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郝天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胖女人撒泼,竟然想当着马富贵这个jǐng察队长的面打人,马富贵见了,眉头一皱,看了身边的两个jǐng察,两个jǐng察见了,将那个撒泼的胖女人抓住。

    而马富贵则是一脚踹在了那个年轻人的身上,道:“给我老实点,再有下次,我告你袭jǐng,你说,怎么回事?”

    见到胖女人和那个年轻人都被制住,中年女人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即便指了指那个年轻人和地下脑袋搬家的人,道:“他和他想要抢劫我。”

    胖女人听了,直接便道:“你放屁,我儿子抢劫你会抢劫的脑袋都没了!”

    马富贵听到了胖女人的话,一巴掌便甩了过去,胖女人脸更加的臃肿了,马富贵则是道:“没让你开口就给老子闭嘴!”

    马富贵可不是什么善良角sè,这个胖女人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早就十分的不爽了。

    没想到还不识时务,简直就是自己找打,挨了一巴掌,胖女人也是吓懵了,似乎知道,这里不是家里,马富贵也不是他家里那个汉子,不是她能随便撒泼的,而马富贵则是对自己副手道:“把他铐起来,另外,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中年妇女听了,道:“有一只大白狗过来,帮忙想吓退这两个抢劫犯,不过其中一个人用匕首刺伤了那只狗,然后那只狗便拍了一下这个年轻人,他的脑袋就掉下来了,那只大白狗也跑了。”

    而这个时候,正在收集现场证据的人员也是道:“没错,现场有过搏斗的痕迹,也有犬类动物的毛发,根据痕迹来看,那只犬制服了死者之后,并没有进一步做什么,之所以会出现现在的状况,是因为死者又以匕首刺伤这只犬。”

    马富贵听了,道:“那就是见义勇为了,女士请跟我们到jǐng察局做一次笔录,很快就好,你放心,这个抢劫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听到了马富贵的话,中年妇女点了点头,道:“谢谢您,您是个好jǐng察。”

    这个中年妇女还是颇有几分风韵的,这么一说,马富贵也是感觉飘飘然了,他当了jǐng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是好jǐng察呢,这种滋味,真是不错。

    随即那个年轻人和那个胖女人都被带到jǐng察局去了,有着中年妇女的作证,加上现场的痕迹,大白是见义勇为无疑,而且死者之死也完全是自找的,倘若不是他又以匕首刺伤大白,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再加上马富贵的有意引导,舆论和法律方面,完全偏向了大白,而事实上,大白所做也没有半点的错误,所以大白非但没有被抓,反而一举成了C市有名的犬,而原本科技大学附近很多人都知道大白,加上这次的事件,大白名声更大。

    以前有些人拍摄下来的大白捡垃圾、大白当导盲犬、大白带老人过马路等等的视频或者照片也是流传了开来,而那些还想着严惩大白的人顿时没话说了,大白在品格和做事方面,就算以人类的标准来看,也算的上是良好市民了,何况它仅仅是一只犬?这么一只乖巧善良的犬,怎么能去责罚?

    而彦枫过了没有多久,便接到了马富贵的电话,只听马富贵道:“彦少,事情已经解决了,您的宠物不会受到任何的责罚。”

    彦枫听了,道:“麻烦你了,这件事情我会记住的。”

    马富贵听了,喜道:“多谢彦少。”

    彦枫听了,道:“好,那就这样吧。”

    马富贵听了,随即便挂断了电话,而彦枫则是让大白下床,随即他便按下了周立家的门铃,很快的,门被打开,周立道:“怎么了?”

    彦枫听了,道:“周哥,大白受伤了,我想麻烦你送我和大白到医院。”

    周立听了,道:“外伤吗?”

    彦枫听了,道:“没错。”

    周立听了,道:“那就不用去医院了,我岳父,你郝伯父就是外伤专家,专治跌打外伤,治愈速度快,而且不会有后遗症,比去医院强多了。”

    彦枫听了,道:“那就麻烦郝伯父了。”

    “没事,我现在就让我岳父过来。”

    郝琴的父亲同样是老中医,不过偏重外伤,不过在外伤方面,大多数国人还是相信西医,有的人甚至认为中医拿不起手术刀,殊不知,几千年前,中医的老祖宗华佗便已经可以刮骨疗伤了,甚至还发明了麻沸散、金疮药等等的外伤药物。

    这方面可比西医还早了好几百年,不过因为近年来很多人盲目的贬低中医,认为中医不科学,导致很多中医大家都心寒了,渐渐的淡出了医学界。

    而最近几年,情况虽然好了很多,不过大多数人也是认为中医仅仅适合养生而已,治疗一些内科疾病还可以,外科根本无法和西医相提并论,所以郝琴父亲郝天国名声才没有周乘风名气那么大,这是一个时代的问题。

    倘若倒退三百年,回到没有西医,而且刀光剑影的冷兵器时代,郝天国的医术用武之地便比周乘风大了很多,估计名气也会比后者大上很多的。

    过了没有多久,郝天国便带着一个木头箱子走了进来,随即彦枫便让大白躺了下来,将腿上的伤口露了出来,道:“麻烦郝伯父了。”

    郝天国听了,淡淡道:“小事一桩而已。”

    郝天国说着,打开了木头盒子,随即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小针筒,接着郝天国直接便将几根银sè的长针扎在了大白的腿上,顿时,彦枫通过大白传来的想法知道,大白的腿部竟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了。

    而接着郝天国又取出了一个淡绿sè的小瓶子,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了大白伤口处,接着郝天国便取出了针线,将大白伤口处缝了两针。

    随即他便道:“两天之后我来拆针线,小枫,这只犬是什么品种?体质很好,它的骨骼之强健,是我在犬科动物之中前所未见的,似乎比起那动物园里面的老虎,都不差上半分。”

    彦枫听了,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变异的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