我的伤势服下这赢方子,自然是药到病除,可是多余的药性呢?”

    少女一愣,立刻明白了方云的意思,许多人养病的时候,把自己养的跟猪一样胖。

    不只是因为养病的时候缺少〖运〗动,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服药过量,寻致药性太足,直接把身体肿成虚胖。

    事实上普通的病人,只要沼好了病,也就满足了,稍稍胖一些,反而能够说明状态。

    可是对于精益求精的医道来说,却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药性这东西,不是说加减分量,就能够分配的好的,真正的高手是直接对症下药,做到药到病除的同时,也要做到毫厘不差。

    “我再问你,如果是你,你会作何选挥?”

    “我“我。”看着方云的眼睛,许久后,少女终于做出回答:“我选我前面的方子。”

    “为什么?”

    “我加入鲜灵草和猪笼叶,降低这赢药的凶劲。”

    “还是不行,所灵草和猪笼叶两者都没毒性,可是合在一起却有一和瘾毒,难以根沼”

    “那就。”少女也是个中高手,接连给予方云几和方萦,可是方云或是纳口或是摇头,都不甚满意。

    “那你觉得如何格配才能满意?”少女不忿的问道。

    “我累了”方云已经躺回牟枚上:“等你想清楚了,再告诉我。”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