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郝氏兄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聘婷听了,愣了一下,随即眼珠子一转,声音甜的发腻,开口道:“枫哥哥····”

    陈聘婷声音拉的很长,发嗲的声音让彦枫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他急忙摆手道:“算了算了,千万别这么叫我了,人家当哥的长面子,我这当哥的长一身鸡皮疙瘩。”

    陈聘婷听了,得意的笑了笑,不过却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白皙的脖子已经因为羞涩发红了。

    而彦枫则是对那个服务员道:“我要一个火爆大头菜外加一个油麦菜吧。”

    那个女服务员听了,点了点头,随即又道:“需要什么饮料吗?”

    这一回,一直不太说话的郝玉建开口道:“来两瓶茅台吧,彦少应该付得起吧?”

    彦枫听了,笑道:“差不多吧。”

    他脸上在笑,心中却是泛起了嘀咕,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这个人了?倒不是因为对方点了两瓶茅台,而是郝玉建在说话时候的细微的动作以及瞳孔、嘴角的变化,让彦枫感觉到了一丝敌意。

    在这个房间之中,彦枫如果愿意的话,那位服务员小姐的底裤什么颜sè他都能通过念力看的清清楚楚,郝玉建这轻微的肢体语言,出卖了他的内心。

    郝玉建要了两瓶茅台,陈聘婷开口道:“再点一瓶拉菲吧,普通年份就可以。”

    服务员听了,点了点头,而陈聘婷又看向了彦枫,彦枫见了,道:“花生露。”

    白酒或者啤酒,彦枫虽然可以喝,不过不喜欢喝,红酒的话,没有喝过,不过估计不会喜欢的,他还是喜欢花生露、酸nǎi之类的饮料,听到了彦枫的话,所有人都是目光怪异的看着彦枫,就连那位训练有素的服务员都是惊讶的张大了嘴。

    愣了一下,随即才将花生露记了下来,随即那位服务员道:“没有别的需要了吗?”

    彦枫听了,道:“没有了。”

    “好的,请稍等,菜马上会好。”

    服务员刚走,郝玉建便开口道:“没想到彦少喜欢喝花生露?难道彦少不能喝酒吗?我可是准备和彦少你喝两杯的。”

    彦枫听了,道:“也不是不能喝,不喜欢喝而已。”

    郝玉建听了,点头道:“那就好,那待会儿彦少你一定要赏脸啊!”

    彦枫听了,笑了笑,心中却是好奇,这郝玉建究竟想搞什么花样?这个时候,郝玉莲开口道:“上次彦少打了姚书记,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不知道彦少是哪家大少啊?”

    这郝玉莲和郝玉建兄妹果然对自己有意见,一个不知想搞什么yīn谋,另一个则是探听自己的来路了。

    彦枫听了,直接便道:“我姓彦,自然是彦家的了。”

    郝玉莲听了,道:“彦家?没有听说京城有这么一个大家啊,彦少本家在哪里?”

    彦枫听了,道:“离C市不远。”

    “哦?难道彦少本家在天苍市?不过貌似天苍市大员之中,同样没有彦姓啊。”

    这个时候,陈聘婷开口道:“玉莲,你这是在查户口吗?而且别的不说,刚才我已经认他当哥哥了,我陈聘婷的哥哥,够不够资格和你坐在一起?”

    众人听了,都是脸sè一变,他们都以为陈聘婷刚才那句“枫哥哥”是开玩笑呢,没想到竟然是真的,难道他们的大姐头要恋爱了?

    以前不是流行过一句话吗?先成妹妹,后成对对,男女之间,如果真有兄妹之情,除非是亲兄妹或者年龄差距太大,像是干哥哥干妹妹的,年纪又相近,怎么可能是纯粹的兄妹感情?至少有着一半的成分是暧昧的。

    就如同那刘玉夕和刘烟一样,如今陈聘婷这么一开口,而且如此维护彦枫,在场的人看着彦枫和陈聘婷的脸sè都是略微的发生了变化,而郝玉莲听到了陈聘婷的话,眼中闪过了一丝怨毒之sè,开口道:“我怎么敢呢?我也是随便问问,大姐您多想了。”

    而彦枫则是注意到,郝玉建在陈聘婷开口的瞬间,眉头忍不住的皱了一下,手也紧紧的握成拳头,貌似这家伙对聘婷有想法啊,怪不得恨上我了。

    彦枫对于陈聘婷感觉还是很不错的,xìng格外貌都是上上之选,而且对自己也很不错,面对姚瑶,彦枫可以刻意的考虑对放刁蛮的xìng格,让自己远离对方。

    不过面对陈聘婷,彦枫却想不出什么远离对方的借口,而且在接触的过程之中,彦枫也觉得很舒服,所以彦枫也只能听之任之了,毕竟他也不想以后都一个人睡那么一张大床,至于白雨翎,只能深深的藏在梦里了。

    陈聘婷作为这群人里面的大姐头,还是很有威严的,加上父亲又是C市二把手,并且是能够和一把手分庭抗礼的二把手,陈聘婷这么一生气,整个场面都是有些冷场了。

    不过也在这个时候,服务员已经端上来了一些甜点,随即郝玉建开口道:“大家吃东西吧,吃东西。”随即气氛才有所缓和。

    不过因为陈聘婷的动怒,整个场面终究有些不和谐。

    又过了一会儿,各式各样的菜都被端了上来,酒也上来了,郝玉建道:“彦少,刚才我妹妹多有得罪了,现在我敬你一杯。”

    郝玉建说着,举起了酒杯,目视着彦枫,不过郝玉建嘴上说着敬酒,却连站都没有站起来,仅仅是坐在那里,彦枫可不认为,郝玉建连敬酒的规矩都不懂,估计也是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了。

    彦枫也不在意,他拿起了酒杯,同样稳坐在那里,头都没有台,仅仅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然后微微抿了一口,算是回应郝玉建的敬酒了,你不懂规矩,那我就比你更不讲规矩。

    见到彦枫的表情,郝玉建气的心跳都加速了,不过毕竟是他自己失礼在先,也不好拿这个说事,而脸上依然挂着一丝笑容,道:“彦少好酒量,我这个人别的不行,就是喜欢喝别人拼酒,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陈聘婷听了,直接便道:“彦枫,你可别和他拼酒,这小子从小就是个酒坛子,这五十三度的飞天茅台,他能喝三斤。”

    郝玉建听到了陈聘婷的话,得意的望着彦枫,道:“你如果不行,那就算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