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欺人太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东方说完,手中的台球杆如同一条灵蛇一样,啪啪啪不断击出,六杆之后,六个红球全部入洞,而黑球也进了六次,李东方的分数也直接领先了赵新龙五十多分。

    接着李东方又七杆将七个球全部打了进去,然后便道:“你知道吗?其实我一开始就可以赢你的,为什么拖了这么久呢?就是玩玩你而已。”

    事实上,李东方并没有他说的那么随意,他确实可以赢得更快一点,不过却不会有现在这么震撼,前面的那些杆,他一直都在努力的营造出一个一杆全收的场面,他的师父,在红球剩下八颗的时候,可以做到一杆全收。

    而他的话,在红球剩下六颗,并且布置第一百八十六章欺人太甚了三十多杆的情况下,才能够一杆全收,而他们这一脉台球的打法,也叫一杆流,他们这一脉在韩国也是颇有名气的,第一次面对这一脉的台球高手,一般情况下都会输。

    而和他们对敌几次,了解到他们的特点,应付起来就容易了很多,而最主要的克制打法就是前期不急着得分,以干扰他们的布置为主,而在同时尽量多进黑球加大分差。

    而特别是在红球数量达到了他们可能一杆收的上限之后,如果轮到自己打球,就算是刻意犯规,也要尽量多进几个红球,在桌面之上只剩下四个以下的红球,到时候就算被一杆收了,对方的分数也不一定能够赶得上自己。

    而赵新龙和李东方对敌,之所以前期都拉了对方十多分,主要便是两人水平差距较大,李东方跟随着韩国的一杆流大师训练,已经是半国手级别的人物了,而赵新龙接触台球没有几年。

    虽然近两年活跃与各种台球比赛,不过底蕴终究是不够,倘若是水平和李东方相当,而且熟悉李东方打法的人的话,前期尽量打乱第一百八十六章欺人太甚李东方的布置。同时多进黑球,前期便能够比李东方高出六十分上下,等到最后即便被李东方一杆收。李东方的分数也不一定能够赶上来,毕竟李东方的打法,前期主要就是在布置后面的一杆全收,在得分方面。差了很多。

    而彦枫看着李东方在那里打球,却是想起了五郎棍法,李东方打球的时候,双手对于球杆方向和力道的掌控都比赵新龙强出了很多,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球案上那些球,好像是布置了很久一样。

    李东方每一杆打完,下一个球都摆在一个极为恰当的位置,而且基本上是稳稳进球的那种,李东方和赵新龙的差距,绝对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大。

    而且彦枫有种感觉,如果自己上去打的话,应该不会比李东方差!没错。打台球就是将球打进洞里面。只要力道掌控的够好,而且视力够好,谁都可以把台球打好。

    彦枫有着念力,打台球使用的力道以及打出去之后的轨迹,打过几杆之后,他通过念力就可以将台球的运行轨迹完全模拟出来。加上本身身体素质很强,又jīng通棍法。彦枫要赢这个韩国狗李东方没有任何的难度!

    而此刻,李东方脸上依然挂着一丝轻蔑之sè。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巡视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李东方在台球方面确实很有天赋,十六岁的他在C市已经打遍无敌手了。

    当然了,仅仅是在小小的C市范围内而已,而且不包括那些成名已久的老前辈,不过李东方在小小的C市没有对手,他却把自己想象的在整个华夏都没有了对手一样,之后便是赴韩留学,李东方也认识了他的师傅,韩国的国手车在震。

    他的水平在华夏只能算二流,遇到了韩国国手,自然不是对方的对手了,不过车在震却是看上了李东方的天赋,便要收之为徒,当时李东方正是年轻时候,还是第一次遇上比自己厉害,能够将自己折服的人呢,所以他就拜车在震为师了。

    李东方正是年轻时候,车在震的技术又让他十分崇拜,加上在C市的时候,确实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再加上车在震刻意的在李东方面前贬低华夏,把他们那弹丸之地的韩国说的跟天堂一样,而华夏自然就是地狱了。

    而经过几年的刻意传输,李东方也变得和车在震以及大多数的韩国人一样,夜郎自大,目中无人,李东方表面上是个华夏人,不过实际上,他已经变成一根棒子了。

    而这次李东方回来,也是为了打击一下华夏台球高手,现在赵新龙已经被打击到了,李东方也是十分的高兴,他心中正想着将这次的经历好好的宣传一下,壮大一下他大韩民国的威风呢,赵新龙忽然道:“我不服,我们再来一局。”

    赵新龙水平虽然不及李东方,不过相去不远,而现在,他也是意识到了,李东方前期好像有不少杆都是在刻意的布置些什么,就是为了营造最后这个一杆收的场面。

    如果再来一局,虽然赢面不大,但是他输的却不会像现在这么惨,到时候,也算是为华夏桌坛争了几分面子了,而李东方听到了赵新龙的话,直接便竖起了小拇指,然后朝下指了指,道:“就凭你?你不配。”

    他也知道,如果再来一场,他必然无法胜的像这场这么容易,所以他也不敢在和赵新龙对战,免得被对方追回面子,而赵新龙听了,道:“你不敢?你怕了?”

    这是很普通的激将法,不过却很有效果,基本上很多人明知这激将法还是会上当的,不过李东方却是道:“我不敢?呵呵,在场之人随便一个都可以来挑战我,只是你,我确实不屑与你再打了。”

    李东方找了一个很合适的借口,事实上,赵新龙既然已经是自家台球场的台球王子,那么在场之人水平必定都比赵新龙差了一个档次,如果是那种层次的高手,就算看破了他的战术,用相应的方法来对付,也没有任何效果了。

    所以他才来了一句,在场之人随便一个都可以挑战他,事实上除了赵新龙之外,整个场子几乎都没有什么高手了,而赵新龙听到了李东方的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而他的眼眶也是有点微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