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君子报仇不过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斩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浑身一颤,我在《天命》里的ID居然直接被对方喊出来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定睛一看,终于我恍然大悟,这个戴着江诗丹顿名表的太子爷不是别人,正是我在八荒城里反复蹂躏过的一个人——西楚霸王,一转剑士!

    飞快的镇定下来,我淡淡道:“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刘英目光yīn寒:“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哼,荆棘剑用得还顺手吗?在七星谷里,你一个人PK掉了我们那么多人,干得很漂亮嘛!”

    我微微一笑,略显从容:“没什么,惩jiān除恶,应该的……”

    “给我滚开!”

    刘英看了一眼我身后的林婉儿,戾气收拢了一些,说:“看在你和林婉儿美女认识的份上,我在现实里不跟你计较,立刻滚开,好狗不挡路。”

    我依旧站在原地,淡淡说:“我说过了,婉儿喝多了,我代她喝了你这杯敬酒。”

    “你算哪根葱?”

    刘英勃然大怒,抬手就将酒杯里的白酒泼出来,直接泼了我一脸,辛辣的味道传来,53度陈年30年茅台,2.5WRMB一瓶,浪费可耻!

    “李小子!”眼镜兄看我窘迫,猛然站了起来。

    刘英目光一扫,杀气腾腾,眼镜兄愣了愣,缓缓坐下,没有强出头。

    ……

    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看着刘英,此时此刻,我有20种以上的方法秒杀掉这个人,但是我努力克制了,因为林天南和王叔都跟我说过,我是林婉儿身边的暗子,我不能暴露身份,也不能让别人看到我的身手,必须低调,低调到毫无光泽,一旦我此刻动手,我的作用也就失去了。

    “怎么了,动手打我啊?”

    刘英一脸讥笑的看着我,继续道:“怎么,难道你是个孬种,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

    我冷冷的看着他,目光中杀意涌动。

    “沙沙……”

    刘英的脚步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似乎他也感受到了那股真正杀手的寒意,这不是一个骄奢yín逸的太子爷能够体会的深深寒意。

    身后,林婉儿缓缓站了起来,捧着手里的红酒,对着刘英一句杯,说:“够了,我跟你喝!”

    说着,她继续将杯中物一饮而尽,同时看了我一眼,默默的拿起一块湿巾,帮我擦拭了一下脸颊上的酒水。

    刘英愣愣的站在那里,猛然对我一瞪眼,道:“你等着,我迟早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老子刘英想干掉的人,从来就没有干不掉的!”

    我一言不发,转身,看着我们1班的同学,抹抹脸上的酒渍,抬手抓起一杯白酒,一口灌下去,一口浓烈在咽喉,缓缓咽下,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胸间的怒意,告诫着自己,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刀口舔血的少年,如今的我,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护林婉儿。

    1班的同学,一个个都惊愕的看着我,连班主任那 老头都没有说话。

    东城月看着我,喃喃道:“逍遥,委屈你了……”

    我露出一丝笑容:“没什么……”

    林婉儿站起身,冲着大家一欠身:“抱歉大家,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说着,她转身就走,我急忙跟上,身后,东城月yù言又止。

    ……

    礼堂外,冷风一吹,整个人清醒了许多,前方几米处,林婉儿深蓝sè的短裙迎风飘扬,一双修长的雪腿在路灯的微光下勾勒着迷人的曲线,她走得有些摇晃,我急跟上去,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说:“大小姐,你没事吧?”

    林婉儿摇头,轻轻摆开我的搀扶,说:“离我远点。”

    我:“……”

    缓缓的跟着她,林婉儿顺着花圃一路前行,忽地坐在石椅中双臂抱胸,整个人像是受伤的小猫,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就这么陪着她。

    过了许久,林婉儿抬起头,一双美目中噙着泪水,嗔怒的哭诉道:“李逍遥,你知不知道,我讨厌你,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我:“……”

    她继续哭着说:“你是他的意志,是强加在我身上的意志,凭什么?!!凭什么我和妈妈像是一件工具一样任凭他驱使,凭什么我不能做我想做的事,凭什么我要像个犯人一样的受到这样的监视,我不要,我不要,我恨死那个人,也一样恨你……”

    我默默无语,但是我知道,她口中的那个人,就是她的父亲林天南。

    “大小姐……”

    过了半晌,我低声道:“晚上有些冷,早点回去吧,你别着凉了……”

    林婉儿静静的坐在那里,哭了许久,然后,擦擦眼泪,站起身,眼睛红红的,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摇头笑道:“没有啊,你没有做错什么。”

    “不,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没事,我喜欢你这样……”

    “好贱……”

    “滚……”

    “嘻嘻!”

    女生的心情就像是天气,说变就变,不过我心里却非常清楚,林婉儿跟我之间的距离看似很近,其实很远。

    并肩走在校园小道上。

    过了许久,我问:“大小姐,你是不是很想反抗?”

    林婉儿停住脚步,愕然的看着我:“你……你什么意思?”

    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如果你愿意,我陪你一起反抗!”

    林婉儿惊愕的看着我,yù言又止,过了半晌,忽地笑了,走上前拍拍我的肩膀:“算啦,我才不相信你,你是老爸的走狗……”

    “狗你妹……”我怒了。

    林婉儿却在前方笑着前行,不久之后就进了女生宿舍。

    ……

    我站在那里,不一会,一个挎着小红包的妖艳女人走了过来,扭着蜂腰,xìng感无比,冲着我一笑:“帅哥,要人陪么?”

    NND,站街女站到学校里来了吗?

    我咬咬牙,没有说话。

    不远处,又几个人缓缓走了过来,一摇三晃,不是别人,正是西楚霸王刘英等几个人,想必一个个也都喝高了,刘英拎着半瓶子白酒,舔着嘴唇,一脸的猥琐神sè:“可惜,今天没有上手林婉儿那小妞,啧啧,那身材真是正点,脸蛋也漂亮,哈哈,要是把她弄到我的床上,我宁愿三天三夜不下床!”

    另外几个男生哈哈大笑。

    我立刻心生一计,疾走上前,一把拉住站街女的手,把她拉进树林里。

    “哎哟,帅哥你别急啊!”站街女妩媚的扭动身体,直往我身上贴,同时呵着热气:“难道你想草地上解决?那也行,草地一次50块,要来两次么?算了,姐姐喜欢你的长相,一次100,我给你!”

    我立刻从怀里掏出200,说:“这个给你,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那边有个红头发的小子,是个凯子,很有钱,你过去拉他去开房,我只要你做这个。”

    “真的很有钱?”

    “超有钱!”

    “好……”

    ……

    站街女在我的胸膛上摸了一把,这才意犹未尽的离去,在路灯下不知道跟刘英等人说了什么,很快的达成了协议,刘英对这个颇有姿sè的女人似乎也有兴趣,最重要的是,刘英今晚本想上手林婉儿,却遭到软拒绝,下身的火正烧得旺,必须找个女人解决一下,这站街的女人就是最好的猎物。

    我潜藏在暗处,紧随着二人出了校门,同时掏出手机拨通了王信的号码——

    “臭小子,什么事?”王信道。

    “王队!”我笑道:“通知局里负责扫H的同志立刻出来,在鎏华大学附近集合,给我准备一套jǐng服,就是这样,到了联系我,今晚要抓一个PC的人。”

    “嗯?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管起扫H的事情了?”

    “我喜欢,你快点派人过来,不然我撂挑子不干了……”

    “行,你小子真行,还敢威胁我,马上人来……”

    “嗯!”

    ……

    目送刘英和站街女进入168的快捷酒店,同时,4名jǐng员也出现在街道上,我远远的一招手,几个人都认识我:“逍遥哥!”

    “制服呢?”

    “在呢!”

    飞快的换上一套崭新的制服,口袋里还有jǐng官证,MLGBD,是地方副所长的衣服……

    进入酒店,对着前台出示jǐng员证,询问刘英的房间,在308,我对着前台MM一笑:“好的美女,谢谢配合!”

    前台MM的脸蛋都红了:“唔,好帅的JC哥哥哦……”

    ……

    带着几个jǐng员上了3楼,来到308,刷卡进门,里面链条锁了,飞起一脚踹开,已然能够听到嗯嗯啊啊的声音。

    我不管那么多,举起jǐng官证,压低帽檐,低喝道:“JC,都不许动!先生,我们怀疑你参与不法MY活动,你可以寻求律师帮助,但是必须跟我们走一趟!”

    刘英醉醺醺的瞪着我:“放P,给我滚出去,你们知道老子是谁啊?!”

    我飞身上前,扬起铁拳,“哗”一道拳风掠至,“嘭”的轰在刘英的脸颊上,顿时带着一道血迹,口腔出血了。

    “我管你是谁……铐起来!”

    我咧嘴一笑,转身而出,把衣服和jǐng员证都交给了几个jǐng员,吩咐他们别为难那个女人,随后迈步出了快捷酒店,心情爽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让我在晚会上难堪,这就是下场,一时的隐忍不代表我不复仇,并且,身为一个有志青年,我有恪守的原则——君子报仇不过夜!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