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08 疑窦丛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爹,你找我."云桑柔兰一见到云桑熊天,立刻扑入云桑熊天的怀里,满脸的笑容.

    云桑熊天脸上有些尴尬,平日里太过溺爱自己的女儿,以至于女儿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敬畏,不像她的三个大哥,每次看到自己,都像是老鼠看到猫一样.

    原本今日是打算给自己的女儿一个教训,可是一看到自己的女儿,那种怨气又不知道丢到哪里去.

    "柔兰,你最近跑哪里玩?几天不见你踪影."

    "我……我去外城玩了……"云桑柔兰稍稍迟疑,不过很快就解释道.

    "外城?那可与什么人发生过矛盾?"

    "没……没有."云桑柔兰看着自己的父亲,回答的有些迟疑,同时她也看到,自己的父亲脸色有些奇怪.

    "你可有招惹过一个姓方的少年?"

    一提起姓方的少年,云桑柔兰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方云,虽然她还不知道方云的名字,可是她还是第一时间猜到方云.

    "泽……是不是有人来和你告状?"云桑柔兰小心翼翼的问道,心中已经直接肯定,一定是有人在她背后打小报告,心中恨死那个打小报告的莫须有的人.

    "你啊你,也不看看自己招惹的是什么人."云桑熊天苦笑着,慈爱的看着云桑柔兰,其他的三个儿子很是吃味,自己等人犯了点小错误,怕是要被云桑熊天打的半死,可是自己的妹妹犯了天大的错误,自己的父亲,也不见如何责骂.

    "那怎么能怪我,是他故意和我为难的."云桑柔兰立刻叫嚣着解释起来.

    "行了行了,这其中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云桑熊天早已经调查清楚,他们的起因,只是因为一块小小的琥珀石头罢了.

    原本担忧的什么矛盾,并没有发生,所以云桑熊天也不打算如何责怪自己的女儿.

    女儿平日里被自己惯的,即便是皇子也未必会给面子这种冲突如果放在平日里,云桑熊天连理会都不会去理会,只是方云的身份特殊,自身的实力深不可测,更何况背后有什么势力,他也不好揣测.

    所以云桑熊天才会过问,看到自己女儿娇蛮的自辩,心头却是有些无力,他可舍不得打骂云桑柔兰.

    "那你也不能去掳人家身边的女弟子吧?"

    "什么掳女弟子?"云桑柔兰一愣,不解的看着云桑熊天.

    "便是那个姓方的身边的一个女孩,我打听到她经常在外城开设义诊摊位,你是不是派人去骚扰过她?"

    "是."云桑柔兰没有迟疑的点点头.

    "那你还打算掳走人家?"

    云桑柔兰摇摇头:"没有."

    云桑熊天皱起眉头,再次追问道:"当真没有?"

    "没有."云桑柔兰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云桑熊天的脸色顿时沉下来,他不是不相信自己女儿的话,因为自己的女儿几乎不曾与自己撒谎过,如果她说没有,那八成就是没有.

    难道是下面的人,背着自己的女儿私下里做的?

    云桑熊天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不论是不是下面的人私下做的,这件事他们云桑家是无法撇清关系.

    "你那日是吩咐谁做的?"云桑熊天再次问道.

    "当然是莫爷爷咯."

    "那你去把你莫爷爷叫来我有话问他."

    "哦."云桑柔兰乖巧的小跑出大厅,不过跑了几步又回过头道:"爹你可不许为难莫爷爷."

    "好,不为难."云桑熊天无奈道,为难莫桑客?他可没那闲情,莫桑客是自己已逝的妻子的亲信,说是亲信,实际上却是亲叔叔.

    莫桑客早年本来也是皇室成员,后来不知道犯了何事,差点掉了脑袋,而后自己的妻子硬是顶着皇室的压力,用自己的性命威胁,力保莫桑客的性命.

    莫桑客也感激自己的妻子,自那以后,便成为自己妻子的护卫,不过妻子本就体弱多病,在生下小女儿后,便与世长辞.

    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人敢对自己的小女儿有秋毫之犯,便会遭到莫桑客的雷霆打击.

    在云桑柔兰小时候,曾经被自己的大儿子欺负过一次,那次彻底的激怒了莫桑客,差点没把大儿子打死,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出手,怕是自己就要少一个儿子.

    别看莫桑客只是奴才的身份,可是他背后牵动着皇城内,大半的皇族,即便是云桑熊天自己,也不敢对莫桑客太过大意.

    而三个儿子看到莫桑客,更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全都大气不敢喘.

    莫桑客本分的给云桑熊天行了个礼,对于这个老爷,莫桑客并不是太过满意.

    在他看来,云桑熊天娶了自家小姐后,自家小姐备受冷落,又接连几次娶了几房,后来产下柔兰后,又因为伤心难过,而最终长辞于世.——,~~~

    云桑熊天看到莫桑客那种冷漠的态度,心头尤为不爽,自己好歹名义上也是他的主子,怎么他就没一点做奴才的自觉,即便是行礼,也显得毫无诚意.

    "你前些天可有曾派出过一批人,去为难一个女孩?"

    莫桑客可不是云桑柔兰那种单细胞,一听到云桑熊天的话,便已经猜测,那些人的身份似乎不似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毕竟能够让云桑熊天过问,自然不会是普通人可以影响到的.

    "是的."莫桑客点点头.

    "那你可知道,你派出的人,居然动手掳人."

    "不知道."莫桑客依旧平静的回答道,心中猜测起来,当时那些人动手的时候,自己就在附近盯梢,并未发现他们有什么越轨的行为,难道事后又对那个女孩出手了?

    莫桑客越发的觉得,这件事不简单,云桑熊天的脸色顿时沉下来:"你可知道,若非你怂恿柔兰,我云桑家也不会惹出如此大的麻烦."

    "云桑家何时变得如此的不堪,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地步了?"莫桑客依旧冷静的回答道,看向云桑熊天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屑.

    "我云桑家的强弱,还轮不到你过问."

    "你最好给我一个交代,若是你派出的人,手脚不干净的话,此事怕是你也难辞其咎!"

    云桑熊天已经铁了心,要拿莫桑客当作替死鬼.

    既然他对自己的女儿与妻子忠心耿耿,那应该不介意当柔兰的替死鬼.

    "即便小人难辞其咎,也请老爷让我死个明白."莫桑客没有解释什么,而是认真的说道.

    "你可知道,你怂恿柔兰招惹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云桑熊天恼怒的喝道.

    平日里见莫桑客还挺老成,即便是招惹别人,多半也会先行调查对方的身份来历,如果会让柔兰吃亏的对象,莫桑客都会主动回避,怎么这次居然老眼昏huā,没发现对方的来历.

    "请老爷明示."

    "那个少年便是最近云霄城闹的沸沸扬扬的拍卖界盛会,丹王和神丹的持有者!"云桑熊天脸色铁青的喝道.

    莫桑客一愣,心头震惊难平:"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如今人家挑明了,如果我们云桑家不给他们一个交代,他们便要亲自出手,那个少年的实力深不可测,即便是我也不敢轻言胜过,如果真的闹到我们云桑家,看你如何与云桑家交代."

    "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你觉得普通,可是能够拿出丹王的人,会是普通人吗?如今他还未动手,只是想给双方一个台阶下,如果真要动手的话,柔兰早就已经出事了."

    莫桑客的额头已经冒着冷汗,心头后怕不已,他居然没发现对方的实力,可见对方当真如云桑熊天所说的那样,恐怕真的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了.

    如果小姐出事的话,那他真的是玩死难辞其咎,无颜面对自己死去的小姐.

    不过再一回想,自己那次带人威逼逞威,对方没有出手,只是让毒皇逼退自己等人,可见对方原本就不打算和自己等人计较,恐怕是后面自己又去招惹对方的女弟子,才会惹怒对方的.

    "小人这便去调查,今日之内就会给老爷,给云桑家一个交代."

    莫桑客几个思念,便已经想透了其中的关键,难怪自家老爷如此忌惮,这件事自己的确要负极大的责任.

    很快,莫桑客便已经调查清楚,再次面见了云桑熊天,将他所调查到的消息,呈报给云桑熊天.

    云桑熊天顿时傻眼了,因为从莫桑客反应的消息来看,莫桑客先前的确是派人去打砸了义诊摊位,可是却没有伤过小姑娘,可是后来又来了另外一拨人,并且动手强掳小姑娘.

    "查!给我查出来,到底是哪家的人,这般的算计我云桑家!"

    虽然事情接近水落石出,可是这事既然已经被云桑家摊上了,想要撇清关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自己既然能够轻易查出来,那伙人未必就不知道,既然将事情滩到他们头上,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让他们帮忙,解决这些麻烦事.

    云桑熊天虽然恼怒,可是也是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的女儿先去招惹人家呢.

    原本在拍卖行竞拍琥珀,价高者得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结果自己女儿不甘心,才闹出后面的事情.

    云桑熊天满脸的无力,在他看来,后面出手掳人的人,明显是针对他们云桑家的,将脏水泼到他们头上,让他们百口莫辩.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