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23 负荆请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异世医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奇瑞撒的几番话,已经让齐蒙斯有些不知所措。

    在他看来,顾得上根本算不上威胁,毕竟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古德国再如何势大,也不可能威胁的到奇海国。

    可是,奇瑞撒的话,却直接让齐蒙斯的心跌入谷底。

    “那他们不是要一统欧兰大陆?走了一个大兰国,又来了一个古德国……”

    “他们的野心很大,不过还不至于打破欧兰大陆的平衡。”奇瑞撒摇了摇头,毕竟他与方云接触过,所以比齐蒙斯看的更透彻,也更了解方云。

    “古德国没有那个野心,或者说是无双王没有那个野心,如果他想那么做的话,十年前他就这么做了,也不会等到大兰国跳出来。”奇瑞撒的分析的说道:“如果不是大兰国这么胡搅蛮缠,恐怕欧兰大陆还会一如既往的平静,唉……你瞧瞧大兰国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奇瑞撒一阵郁闷,将自己这次的遭遇,都归咎在大兰国的头上。

    “无双王这次的归来,为的只是帮助古德国,让古德国不再受人欺凌,所以就是壮大古德国,让古德国称帝。”

    奇瑞撒一阵感慨的说道:“即便我说了这么多,恐怕你也无法想象,他的手笔。”

    “哦?难道他还有什么后招?”

    “我先前不是说过天神吗?现在的天神,已经成了无双王的阶下囚。”奇瑞撒一想起这件事,就是一阵的无力,和这种怪物抗争,要的可不只是力量,还有勇气:“而天神必须庇佑古德国三千年,才能获得自由。”

    齐蒙斯已经瞠目结舌。奴役天神?

    这种事他想都不敢想,可是无双王却这么干!

    如果这句话不是出自奇瑞撒的口中,齐蒙斯都要一巴掌煽过去,这么荒谬的事情,居然出现在他的耳边。

    “他……他已经强大到这种程度,那为什么还要窝在一个小小的古德国?他去欧兰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恐怕获得的地位都不会比现在低,哪怕……哪怕……他想……”

    奇瑞撒摇了摇头:“他没有那种野心,也许你现在还不明白。他对古德国的感情,还有对如今的古德国国王月妮的感情。”

    “他们是……”

    “他们应该没有在一起,不过恐怕月妮国王这辈子都不会再嫁人了。”

    “为什么?”

    “难道你觉得她这辈子还难再看上其他男子吗?”

    奇瑞撒摇了摇头,这些倒不是方云与他说的,而是在古德国待了一日。想不知道都难,说是人尽皆知也不为过,如今的古德国谁不知道,妾有意郎无情。

    “唉……这种人为什么就不能出现在我们奇海国呢……”

    齐蒙斯的感慨,又何尝不是欧兰大陆任何一个国王的感慨,甚至有些国王,学着古德国这般。想要挖掘出有潜力的天才。

    只是,基本上所有人都明白,无双王只有一个,而那个奇迹也不可能复制。

    突然。齐蒙斯的脸色一凝:“对了,古德国的国王,就是那个月妮她来奇海国了。”

    “什么?她来做什么?”奇瑞撒也是一紧张,连忙追问道。

    “她是来与我们奇海国结盟的。我将此事交由两个大臣全权处理了,结交与否对我们并无关系。而且正逢祖爷爷您回来,所以我并未亲自面见。”

    “糟了,你糊涂啊!”奇瑞撒脸色顿时凝重:“多一个盟友比多一个敌人肯定是要好的,不说如今古德国将要称帝,哪怕他就是如之前那般不死不活,只要有那个无双王在,你就不该如此轻视!”

    “我……我怎知道……”

    “你自己想想,如果古德国称帝,将大兰国阵线的所有国家的领土,全部收归己有,未必就没有与我国接壤之土,一旦出现了纷争,你觉得你有把握取得什么优势吗?”

    “这……”

    “这什么这……快去!接掌谈判,许合不许散!”

    “可是,祖爷爷您。”

    “我与你一同前去!给我认真的赔罪,别把自己放在太高的位置,对一个未来的帝皇低头,不丢人!”奇瑞撒催促的说道:“那个无双王没有野心,不代表月妮也没有,一旦她在奇海国落了面子,恐怕将来在国国交往中,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你现在低头,哪怕现在丢了面子,可是将来若是有她的支持,奇海国未必就只局限一个公国的称谓。”

    齐蒙斯微微一思量,当即点头:“好,我这便去。”

    两人不敢耽搁,立刻出了皇宫,到了驿站正好看到两个大臣先后走出驿站。

    阿瑞斯克与卢萨看到齐蒙斯到来,还有身边这位不认识的中年人,神色都是微微一凝。

    虽然没见过奇瑞撒,不过多少听到一些传闻,立刻上前行礼:“微臣阿瑞斯克(卢萨)拜见国王陛下,拜见老祖宗。”

    齐蒙斯此刻也顾不得两人行礼,脸色急切:“你们与古德国的月妮陛下谈的如何了?可是结盟了?”

    两人都是一愣,先前齐蒙斯不是交代自己,便宜行事么?

    怎么这时候又开始关心起这事来了?

    “国王陛下,月妮陛下说想让我们奇海国出兵,共讨大兰国,这种无利于奇海国的联盟,我们并无必要参与,所以微臣代陛下回绝了月妮陛下的提议。”

    奇瑞撒与齐蒙斯对视一眼,全都露出一丝慌乱,齐蒙斯更是气急败坏的指着两人:“你们……你们糊涂啊!”

    齐蒙斯虽然把气撒在两人头上,可是真正的责任还是在他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的不重视,以及模棱两可的态度,两个大臣也不敢随意行事。

    如今好了,真把古德国得罪了,人家国王亲自来联盟和谈,不管结盟与否,至少自己这个国王也该见她一面,可是自己倒好,把人家晾在一边,自己跑去办私事。

    齐蒙斯一阵懊悔,其实如果是正常的国家大事,他也不会真的公私不分。

    原本只当古德国结盟与否都是无关紧要,根本就无法上升到国家大事的地步,如今好了,给奇瑞撒这么一说,古德国若是没称帝还好,如果这么一称帝,那可就罪过了。

    “你们两个,随我进去,向月妮陛下赔罪!”

    “陛下,您与她是同等身份,而且她是客您是主,毋须如此降我国威吧?”

    齐蒙斯本来也只是随口把责任怪在他们二人头上,可是如今一听阿瑞斯克,火头立刻上来了:“国威个屁啊!得罪了古德国,我就是千古罪人!”

    “说那么多做什么,赶紧去见月妮陛下。”奇瑞撒脸色凝重的说道。

    倒是门口的使臣看着齐蒙斯这般举止,一阵诧异,他本来是送阿瑞斯克与卢萨出来的,可是正好看到齐蒙斯到来,而且还是一副语重心长的态度,不由得大感惊讶。

    这齐蒙斯国王先前对自己的主子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怎么刚刚谈判完,突然转性了?

    还把自己的大臣骂的狗血淋头,如果他真有这心思,之前谈判的时候,就不敢轻待自己的主子啊,只是现在看他的神色,又不像是做作。

    这使臣哪里知道,齐蒙斯这般态度,一半是真的急怒交加,另外一半就是做给他看的。

    “本王乃奇海国国王齐蒙斯,特来向月妮陛下请罪,请阁下代为通传,为本王引见月妮陛下。”齐蒙斯不敢再自持身份,语气更是低下的让人无法接受。

    齐蒙斯可是奇海国难得的开明国王,他治理奇海国这几十年,奇海国的国力至少提升了三成,阿瑞斯克与卢萨可是把齐蒙斯奉为圣主,怎么今天自己的主子这态度,就好像把自己放在下国的位置上,就连对对方的下臣,都是如此的和颜悦色。

    这也太反常了吧?

    “请稍等。”这位使臣倒也没有为难齐蒙斯,点点头便转身进入驿站中。

    其实这使臣之前也是百般的愤怒,怨齐蒙斯不识好歹,他作为这个计划的参与者之一,对于无双王的计划,也有比较全面的了解。

    自己的国王陛下亲临,对方如此轻待,对于齐蒙斯的好感大降。

    反正自己古德国的局势,根本无需那么多国家参与,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自己陛下亲临,对方居然连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这不只是落了自己主子的面子,更是落了古德国的面子。

    说句难听的,根本就是不把无双王放在眼里。

    虽说这位使臣对自己的主子忠心耿耿,可是对于无双王,那就是崇拜。

    哪怕他现在已经一把年纪了,早就过了那种冲动的年纪。

    可是对于无双王,依然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崇拜。

    特别是在无双王,将这份计划摆放在他的面前的时候,有时候他自己都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的主子与无双王战在对立面,他要做什么选择。

    可是却怎么也得不到答案,或者说是根本不敢想下去,如果自己把这个疑问说出来,恐怕会被无数的人吐口水淹死。

    自己的主子都从来不曾这么想,自己想这么多不是吃饱撑着。

    无双王要是想反,何须等到现在?

    古德国谁家里没放着供奉无双王的雕像?如果无双王想反,连手动不需要动,一句话的事情,恐怕古德国就已经收入囊中。

    何况,自己的主子与无双王的关系,是外人可以理解的吗?(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