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作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而岚晏则是朝着观众席鞠了一个躬,随即便开口道:“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也是C市人,这一次能够回到C市举行演唱会,我心里面也是十分的高兴,这也算是一种衣锦还乡吧,刚才一首月光,大家心情都放松了很多吧?

    那么接下来,我们便来一首动感一点的歌曲,大家说好不好?”

    “好!”

    所有的听众都是大声道,而岚晏目光则是在贵宾席上人脸上一扫而过,当她看到彦枫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怨念,没错,就是怨念,岚晏还是第一次见到彦枫呢。

    不过对于彦枫,她怨念可不小,贵宾席上面众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岚晏,而岚晏同样能够清楚看到贵宾席这些人的表情,月光是她出道以来唱的最满意的一首曲子。

    刚出道的时候,她参加那些演唱比赛,最挑剔的评委面对她的月光都会露出一丝笑容,而今天演唱会现场,她可以肯定,现场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对于自己的月光都很满意,就算不满意的,也不会表现出什么。

    只有彦枫,坐在贵宾席,距离自己这么近,自己唱月光的时候,彦枫的眉头却皱的那么厉害,似乎对于自己的唱功很不满意一样。

    要不是岚晏已经有了数次的舞台经验,恐怕这么一位观众的表情能直接打击的她唱不下去,所以岚晏自然对彦枫有怨念了,一定要想办法整整他!岚晏心中想着,一边开始唱下一首歌曲了。

    观众席,岚晏开始唱歌了,陈聘婷注意到了彦枫皱着的眉头,开口道:“岚晏唱的不好听吗?”

    彦枫听了,直接便道:“唱的很不错,她的嗓子很有感染力,而且能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那你为什么皱眉?”

    彦枫听了,道:“只是感觉歌词和曲子不搭调。”

    “哦?”陈聘婷奇道。

    彦枫见了,解释道:“就比如刚刚唱的那一句歌词,那句‘疼痛的心依旧跳动’,倘若换成‘心碎都无法抑制的心动’,无论意境还是和曲子的搭配,都要好了很多,而且唱起来似乎更加朗朗上口,容易传唱。”

    陈聘婷听了,口中低低的将这句歌词联系前后哼了一遍,随即她眼中闪过了一丝异彩,道:“果然啊!换成这句词,唱起来更加好听了,而且仔细想想,和这首曲子的意境更加的符合啊!”

    陈聘婷口上这么说,心中的惊讶却更甚,初次见面的时候,她以为彦枫仅仅是姚瑶的一个小跟班,结果自己出言讥讽之后,立刻便展现出了超越自己老是赵安的画技。

    之后,她又是听说,彦枫在龙虎集团设计了一款超越当前同类产品的剃须刀,为此,李华茹准备凭借这款新的设计抛下拖后腿的辛加落父子,成立dú lì的公司,李华茹最近动作并不小,这些东西自然瞒不过陈聘婷了。

    一个科技大学数学系的学生,却能设计出如此优秀的一款剃须刀,而且画技又是接近大师级的水平,陈聘婷对于彦枫是越来越好奇了。

    没想到,这一次见面,彦枫再次带给她一个惊喜,作词,或者说是填词,虽然仅仅改变了一句话,但是陈聘婷平时很喜欢听音乐,她能够听出来,彦枫仅仅改了一句话,就将一首歌整体的水平都提升了一些。

    倘若让彦枫自习推敲和修改一番,那么这首原本还普通的歌曲还不变成了传世经典之作?现在学数学的都这么厉害吗?在陈聘婷的眼中,彦枫更加神秘了,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还有什么能耐?

    想到了这些,陈聘婷连听歌的心思都没有了,很想了解一下,彦枫究竟还有什么本事,随即她便想起了璐璐,璐璐出生的时候,陈聘婷只有十五六岁,当时她还抱过璐璐呢。

    璐璐一出生的时候脸上皮皱皱的,看上去不好看,当时陈聘婷也不喜欢,不过后来有一段时间,陈聘婷的爷爷生病,到周立父亲那里调理,陈聘婷跟着爷爷一起过去的,而当时周立一家子和父母还没有分家。

    所以陈聘婷当时是一点点看着周璐从那么一小点渐渐的长大,一直到会走,会跑,会叫爸爸妈妈,还会叫她聘婷阿姨,所以陈聘婷对于周璐,感情几乎比周家任何一个人都要深。

    可就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竟然患上了白血病这种疾病,而且还是高危的那种,治愈率仅仅百分之三十,周立的父亲周山河擅长的是养生,对于这种不治之症,也没有什么办法。

    只能想办法调配一些减轻疼痛和减轻化疗副作用的膳食,辅助周璐的治疗,周立今天因为周璐的事情,实在太过高兴了,加上答应了周璐来看演唱会,所以甚至忘记了把周璐痊愈的好消息告诉周老爷子周山河了。

    所以陈聘婷自然更加的不知道,周璐疾病已经痊愈了,所以陈聘婷便问道:“彦枫,你知道璐璐的情况吗?”

    彦枫听了,道:“什么情况?”

    “璐璐那孩子患有白血病,而且还是高危的那种,过段时间,可能就要做手术了。”

    彦枫听了,道:“已经用不着了。”

    “哦?怎么回事?”陈聘婷惊讶道。

    彦枫听了,道:“孩子是被误诊了,我今天还听周哥说起这件事情呢。”

    陈聘婷听了,美目一瞪,道:“什么?真的吗?被误诊了?医院里面那些家伙都是吃干饭的吗?害我担心了这么久!”

    彦枫听了,道:“误诊了也好,难道你还希望没有误诊吗?”

    陈聘婷听了,点了点头,道:“也对,孩子没事情就好,不过璐璐已经经历了那么多次化疗,竟然仅仅是因为一次误诊,我一定要替璐璐讨回这个公道!”

    彦枫听了,道:“千万别,人家医生还是不错的,不过璐璐的病是因为感染引起的白细胞异常,两者症状实在太相似了,所以才会误诊,而且今天医生也很诚恳的道歉了,周哥也接受了,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