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85 针锋相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纳兰樱兰虽然平日里沉默寡言,可是不代表她就是温柔贤惠。

    同样的黎媚这位深渊魔界的女皇,能够稳住自己的地位,靠的也不是亲切与美貌。

    那可是靠着铁血与高压的手段平息战火,消灭一切反对自己的敌人。

    寒风凛冽,就似在预奏着两人不可抑止的心火。

    方天垂头捂脸,一脸的无奈,这场对决看来是阻止不了了。

    纳兰樱兰与黎媚身上的气息都在瞬间爆发出来,虽然还未正式交手,可是两人的眼神已经点燃了她们的忿怒。

    当然了,即便是此刻心中怒意已经炽燃,可是她们依然不忘自己的仪容。

    “姐姐,您可要手下留情哦,呵呵……”

    “妹妹真是爱说笑,该手下留情的应该是妹妹才对。”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是两人可没有打算手下留情,不论什么理由,都让她们有足够的绝心,战胜对面这个女人。

    纳兰樱兰深吸一口气,双目绽放出一道光彩,充满了艳彩。

    霎时间,风向变得摇曳不定,风中开始散落的飘零下,一朵朵粉色的樱兰之花。

    这些樱兰之花,俱都是能量的具现化,并非真正的花朵。

    可是这些花却真实无比,不论是形态还是香气,让人难辨真假,美丽同时又充满着梦幻的场景,飘零在偌大的广场中。

    即便是黎媚,都无法在这样美轮美奂的场景中升起警惕心,这些花朵就如它的形态般,让人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意境之中。

    黎媚的暮光变得靡离深邃,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美好的过去。

    她想起了与方云的相遇相知,想起了生芸儿时候的痛苦与快乐。想起了许多过往记得的,或是已经忘记的往事。

    完全忘记了所面对的纳兰樱兰,这不单单只是实力的对决,而是意境的对决。

    如果只是单纯的实力对决,她们可以更直接的手段决一胜负。

    不过这显然不能满足她们,她们想要用更加深层的方式决一胜负,她们要彻底的击溃对方,彻底的打击对方的勇气与信心。

    这是一场心境之间的对决,谁的心境先一步崩溃。就意味着对方将会率先取得胜利。

    当然了,这场对决最关键的地方,不在于谁更强大,而是在于谁更具决心。

    一缕红发飘零而下,黎媚那完美到极致的脸颊上。微微露出一丝血痕。

    不知何时,那看似毫无杀伤力的樱兰之花,居然如狂风骤雨般坠下,每一片花瓣,都如利刃般透骨锋寒,令人防不胜防。

    花与剑,这是纳兰樱兰这招的名字。花乃令人怜爱之物,而这樱兰之花更是情爱之花,代表的是爱,剑则是锋寒刺骨。代表着杀伐,乃是憎恨之物。

    爱与恨的交织,本是为方云所准备的一招,如今却是应验在黎媚的身上。

    纳兰樱兰从未想过。自己这招会用在方云以外的任何人身上,可是在那一瞬。她突然觉得这招施展的对象,黎媚应该是最适合的。

    所以在霎那,纳兰樱兰将所有的恨,都倾注在黎媚的身上。

    是因为她是自己仇人的妻子?

    纳兰樱兰没有想过,只是在见到她的那一刹那,心中的恨意就无法遏止的弥漫整个身心。

    实际上这招的威力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强大,不过对于一类人却是非常的可怕,那就是至情至性的人。

    这种人一旦陷入花与剑中,就再难以自拔,情爱这东西就如蛇一般,只要缠上身心,就再难以自拔。

    当剑锋悄然靠近的时候,失溃的心防再难以去抵挡藏于花后的剑锋。

    方天想要阻止,不过又不知道如何阻止,身在局外的他,自然是将现场的一切都收入眼中。

    可是他亦知道,这种对决最是凶险,并非施术者停止,就代表着完结。

    除非一方真正的败北,或者是平息双方的心结,不然的话,这场对决是不可能真正结束的。

    就在这时候,真正的杀机无声无息的接近着,漫天飞舞的樱兰之花,突然凝结成一把剑。

    这把由无数花组成的剑锋,看似散乱无形,却透着一股难掩的杀机。

    鲜血悄无声息的滴落,本该毫无反应的黎媚,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清明。

    娇柔无骨的指尖凌空轻轻一点,花中剑锋瞬息间粉碎,凌乱的花瓣漫天飞落。

    纳兰樱兰的脸色一变,脸上露出一丝不相信:“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清醒过来?”

    作为这招花与剑的创造者,这招可谓融入了她的一切心念神髓,对于这招的理解,也是再清楚不过。

    当她施展出这招的时候,对手要么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要么就根本不受影响。

    绝对不可能出现如黎媚这般,先陷入花与剑中,随后又自行清醒过来。

    花就是这招的神髓所在,当局者迷,尝过情爱之人,更是难以脱身。

    可是黎媚却能抽身而出,显然让纳兰樱兰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妹妹的这招果然神妙非凡,姐姐差点便要一招败于你手中。”黎媚轻轻抹去脸颊上那道浅薄的伤口,抹去血迹之后,却不留半分痕迹,就似根本就未受伤过一般。

    纳兰樱兰脸色严峻异常,凝视着黎媚:“姐姐说笑了,我这等浅薄道行,如何能与姐姐媲美。”

    虽然嘴上依旧谈笑风生,可是纳兰樱兰知道,自己攻完之后,便轮到黎媚了。

    “不过妹妹有一事不明,望姐姐能解我心中之惑。”

    “妹妹但说无妨。”

    “姐姐是如何破解我这招花与剑?”这是纳兰樱兰心中最大的困惑,本该完美无缺的神来之笔,怎会被黎媚如此轻易破解。

    要知道,这招是纳兰樱兰集十年心血所创,她自问就算是对付方云,也有把握让他败于这招之下。

    可是如今先尝到这招滋味的黎媚,却轻易的破解了话语间,让纳兰樱兰更是无法接受。

    “花与剑,真是将这招之神髓表达的淋漓尽致,花者爱,剑者恨,若非爱至深处,绝难恨至极点。”黎媚笑容中带着几分调侃。

    即便是随意一笑,都带着倾城倾国的绝代芳华,纳兰樱兰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是男子,也会被她迷的神魂颠倒。

    “破你这招花与剑的,并非我……而是他!”

    黎媚的笑容更加肆无忌惮,显然,纳兰樱兰听到黎媚如此说,脸色更是难堪。

    “你说他是什么意思?”

    她当然知道,黎媚口中的他是谁,可是这场对决,绝对容不进第三人,又如何能说是他破了自己这招呢。

    黎媚没有更多的解释,不过她能破解这招,倒的确是有方云的缘故,不过更多的还是靠她自己。

    她当年被方云制成旱魃,如今的修为更是已经到达金尸境界,对于血的掌控力,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而她自身的鲜血,更是她的力量源泉,可以说她的每一滴鲜血,都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每一滴都能够在血族之中,创造出一个强大的子裔。

    花与剑的完美就存在于在发动真正攻击前,都只是试探性的攻击,是不会真正的伤及敌人的。

    可是试探性的攻击,却正是唤醒黎媚的真正原因,一滴心血的流失让黎媚瞬间感应到身体的变化,也因此才摆脱幻真幻灭的回忆。

    纳兰樱兰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小心的试探攻击,居然成了自己落败的最终原因。

    “既然妹妹攻击过了,那这轮便由我来试一试妹妹的手段。”

    黎媚的笑容依然灿烂如花,依然只是轻轻指向纳兰樱兰,指尖一弹,一滴鲜血飞射而出。

    那滴鲜血已经渺小到根本就无法发现的地步,就算纳兰樱兰都无法感知到的地步。

    可是纳兰樱兰却本能的感觉到,一种威胁的逼近。

    嗤——

    那滴鲜血印烙在纳兰樱兰的额头,纳兰樱兰的身躯向后微微一仰,连续向后倒退数步。

    额头留下一道缨红的血印,却毫无受伤的感觉,纳兰樱兰的脸色变幻了几次。

    “你……”

    “我刚才射出的那滴是心中之血,可以燃尽你身上的一切血液。”黎媚微笑的说道。

    “弟媳,你们只是切磋比试,勿要伤了双方和气。”方天在一旁干着急,又无可奈何。

    “哥哥说的是,黎媚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请哥哥不用担心,这招其实很好破解,只需将我那滴心中之血逼出体外即可,不会有任何损伤,亦不会留下什么伤病。”

    纳兰樱兰将黎媚的话都听在耳中,可是她绝不相信,事情就这么简单。

    黎媚既然如此直言不讳的指出自己这招的破绽,就势必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功效,让她更是不敢大意轻敌。

    黎媚见纳兰樱兰有所迟疑,微笑道:“这心中之血其实只是我无聊时的玩物,不过在我的家乡,那里的土著都将此称之为燃情血,解除之法要么燃尽心中爱恨,忘却旧日之情,要么焚身而亡,为情为爱而欲火焚身。”

    纳兰樱兰的脸色顺便,黎媚依然自顾自的解释道:“妹妹只需将自己自己心中所念之事催动心血,便可以逼出这滴心中之血。”(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