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再狠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而这边,刘玉夕刚刚打过去,便听到提示那边电话已关机,刘玉夕脸sè一变,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

    不过他有义父的电话,如果真是缺人手的话,义父也能解决吧,话虽如此,刘玉夕还是有些担心,随即直接便给斧狂打了过去,片刻之后,斧狂道:“彦枫的事情解决没有?”

    刘玉夕听了,脸sè一变,道:“什么事情?难道义父你没有出面?”

    斧狂听了,道:“他就在演唱会现场的后台,我出什么面啊?我让他打给你了,怎么?难道他没打给你?”

    刘玉夕听了,脸sè大变,道:“什么?就在现场?我刚才···手机没有开机,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那赶紧打电话啊!”斧狂大声道。

    刘玉夕支支吾吾的,他已经才道刘玉夕在干什么了,哪里能不生气?

    刘玉夕听了,道:“我已经打过了,已经关机。”

    “你现在还在演唱会吧,快找人问问,电话别挂断,彦枫可是事关重大,如果他有什么意外,我们斧头帮经济来源就断了一大半了。”

    刘玉夕听了,点了点头,他既是担心斧头帮经济来源,不过更担心的是彦枫这个兄弟的安全,倘若因为自己那么一摔电话,让彦枫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他以后还不内疚死?

    随即刘玉夕急忙出了门,而刘烟见到了刘玉夕的表情,也是跟了上去,接着两人带着斧头帮的几个小弟直奔后台,片刻之后,刘玉夕叫住了后台一个保安,道:“刚才后台发生什么冲突没有?那个人怎么样了?”

    那个保安见到刘玉夕以及刘玉夕身后凶神恶煞的几个人,吓得脸sè有些发白,不过还是道:“你说的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嘛?看上去挺帅的那个。”

    刘玉夕听了,点了点头,道:“没错。”

    保安听了,道:“那个年轻人被一堆人狠狠揍了一顿,打成了猪头了,长什么模样都看不出来了,估计至少落个毁容吧,后来又被jǐng察带走了,好像说他xìngsāo扰而且还辱骂jǐng察,估计不少一层皮是出不来了。”

    刘玉夕听了,气的头快要炸了,大声道:“艹!是什么人干的?”

    “那个人是你朋友吗?你来晚了,而且来了,我看你也不敢怎么样,那批人来头大着呢,以市长千金和市委书记一对儿女为首,还有其他几位官二代富二代,谁惹得起?”

    刘玉夕听了,道:“官二代又怎么样,动我的兄弟,我···”

    刘玉夕话没有说完,刘烟便挽住了他的胳膊,道:“不要冲动,仅仅是挨了点皮肉之苦而已,现在我们该做的,是最快速度的把他从jǐng察局里面弄出来,其他的事情等他安全了再说。”

    刘玉夕听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道:“我们走,要人去!”

    随即一行六七人便离开了演唱会现场,然后直奔C市jǐng察局了,一进门,刘玉夕直接便找到了马富贵那里,道:“马队长,我兄弟在那里?”

    斧头帮作为一个风气不错的大黑帮,和jǐng察局的关系还是不错的,马富贵也是知道刘玉夕身份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听到了刘玉夕的话,马富贵道:“你兄弟?你哪个兄弟?”

    刘玉夕听了,道:“彦枫,他刚刚被抓了过来。”

    马富贵听了,直接便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道:“彦枫?你是他兄弟?还被抓了?怎么可能?”

    刘玉夕听了,直接便道:“就是今天在演唱会后台,我刚刚才找人问过。”

    马富贵听了,道:“是吗?走,我带你立刻过去看看。”

    随即刘玉夕和马富贵两人便直奔审讯室了,一开门,两人便听到了里面凄惨的叫声,马富贵和刘玉夕都是脸sè一变,马富贵是害怕,刘玉夕则是愤怒,随即马富贵一脚便踹开了大门。

    随即两人便见到,一个脸肿的像猪头的年轻人被绑在那里,身上全是脚印,一个便衣正在审讯呢,这个时候,那个猪头脸开口道:“救我!他们滥用私刑,我要上诉!”

    听到了这话,不过马富贵和刘玉夕脸上却都是露出了一丝轻松之sè,马富贵道:“这是你们在演唱会现场抓的人吗?为什么滥用私刑?”

    那个便衣听了,愣了一下,随即低声道:“这个人得罪了彦少。”

    马富贵听了,脸sè微微一变,随即道:“好吧,你们继续,再狠点。”

    马富贵说着,用胖手在杨光脸上狠狠来了一下,然后才离开了审讯室。

    而刘玉夕同样离开了审讯室,道:“马队长,怎么回事?”

    马富贵听了,道:“刚才那个人和彦少发生了冲突,被抓回来的是他,不是彦少,彦少应该没事。”

    刘玉夕听了,想起了刚才那个保安的话,貌似被整惨了的是另一个人,不过这个人也是二十几岁,很俊俏,所以是自己误会了。

    松了口气,刘玉夕道:“麻烦马队长了。”

    马富贵听了,淡淡道:“彦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听着彦少这个称呼,刘玉夕也是奇怪,不过也不知道怎么问,反正彦枫没事就好了,随即刘玉夕便带人离开了jǐng察局。

    而此刻,彦枫正和陈聘婷的一批人马在C市最豪华的酒店明月酒楼吃饭呢,在这里吃一顿,少说得几万块钱,要是光挑选贵的点的话,几十万也不是没有可能,而陈聘婷挑选的这个包间,光包间费就一万块钱。

    一行十一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坐了下来,随即一个身穿红sè旗袍的女服务员将十一份菜单放在了桌上,道:“请点菜吧。”随即众人便开始点菜了。

    一个个菜名从陈聘婷等人的口中吐了出来:“牡丹虾。”“蟹黄鱼翅。”“芙蓉干贝。”“烧海参。”“烤大虾。”“炸蛎黄。”“清蒸加吉鱼。”“扒原壳鲍。”···

    很快的,已经点了十多个菜了,陈聘婷开口道:“彦枫,你也点菜啊,今天你做东,怎么能不点几个菜呢?”

    彦枫听了,道:“哎,聘婷小姐真是健忘啊,刚才说叫我什么来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