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一十章 你爱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斩龙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着这柄权力之剑,上面还残留着流霜的血迹,也正是这柄剑在流霜的后背上留下了一条惨不忍睹的伤口。

    “呜呜……”

    墙角,流霜躺在那里,努力的支撑着身体坐起,双眸失神的看着我:“我们……杀掉巴林了吗?”

    我点头,扬起权力之剑:“杀掉了,现在噬魂城堡是我们的了!”

    流霜嘴角一扬,笑了:“哦,太好了,太好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命令所有噬灵骑兵守御城池,除了手持巴林佩剑的人,其余人禁止进入城池,否则格杀勿论,我们回龙城,把巴林佩剑交给罗林大人,由他来接掌这噬魂城堡里的所有兵将。”

    “嗯!”

    ……

    我收了长剑,在巴林佩剑放进包裹里,走上前,伸手扶住流霜的雪臂,上面还沾着鲜血,流霜很虚弱,或许是使用了冰龙破海这禁招的原因,整个人无力的靠在我怀里,当我伸手从后揽住她腰肢的时候,手腕上立刻一片温湿,她后背上的伤口实在太深了,依旧在血流不止。

    急忙掏出了几瓶10级红药水,倾洒在上面,我急切道:“流霜,必须止血,不然你会流血而亡的……”

    流霜微微笑着摇头:“不,没用的,巴林佩剑上拥有诅咒,那是对灵魂的禁锢诅咒,我的伤口,普通的止血药是无法止住的。”

    我急了:“那……那怎么办?”

    “带我去……”流霜将脸蛋靠在我的肩膀,柔弱的说:“带我去青叶泉,青叶泉的泉水洗濯加上草药的外敷,能够止血……”

    “好!”

    我横起双臂,将流霜抱在怀里,公主抱的那种,抱着美女导师,对着一群噬灵骑兵大声喝令道:“在这里等着,除非是有人手持权力之剑来接管你们,否则不准轻举妄动,守好城池,擅自闯城的人格杀勿论!”

    “是,大人!”一群噬灵骑兵齐齐点头。

    ……

    抱着流霜,我快速出了城,烈焰神虎紧随其后,现在需要小老虎来给我当护卫了,一路上的怪物都需要它来清理,流霜昏迷不醒,我也腾不出手来。

    青叶泉就在八荒森林的边缘,20分钟不到就已经抵达,那是一眼清澈的泉水,稀里哗啦的流向了远处的峡谷之中。

    “唔……”

    颠簸之下,流霜悠悠醒来,脸色苍白,看着青叶泉周围的森林,说:“先别帮我洗伤口,在周围找找,我需要……需要一种草药……”

    “什么样的?叫什么?”

    “七叶草,每一株七叶草都有7个叶片,每个叶片上又有7个叶瓣,碾碎之后有一种辛辣的气味,这里一定有的,我曾经在这里疗过伤。”

    “好……”

    抱着流霜,我游走在周围的丛林中,很快的,发现了第一株七叶草,蹲在植株的前方,问:“流霜,是这种吗?”

    “嗯!连根采集……”

    “好!”

    拔出秦王剑,轻轻挖掘,七叶草连根出现在我手中,然后又找了十几棵,差不多够用了,这才抱着流霜回到了青叶泉边,寻找到一个邻水的青色大石将流霜放下,她轻叹一声坐在泉水边,脸色苍白,也不知道是因为疲倦亦或者是伤口的疼痛。

    将七叶草全部捣碎,石头上满是草叶酱和汁液,一股浓浓的辛辣气味弥漫在空气中。

    流霜悠悠道:“帮我卸甲吧……”

    “好……”

    我放下秦王剑,轻轻解开流霜的胸甲,甲胄的后背已经被切碎了,连着伤口,当我取下铠甲的那一刻,流霜忍不住的一声“呜呜”呻吟,显然是太痛,同时,胸前的骄傲脱离战甲的那一刻就像是跳出来一样,挺拔而丰满,NND,这美女导师的身段已然直追林婉儿那个级别了。

    “当……”

    战甲被我放置在一旁,流霜斜躺着,示意我把护膝连着腰部的甲刃也脱下来,我小心翼翼,铠甲脱下的瞬间就能看到美女导师白皙而丰满的圆臀,以及两条修长的雪腿,这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凝神定期,抱元守一,我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流霜躺在青石上,闭着眼睛,身上只有单薄的丝质衬衣,美丽的**若隐若现,她的脸蛋微微潮红,轻声道:“帮我洗濯伤口吧,然后敷药……”

    “嗯!”

    我把她扶起来,流霜自然而然的趴在我怀里,就这么抱着美女导师,我单手捧起清澈的泉水,倾洒在流霜的后背上,血水迅速被冲洗掉,至少40厘米的伤口,深可见骨,看得我心中一痛,为了寒荒龙城,我的这位导师真的是豁出命了。

    继续洗濯,泉水顺着她美丽的后背流淌下去,一直落在雪白的翘臀之间,我看得脑袋里“嗡”一下差点凌乱了,呼吸加速,急忙默念道德经,省得一会自己乱来,就要被流霜一剑给干掉了!

    洗完伤口之后,开始敷药,当七叶草的汁液敷在伤口上的时候,流霜立刻伸长雪腻的手臂紧紧抱住我,眉头紧皱,“啊啊”的轻声叫着,显然这草药落在上面是相当疼痛的,甚至,流霜两行晶莹的泪水就那么落在我的脖颈间,就连被砍伤时都没有哭泣,现在居然哭了。

    “很痛吗?你哭了……”我很想不明白。

    流霜睁开明亮的眼睛:“我……我不知道……”

    我:“其实……你根本没有必要那么拼命,为了寒荒龙城这样做值得吗?如果你真的被巴林杀掉了,那怎么办?”

    流霜目光决然:“我早就宣誓效忠龙城,纵然是死也绝不后悔!”

    “你死了,我怎么办?”

    “你可以找到另外一位导师,譬如……副龙骑队长苏克……”

    “不,我认定你了,不会再换了……”

    “啊?”

    流霜靠在我怀里,看着我,目光中的决然减弱了几分,低下头,幽幽一叹,说:“寒荒龙城就像是大海里飘摇的一叶孤舟,我连以后到底会飘到哪儿都不知道,又怎么能轻易给你承诺,我只能说,我会尽量不让自己死去……”

    我拍拍她的肩膀:“嗯,我知道……药敷好了……”

    “嗯!”

    ……

    流霜坐在青石上,稍微休息了一会,止血完毕,她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提起身边的长剑,站起身来,微微一笑:“好了,我们该回龙城复命了!”

    我看了一眼她的长剑,上面清晰的雕刻着两个字——斩华!

    “这把剑,名字叫斩华?”我问。

    流霜点头:“嗯,这是一把非常锋利的长剑,来临不明,我请了九黎城的大师为我重铸这柄剑,并且雕刻了斩华二字作为她的名字……”

    “你的名字也是华,为什么会用斩华?”

    流霜笑了:“因为这柄剑注定会沾满鲜血,我的罪孽已经无法再深,所以,我希望这把剑最后杀死的人是我——流霜华……”

    我无语:“算了,当我没问……”

    流霜嘻嘻一笑:“好吧,我也当什么都没说……”

    两个人,似乎都有了默契,流霜知道我不可能一辈子陪着她,我也知道,我只是一个玩家,我左右不了这么一个重要NPC的命运,或许流霜的命运早就注定,我再多的努力也是徒然。

    ……

    寒荒龙城。

    一如既往的寒冷,流霜虽然重伤,却依旧独自踏着石阶拾级而上,我紧随其后,手里提着秦王剑,那巴林佩剑则被流霜握在手里。

    大门打开,大殿之中一个巨大的沙盘摆在那里,罗林站在沙盘边,愁眉不展,一看到我们进来,他马上迎了上来:“流霜,你们回来了!任务……完成了没有?”

    流霜举起长剑:“这就是巴林的佩剑,献给罗林王……”

    “嗯!”

    罗林一手抓住长剑,微微一笑:“太好了,有噬魂城堡里的噬灵骑兵助阵,我们龙城的实力就会大大提升了,我这就去噬魂城堡,以权力之剑命令他们臣服于龙城!”

    “大人……”

    流霜一双星眸眨了眨,说:“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

    “哦,什么更好的办法?”

    流霜沉声道:“那些噬灵骑兵都是自小就失去了FREEDOM的人,他们渴望的是被释放,而不是再一次被禁锢,我用灵念探查过了,这柄长剑被诅咒,拥有诅咒他人的作用,那些噬灵骑兵都是被这柄剑诅咒的人,所以,我建议……你应该在所有噬灵骑兵的面前毁掉这把剑,给予他们认可与ZIYOU,这样……他们才会真正的成为龙城的战士,成为人格完整的强者!”

    罗林点头:“嗯,你说得太对了,谢谢你,我这就出发!流霜,你留在龙城主持大局,让苏克和达林多准备一些粮草,这群噬灵骑兵即将入驻龙城,我们需要更多的粮食,而且噬灵骑兵的坐骑是雪狼,必须多准备肉食。”

    流霜微微一笑:“是的大人,如您所愿!”

    罗林擎着巴林佩剑,飘然而过,人影消失在夜幕之中,这份修为应该已经远远超过流霜了。

    ……

    看着罗林的背影,我悠悠道:“你这样毫无保留的为他付出,到底是不是值得?”

    流霜香肩微微一颤:“我不知道,他是最尊重的兄长,也是我最尊重的师长,更是我敬仰的王,为了他,我愿意付出一切!”

    我转身迎面看着她:“你爱他?”

    流霜张大小嘴:“我……我不知道,别问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