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布拉格VS上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斩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呼!”

    寒风中,一抹血sè匕首从yīn暗中探出,直接划过了上将白起的喉咙,这26级的狂战士一脸骇然,已然明白自己被偷袭了,前方,是一个漂亮女刺客,一身泛光皮甲,手里提着赤血匕,不是别人,正是月倾浅,布拉格的内定副盟主!

    皮靴踩着草地,一击眩晕了上将白起之后,月倾浅拖曳着脚步,一双美目扫了一下四周,发现无人之后,猛然身体微微一沉,发出一声娇喝,匕首之上泛起血sè,开始蓄气,足足持续了1秒钟左右,蓄气完毕,技能发动——出血LV-3!

    “嘭!”

    “321!”

    一击之下,上将白起从凿击中醒转过来,急忙转身,可是在转身之际,月倾浅已经递出了赤血匕,直接一次背刺,3级背刺,提升了至少30%的伤害效果,上将白起浑身一颤,头顶上飘出289点伤害,软软的跪倒在地,就这么挂了!

    ……

    “晕,白起挂了!”

    不远处,上将王翦提剑走来,剑刃直送,攻击角度简单非常,可是却让月倾浅无法躲避也无法招架,只得硬吃一剑!

    “噗!”

    “272!”

    一剑差点要了命,月倾浅一声轻吟,急忙后退,可是王翦的攻击却如影随形,尖锐的剑吟声中,两道金sè六芒星爬上了利剑,正是3级连击技能的前奏!

    “糟了,快血我一下!”

    月倾浅提着匕首疾奔,身上刷刷两道3级止血术的光芒,勉强加回来300+气血。

    上将王翦是个大约20岁上下的青年,一脸冷峻,剑刃贴地滑行,发力狂奔,似乎已经决意非要杀掉这个美女刺客不可了,月光下,月倾浅的披风飘扬,皮甲下,一双雪腻的长腿交替奔行在草丛中,非常醒目,虽然被追杀,但是并不慌张,不断转换视角观察王翦的动向。

    “喝!”

    一声怒喝,王翦看准机会,猛然折向冲破灌木拦在了月倾浅前方,利剑扬起,直接就是一个重斩技能,以他的攻击力,月倾浅这小小刺客未必能挡得住。

    “噗!”

    匕首破风,王翦的剑刃尚未落下,后背已经遭到了一次凿击打击,气血猛掉250+,又一个美女刺客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匕首连续切割,咔咔的飘起了两个180+点的伤害数字!

    “找死!”

    王翦横行滑了一步,避开月倾浅的补刀,灌下一个血瓶的同时猛然一剑劈在身后美女刺客的身上,同时顺势滚下山坡,他深知,一个剑士跟两个刺客PK,胜算实在是太低了。

    山坡上,两个刺客MM并肩站在那里,均是长发飘飘、明眸皓齿的可人模样,除了装备有所不同,几乎一模一样,游戏里的样貌虽然可以略微调整,但是绝对不会如此相似,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了,这两个刺客MM居然是双胞胎!

    月倾浅 LV-26 刺客

    月微凉 LV-26 刺客

    ……

    我伏在草丛里,看得目瞪口呆,NND,月倾浅还有一个姐妹啊,啧啧,两个MM的实力都还算是不错,否则恐怕也不会被燕赵无双这种人看上了。

    此时,山谷中的战况愈演愈烈,上将李牧是个聪明人,凭借点杀悬壶医者的战术,完全取得了人数上的压制,而燕赵无双虽然很强,却双拳难敌四手,连续被上将廉颇远程的弓箭点杀之后,怒不可遏,低喝道:“来几个人,跟我一起去做掉对方的弓箭手!”

    人影晃动,布拉格尚未动手,李牧就已经带人截杀,三两下之后尽数解决,只剩下燕赵无双一个人提着重剑冲向了廉颇!

    上将廉颇,25级弓箭手,大约50岁上下,算是上将家族的老将,并且现实中肯定也挺大叔的,而燕赵无双一样是个至少40+岁的大叔,看得我深吸一口气,二老相争,必有一伤!

    ……

    “啪!”

    皮靴踩踏草皮,廉颇发力后退,同时张开弓箭点shè,聚火箭刷刷的连shè,燕赵无双的气血也刷刷直掉,转眼不足50%了。

    “MD,受死!”

    终于拉近了距离,燕赵无双低喝一声,并不出剑,反而是重重的一拳轰在了廉颇的肩膀上,“嘭”一声震得他连续后退,身体失衡,而燕赵无双要的就是对方身体滞延、不由自主的机会,尖啸一声,脚下“嘭”一声波荡开气芒——无双击!

    连招,又来了!

    上将廉颇看在眼里,嘴角居然掠过一丝笑意,猛然后仰身体,整个人跌下山坡,卷着马尾草往下滚去,他已经计算好了,就利用这地形来MISS掉对方的无双击,燕赵无双如果没有无双击,那也不过就是个普通剑士罢了!

    看着一连串的五个MISS飞了起来,燕赵无双脸都快绿了,紧握铁拳:“我去,狡诈,非常之狡诈……”

    身后,迅风袭来,燕赵无双急忙转身,迎面就是上将李牧的攻击,整个上将家族里,最强的应该就是李牧了,八荒城等级天榜第二,一直能够对燕赵无双形成威胁的人物!

    “叮!”

    尖利的剑吟声中,金sè六芒星舞动,李牧的3级连击呼啸落在燕赵无双的胸前——

    “199!”

    “201!”

    ……

    燕赵无双身体一颤,屈膝猛然发力,膝盖撞击在李牧的胸前,同时双手持剑,一击重斩贯穿了李牧的喉咙,这老家伙太狠了!

    “448!”

    李牧原本就不是满血,突然又被致命一击了,立刻跪倒在地,变成尸体,挂了!

    燕赵无双深吸一口气,掏出一个血瓶,刚要喝下,忽然两枚箭矢从身后山坡下飞来,“啪啪”两声,八荒城等级天榜第一人浑身一颤,缓缓跪倒在地,挂了,并且还爆出了一柄黑sè重剑。身后,上将廉颇爬上了山坡,拾取长剑,冷冷道:“22级青铜长剑,不错……”

    混战之下,战斗接近尾声,最终,以上将家族占据人数优势,5个人围着尸王BOSS猛杀,已然对这个BOSS志在必得了,而布拉格带来的玩家并不多,只有月倾浅、月微凉两个MM隐藏在黑暗中,似乎在等待着对BOSS的致命一击。

    ……

    我继续坐在灌木丛里,静静等待战果。

    “小心了,BOSS要挂了,谨防他人抢怪!”上将廉颇低声喝道,一边拉开长弓,将一枚枚强有力的箭矢shè落在BOSS的脖颈间。

    尸王不断怒吼着,挥舞双臂拍打近战当T的王翦,奈何上将家族还有一个悬壶医者,王翦的防御力也不差,就这样堪堪的抵挡住了。

    3%!

    2%!

    1%!

    眼看尸王的气血见底了,我的心也提到嗓子眼了,月倾浅那小妞该动手了吧?

    就在我心底提醒的时候,果然是动手了,上将家族的那悬壶医者猛然一颤,头顶上飘起552点伤害数字跪倒在地,身后,月倾浅手持赤血匕,直冲上前,匕首迎面一挥,凿击,上将廉颇手中箭矢尚未shè出就被眩晕了。

    另一个方向,月微凉MM的匕首狠狠刺入了尸王的心脏,不顾那些污浊腥臭的气血,重重连续切割了两次,尸王一声怒嚎,挂了,哗啦啦的爆出了一堆物品。

    “抢东西!”王翦急了。

    可惜,剑士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全敏加点的刺客,月倾浅后来先到,伸手一捞,3件装备就已经进了她的包裹,并且,她毫不停留的冲向了山坡上,大声道:“妹妹,撤退,我们2V5绝对打不过的!”

    月微凉却铁了心:“姐姐先走,伦家跟他们同归于尽……”

    就在上将廉颇从凿击中醒来之后,月微凉jīng妙走位避开王翦的袭杀,匕首从后刺入了老人家的后背,背刺一击,廉颇缓缓倒下,失去了悬壶医者,死得太快了!

    “擦……”

    王翦一声低喝:“我去追月倾浅,装备在她身上!”

    身后,月微凉再杀一次狂战士,尚未站稳,猛然脚下爆开了一连串的乱石,片杀伤害,正是灵术师20级技能突岩乱击,距离那24级的灵术师还有5米之遥,月微凉却停止了脚步,缓缓倒下,挂了。

    ……

    山坡上,月倾浅两条大白腿被荆棘划伤,却顾不得痛快,揣着三件BOSS爆出的装备直上山坡,身后,王翦发动3级疾速技能,专属于剑士,提升6%攻击速度和3%移动速度,渐渐拉近了与月倾浅的距离,并且,对方的灵术师也跟了上来。

    “糟了……”月倾浅秀眉轻蹙,已经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纵然她有回城卷轴,但是5秒钟的捏碎卷轴时间,足够王翦杀她两次了,并且,王翦的肩膀上飞舞着一只攻击型的大黄蜂,有宠物的剑士,根本不是月倾浅一个刺客能匹敌的。

    “死吧!”

    纵身一跃,王翦追上对方,剑刃扬起,一击重斩!

    “258!”

    月倾浅被劈得连续后退,狼狈不堪,尚未站稳,一道冰锥术就落在了肩膀上,大幅度降低移动效果,对方的灵术师也跟上来了。

    “226!”

    月倾浅的装备不错,但是总气血最多500点,完全见底了!

    ……

    灌木丛中,我抱着古锭枪,心里天人交战,绝不插手别人行会的纠纷,这是我的原则,但是……朋友是一定要帮的,这也是我的原则,月倾浅说过,我们是朋友,这一点不会改变。

    一咬牙,来个折中的方式,治疗,但是不攻击!

    单手一扬,命疗术!

    “+450!”

    瞬间,月倾浅接近满血了,她略一惊愕:“啊,怎么会?”

    王翦则目光看向我的方向,怒不可遏:“MD,那里面还藏了一个悬壶医者!”

    月倾浅思维敏捷,什么也不说,提着赤血匕就冲向了灵术师,灵术师在40级才能学习聚灵盾,40级之前都是吸引火力的大脆皮,没有理由不杀他!

    “咔嚓!”

    切杀了灵术师的同时,月倾浅又中了一次3级冰锥术,我远远的又是一个3级止血术,帮月倾浅把气血拉回来,但是,伴随着灌木丛被踏碎的声音,上将王翦已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剑刃上浮动着金sè六芒星,怒喝道:“逍遥自在?你丫找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