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翼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怪物身体长度也不过两三米,不过怪物的尾巴却不比身体短多少,也有两三米,那翼蛇有三米的长度也不算奇怪。

    而彦枫听到了马富贵的话,才知道原来那翼蛇竟然藏在这怪物身体里面,好一招金蝉脱壳,而且这蛇也挺厉害的,竟然能够进入实体内部然后cāo控死尸,就像是cāo控一架机器人一样。想了一下,彦枫道:“那条蛇应该还在那条臭水沟里面,叫人们不要靠近那条臭水沟,免得受到攻击。

    马富贵听了,道:“彦少,你了解这怪物的来历吗?”彦枫听了,道:“不清楚,不过光看个头,也知道不好对付,那臭水沟也挺深的,里面无数淤泥杂物,要蒸干臭水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就让人们不要靠近那里。”马富贵听了,道:“我明白了。”

    而彦枫刚刚挂了电话,门铃便响了起来,貌似今天客人比较多啊,彦枫起身,随即便打开了门,陈聘婷出现在了彦枫的面前。今天的陈聘婷,穿着给人一种小清新和居家的味道,上身是格子衬衫,下身则是粉sè短裙,衬衫里面穿的是白sè的吊带背心,上面印有喜洋洋的图案,更是在她身上增添了几分喜气。

    陈聘婷这身衣服进门,给人一种刚刚回家的感觉,一进门,陈聘婷便道:“听周哥说你受伤了,严重吗?”彦枫听了,道:“我没什么事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大白伤的比较厉害。”彦枫说着,指了指大白,陈聘婷听了,松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究竟怎么回事?”彦枫听了,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陈聘婷很聪明,已经知道了自己太多的事情了,既然这样,那么那件事情,其实也没有必要向陈聘婷隐瞒,而听了彦枫的话,陈聘婷笑道:“先听假话吧。”

    彦枫听了,道:“假话就是,我被人袭击了。”陈聘婷听了,道:“那真话呢?”彦枫听了,道:“真话是,我遇到了胡东。”陈聘婷听了,脸sè一变,道:“胡东?”彦枫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个人,他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昨天我又遇到他了,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不过他身上那个手枪形状的打火机,我还是记得比较清楚的。”“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他是从那臭水沟里面爬出来的,身体腐烂,全身都是绿sè的腐肉,身体大概有两三米长,尾巴也有两三米长,力大无穷,攻击xìng好像不算很强,有人进入臭水沟便会直接生吞,一般不会离开那条臭水沟。”陈聘婷愣了愣,才道:“难道他变成僵尸找你报仇来了?”彦枫听了,道:“不是僵尸,我和大白合力把他杀死之后,从他身体里面窜出一条蛇,应该是某种变异的蛇,生活在那臭水沟之中,能够如同寄生虫一样寄宿在尸体之中,而且cāo控尸体,那条蛇现在已经逃回了那臭水沟。”

    陈聘婷听了,道:“这么复杂?为什么不把那条蛇抓住?”“要抓它并不容易,那臭水沟很深,而且里面有无数淤泥垃圾,那蛇既然能在臭水沟之中生存,那么估计在淤泥之中穿梭也不是什么难事情。而且目前我们也不确定,它还在那臭水沟里面,仅仅是一种猜测罢了,这种以前没有见过的生物,还真是不好对付。”陈聘婷听了,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你是说那两米多长的怪物是你和大白一起杀死的?”

    陈聘婷眼中怀疑之sè很重,严重的怀疑彦枫个人的战斗力,在她看来,那种两三米长的大怪物,大白这种天生的猛兽还可以与之交战一番,但是一个普通人类插手的话,恐怕非但不能给大白什么帮助,反而会成为累赘吧?感觉到了陈聘婷眼中的怀疑之sè,眼风格挽起了袖子,然后拍打着自己的胳膊,道:“我可是很厉害的,虽然大白是主要战斗力,不过我也立了不小的功劳。”

    确实,彦枫先是将那怪物的眼珠子给抠下来,后来又帮忙将那怪物的脑袋给卸了下来,没有彦枫的话,大白即便能战胜那怪物,恐怕也会是惨胜,而不是仅仅受了一些皮外伤。而陈聘婷见到了彦枫的动作,则是笑道:“好吧,你厉害,不过既然你没事,就谈谈郝玉建的事情吧。

    彦枫听了,道:“你也知道了?”陈聘婷听了,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现在事情闹得已经比较大了,姚书记那边死抓着郝玉建不放,现在郝玉建已经被扣押了,如果郝副书记服软,郝玉建就没事,如果不服,那么郝玉建就需要在监狱里面蹲个一年半载了。”

    彦枫听了,道:“买凶杀人才一年半载?”陈聘婷听了,道:“刑事上没有买凶杀人的罪名,他是属于教唆,唆使他人犯罪,而你留下的录音中证明,那两个人并不是以杀人为目的,而是以伤害为目的的。所以这是一起故意伤害罪,而且还是未遂的那种,他连你的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这种情况下罪名三人共同承担,郝玉建作为教唆者,也就是判上一两年。”彦枫听了,道:“一两年就一两年吧,那也挺好的。”

    陈聘婷听了,道:“如果能把郝玉建判上一两年也好,关键问题是,最终结果不会这样的,郝副书记和姚书记之间没有太大的摩擦,只是政见不同而已,加上我父亲的拉拢,才站到了我们这边。如今姚书记以郝玉建的事情威胁,恐怕郝仁楠很有可能调转枪头,我父亲一个人需要面对姚书记、郝副书记以及常务副市长三方的压力,恐怕很快就会被架空了。”

    彦枫听了,道:“姚叔叔应该不会那么做吧?”陈聘婷听了,道:“会不会那么做,你很快就知道了,如果郝玉建是买凶伤害姚瑶,姚书记肯定不会放过郝玉建的,但是你的话,恐怕姚书记更加重视自身的利益。而且从姚书记的角度看,就算全力去整郝玉建,也不过能让对方做一两年牢,却将郝仁楠给彻底得罪了,他自身也会面临不小的麻烦,这完全不值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