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脑袋飞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白陪璐璐玩了二十几分钟,便出去搜集功德去了,大白能做的事情也不算太多,收拾一下路边的垃圾,要么帮老太太捡东西,再要么有人抢小孩子棒棒糖了,大白出面一下、

    不过因为彦枫不让大白伤人,所以大白所做的事情都是以得到功德为主,业力值的话仅仅取其十分之一,这一天大白如同往常一样在街上溜达着,走了没有多久,大白来到了华艺雅苑附近一个比较隐蔽的胡同。

    但见两个身上衣服不三不四手里面还拿着小刀的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将一个中年妇女拦在了那里,其中一个年轻人道:“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大白虽然智商不高,不过也知道这俩年轻人不是在干什么好事情,所以它立刻便狂吠了一声,两个年轻人都很紧张,听到了大白的吠叫,都是吓了一跳,不过瞬间,他们便反应过来,不过是一条狗而已,怕什么?

    随即两个人便没有理会大白,继续抢劫了,但见其中一个年轻人狠狠的在那个妇女脸上甩了一巴掌,而那个妇女痛叫一声,一只手捂着脸,将身上的首饰等东西交了出来。

    大白见到了这一幕,口中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随即直接便向着那两个年轻人扑了上去。

    大白的战斗力何其强大?两个年轻人手上虽然有匕首,不过也不是大白的一回合之敌,大白直接便将一个年轻人扑倒在地,随即大白踩着那个年轻人的身体,然后大嘴一张,咆哮一声,另一个年轻人直接便吓跑了。

    这个时候,地下的那个年轻人却是一匕首扎在了大白的后腿之上,大白吃痛,愤怒的咆哮一声,然后一巴掌便拍在了那个年轻人的脑袋上面,大白的力道何其强横?那个年轻人的脑袋像个西瓜一样被拍飞了。

    不过刚刚拍出去,大白便有些后悔了,因为彦枫给他的命令,是不许他伤害人类的,现在这个人类的脑袋拍飞了,还能接上吗?大白想着,狗爪子将那个年轻人的脑袋有扒拉到了年轻人的脖子附近,不过那个年轻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大白知道自己闯祸了,随即一瘸一拐的向着华艺雅苑跑去了。

    而彦枫正在电脑之上和高中同学聊天呢,忽然之间,耳边一个声音道:“杀死人类一命,获得业力值六十,功德值六。”

    彦枫听了,顿时脸sè一变,杀死同类一名?自己还在床上躺着呢,怎么可能杀死人类呢?难道是大白?

    想到了这里,彦枫意念一动,沟通着大白,或许大白也是有些慌乱了,这一次大白传回来的信息也是比较混乱,彦枫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随即立刻便让大白以最快的速度回家,彦枫则是着急的出门去等待。

    过了片刻,彦枫见到大白一瘸一拐的跑了过来,后腿上还挂着一丝血迹,彦枫见了,脸上闪过了一丝冰冷之sè,随即他立刻便带着大白回到了房间,接着彦枫让大白躺了下来,然后用自己的一件衣服替大白包扎了一下,先止血再说。

    随即彦枫便安抚着大白的情绪,一边安抚,彦枫便慢慢的询问着大白的经历,回到了主人的身边,大白情绪也是稳定了很多,陆陆续续的传出一些意念。

    而彦枫也算是明白了,大白似乎是见义勇为,原本想将两个抢劫犯制服的,不过对方在背后偷袭大白,并且刺伤大白,大白愤怒之下,一下子将对方给拍死了,而另一个抢劫犯则是逃跑了,受害人现在应该还在那个地方附近。

    想到了这里,彦枫从身上找出了马富贵的那张名片,随即彦枫便打了过去,片刻之后,电话接通,那边,马富贵道:“彦少?”

    彦枫听了,道:“是我,有件事情需要麻烦你一下。”

    马富贵听了,道:“彦少请讲。”

    彦枫听了,道:“今天我的宠物大白咬死一个人。”

    马富贵听了,声音一变,道:“什么?这个恐怕···”

    彦枫听了,道:“是见义勇为,当时那个人正在抢劫,估计用不了多久,那个女的就会去报案了,到时候,有关大白的情节,你一定要问清楚。”

    马富贵听了,松了一口气,道:“是见义勇为啊?如果有证据的话,那就没事情,说不定还可以颁布一个‘人类好朋友’的奖状呢。”

    彦枫听了,道:“那就好。”随即彦枫便挂断了电话。

    而jǐng察局,过了没有多久,马富贵这边便接到了报jǐng电话,随即马富贵直接便带着自己的手下去了现场,现场已经有不少人围观了,不过却没有人敢接近。

    马富贵见了,驱散了人群,随即便见到,一个十仈jiǔ岁的年轻人躺在地上,脑袋和脖子已经分家了,这些jǐng察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场面也不算太血腥,所以倒是没有什么害怕的。

    而那个中年女人则是吓坏了,站在那里,马富贵见了,道:“你是目击者吗?这是怎么回事?”

    中年妇女见到了jǐng察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即道:“人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马富贵听了,道:“不用紧张,慢慢说,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上一遍!”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嚎啕大哭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女人走了过来,边哭边道:“我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死了?你死的好惨啊!”

    而他身边,一个年轻人扶着那个胖女人,中年女人见到了那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了一丝惧sè,马富贵见到了这一幕,随即对那个中年妇女道:“怎么回事?你讲一讲,放心,有jǐng察在,任何人都跑不了。”

    这个时候,中年妇女大声道:“我儿子死了,能怎么回事?你这个女人,赔我儿子!”

    而那个年轻人也是道:“我堂哥绝对不能就这么死了!你偿命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