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神乎其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过陈聘婷后面的威胁却让彦枫十分的不满意,倘若彦枫真的在画技方面一无所知信口雌黄也就算了,但是他刚才分明是不小心说出了实话,既然你这么逼迫,那么便只能拿出一点本事了!

    彦枫想着,看向了陈聘婷,道:“我是实话实说而已。”

    彦枫说着,上前几步,直接便拿起了赵安桌面上一张空白的画纸,然后看向了陈聘婷,道:“这些画,你选一副吧。”

    听到了彦枫的话,陈聘婷眼中不屑之sè更加明显了,道:“你想和我们的老师比较?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如果你输了,立刻给我老师磕头道歉!”

    彦枫听了,淡淡道:“好,不过如果我赢了呢?”陈聘婷听了,直接便道:“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果你赢了,我给你磕头道歉!”

    彦枫听了,直接便道:“好!”

    而陈聘婷则是在赵安的画里面选了一副猛虎咆哮的图,这幅画原作者乃是何香凝大师,赵安临摹了一遍,带着其中三分的意境,看上去略微给人一种老虎威势的感觉。

    彦枫刚才看这些图片,意境能够推断出原画九分的意境了,剩下的一分则是何香凝自身的情感,彦枫推断不出来,不过他却能够将这九分的意境完全的表现出来,甚至再提升一分。

    不过那样的话,恐怕就失去了一分原画的味道了,而且那样一幅画也是真正的被称为画家之人才能够画出来的东西,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彦枫知道,自己倘若那么画出来,绝对会惊世骇俗的,所以他准备画出一幅九分意境的图。

    随即彦枫便开始动笔了,赵安大师心胸广阔,即便彦枫那么评价他的画,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相反对于自己弟子的表现,让他有些不满意,不过他对于彦枫也十分的好奇,想看看彦枫究竟能画出个什么样子,故而才没有阻止,而彦枫则是以赵安的画笔加上脑中对于猛虎咆哮图的推测开始作画了。彦枫下笔的速度很快。

    四个弟子眼中都是带着一丝不屑,而刚刚开始的时候,赵安的眼中也是带着一丝不解之sè,中国画一般情况都是心平气和慢慢画出来的,画的这么快,能够将需要表现的东西表现出来吗?

    不过随着彦枫的作画,五人都是安静了下来,原本心中的不屑也都消失不见了,此刻四人心中想的,乃是彦枫现在作画的感觉,便如同他们的老师一样。

    而他们的老师,赵安大师,同样是这么想着,彦枫作画时候给人的感觉,和他的师傅,真正的画家何香凝何大师十分的相似啊!难道这个二十几岁的少年已经达到那个境界了吗?赵安不可思议的看着彦枫作画。

    十分钟之后,猛虎已经基本完成了,就差一对眼睛了,接下来,彦枫双手一挥,手中的画笔落下,古有画龙点睛只说,今rì却是画虎点睛,老虎的眼睛刚刚被彦枫画出来,大狮子吼最先感觉到了一股威胁,朝着那副画像狂吠着。

    而赵安、陈聘婷、姚瑶等五人却是清晰的听到了耳边那狂暴威猛的虎啸之声,而那画面上的老虎也如同要扑出来一样,五人都是情不自禁的退了一步,仅仅是一幅画,却如同真正的老虎降临一样,如此画技,堪称一绝!

    而这个时候,大狮子狗似乎对这画十分的愤怒,只见它一跃而起,扑在了那墙上,直接便将彦枫刚刚画出来的猛虎咆哮图撕成了碎片!虽然仅仅将一幅画撕成了碎片,但是倘若有专业养犬人在这里,恐怕就要惊呼了,因为彦枫那幅画,完全画出了老虎的气势和咆哮,这和一头真正的老虎放在那里区别不大,一般的猛犬在这里,恐怕直接便夹着尾巴逃跑了,这大狮子犬还敢冲上去,如此威猛,可见一斑了!

    而赵安大师等人一个个都是愤怒的看着大狮子狗,他们所可惜的,是这副画的艺术价值,这幅画刚刚成,便让他们耳闻虎啸之声,感应猛虎之势,绝对是接近可以称为画坛一代大家的角sè才可以画出来的啊!

    可是这么一副极品的画作,竟然被一只狗给撕碎了,他们五人都是国画爱好者,自然对于大狮子狗十分的不满意了,大狮子狗见了,同样是缩了缩脑袋,这五个人的眼神好像要吃狗一样,比那只老虎好像都恐怖了不少啊!

    彦枫见了,摸了摸自己的大狮子狗,随即便道:“我的画被它撕碎了,我们的赌局算平局如何?”

    听到了彦枫的话,陈聘婷脸上微微发红,她虽然是市长千金,而且对于处处压自己一头的姚瑶十分的不满意。

    不过她却不是蛮不讲理的人,见到了彦枫的画作,加上老师的表情,她已经可以断定,彦枫画技在自己的老师之上,那么他说自己老师的画作很一般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了,而自己却出言不逊,简直就是无理无脑。

    而现在彦枫更是直接将必胜的赌局说成了平局,可见其心胸开阔了,眼前看上去比自己打不了几岁的年轻人,无论是画技还是人品,都是大师级别的,此刻陈聘婷是心服口服,她微微躬身,道:“大师,是聘婷说错话了,聘婷向您道歉。”

    虽然没有下跪,但是能够躬身已经不错了,而赵安则是激动的看着彦枫,道:“请问大师师承何人?乃是哪家哪派的高足?”彦枫听了,微微摇头,道:“没有门派。”

    听到了彦枫的话,赵安眼中微微露出了一丝失望之sè,道:“既然大师不肯相告,那就算了。”

    彦枫听了,感觉浑身不自在,被这么一位老年人叫大师,而且还如此恭敬,自己却连对方的一个问题都回答不了,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啊。

    而姚瑶也是不满道:“我师父问你,你竟敢不回答?”

    彦枫听了,再一次拿起了画笔,随手画出了两只小鸟,不过这两只小鸟给人的感觉和风格完全不同,一只小鸟温婉柔和,笔意润滑,另一只小鸟则是土里土气,却活灵活现,姚瑶更加的不满意了,道:“我师傅问你问题,你画俩鸟什么意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