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抄袭诺贝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些作品都有着作者以母语写出来的作品,英文译文以及汉语译文。

    当然了,创作者母语是英语或者汉语的话,就仅仅有两种语言了,毕竟英语是世界通用语言,而这本书是在华夏出版的,汉语译文也不能少。

    倘若自己将这些作品之中尚未面世的作品提前发表,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想着,彦枫有些兴奋了,虽然彦枫对文学不是很感兴趣,不过倘若抄袭这么一两篇文章能够获得的这种世界xìng的殊荣的话,彦枫也是很愿意的,有数百万的收入不说,还能够为国争光,何乐而不为?

    随即彦枫急忙翻看起了这些作品的创作时间,虽然他们是在2013年之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不过文章的创作时间,一般都会更早,比如说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他的代表作品基本都是在九九年到两千年之间创作的。

    这段时间他的创作状态最好,灵感最佳,所以之后才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在这几十部作品之中,要找到尚未创作的作品并不多。

    终于,彦枫发现,2017年之后的几部代表作品,全部都是2015年之后创作的。

    而且不说别的,从彦枫自己的眼光看来,这几部作品比前面的那些要好看了很多,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就连彦枫这个学理科的高考语文不及格的家伙都能够看出感觉来。

    由此可见这几部作品是多么的强大了,事实上彦枫也看出来了,从两千年到2016年这十六年的时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代表作品,基本都在两千年之前。

    也就是说,每一次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名单,几乎都是同一批的老前辈,根本没有什么新鲜血液的加入,而这些获得者,也是从那些固定的提名之中,先选最佳的,然后次一些的,然后再次一些的···

    一直到2016年的那位,虽然同样是世界文学巨匠,不过彦枫都感觉,比之两千年那位差了很多。

    而到了2017年,就有了新鲜血液的加入了,这些已经被筛选了一遍又一遍的老前辈门自然没有任何的竞争力了,直接被刷了下去。

    而事实上,2017年诺贝尔获得者的名字,彦枫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之后,发现对方现在还默默无名,根本找不到这个人,后面三年的同样如此,没有什么名气,都是后起之秀。

    彦枫看了片刻,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四年的作品,应该很有竞争力吧?

    而且其中一两步显得有点少,底蕴不太够,不过倘若将这四个人总共十一篇神级巨作发表的话,华夏怎么也能蝉联一次诺贝尔文学奖了吧?想着,彦枫在网络上查看起那些文学方面权威的刊物出来。

    片刻之后,彦枫选定了《读者》,虽然在权威方面,《读者》比起不少学术xìng的期刊都差,不过彦枫却是明白,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只要有足够量的读者,总有人能够注意到这些作品。

    《读者》作为华夏发行量最多的期刊,有着大量的读者,通过这一途径,自己才能够最快速度的将名声打出去,然后强势插入,获取下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最终成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随即彦枫便打开了笔记本,将自己选定的那十一篇作品打成了电子稿,这几篇作品都是中短篇的作品,而彦枫打字速度也不慢,所以一个小时之后,彦枫已经完成了其中两篇。

    随即他找到了读者网络投稿的邮箱,直接便将其中一篇名为“神奇世界”的作品投了过去。

    当然了,彦枫是直接将中英两个版本的文章都寄了过去,相信读者的编辑只要有点眼光,就会选择这篇文章的。

    投完之后,彦枫又将剩下的几篇文章打成了电子稿,看时间已经有点晚了,直接便去睡觉了。

    当天是彦枫头一天睡在自己的新房子里面,感觉有点陌生和孤单,这么大的房间,仅仅有自己一个人,确实有点空旷和孤单啊,是时候找个女人暖被窝了。

    彦枫很希望那个人会是白雨翎,不过貌似希望几乎为零,难道要放弃这个梦?彦枫有些复杂的想着,迷迷糊糊便睡着了。

    第二天,彦枫上班去了,而“读者”编辑部的工作人员,也上班了,打开工作邮箱,又是大批的文稿,编辑周兴有些发愁的点开了邮箱,随即便开始审阅起那些文稿了,作为编辑,他的阅读速度还是很快的。

    一个多小时之后,周兴终于看到了彦枫这一篇名为神奇世界的著作,他审阅稿子一开始都是抱着浅尝辄止的心情,如果稿子之中有出彩的地方,他才可能会提起注意,而看到这篇神奇世界的时候,周兴的心不由的便被吸引了。

    看了仅仅几百个字,他便又返回去重新看了起来,因为他发现,刚才那么快速的阅读这篇文章,简直就是对这篇文章的侮辱。

    光是这几百字,给他的感觉竟然不亚于看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代表作的感觉,因为今年华夏有人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也是第一次获得这个殊荣,所以读者的编辑们最近也是经常阅读这些世界文学巨匠的大作。

    而现在一篇稿子竟然给了他这种感觉,这如何能不让他惊讶?仔仔细细的将这篇稿子看了一遍,周兴不由的拍了一下大腿,大声道:“好!”

    过分的激动之下,周兴声音很大,编辑部不少人都是投来了不满的目光。

    室主任王亮也是有些不满,道:“小周,怎么了?”

    王亮今年五十多岁,是一个纯粹的文学工作者,在国家诸多权威的学术xìng期刊之上都有自己的作品,眼光极高,在编辑室也是出了名的严苛,编辑室的人对于这个略有些秃顶的老人都是有些害怕。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