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捏捏骨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而随即几个年轻人则是上前几步,直接便将彦枫给抬了起来,接下来,一声声“台球王子”的欢呼声响起,而陈聘婷则是躲在李昊、赵新龙等人的后面。访问下载txt小说

    看着在天空之中被扔起来的彦枫,这个家伙,不是很老实啊,这种水平,竟然说自己不太会玩桌球,要是会玩的话,那又会是什么水平?

    而赵新龙则是开口道:“大姐,彦少几乎无所不能啊!他到底是不是人?”

    陈聘婷听了,瞪了赵新龙一眼,道:“他哪里不像人了?只是比较优秀而已。”

    赵新龙听了,忽然道:“大姐,如果彦少当我们的姐夫,那我们必定能够压倒姚大小姐那一批人。”

    陈聘婷听了,脸红了一下,道:“说什么呢你?”

    见到陈聘婷露出了从未露出过的羞怒的表情,敏感的赵新龙感觉到了两人有戏,而其他人也是想起了陈聘婷上次维护彦枫的情形,心中都是有底了。

    而郝玉莲脸上虽然依然挂着笑意,不过心中却把陈聘婷和彦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至于郝玉建则是低着头,眼中闪烁着怨毒之sè,他和彦枫的梁子,算是彻底接下来,不是他死,就是彦枫亡。

    只不过郝仁楠让他暂时忍耐一段时间,所以虽然心中怒火冲天,但是也只能忍着。而陈聘婷则是看了一眼郝玉建和郝玉莲,这个团体本来就是因为上一代的利益关系纠结在一起的。

    而因为郝玉建的事情,郝仁楠的立场也出现了偏移。虽然因为陈聘婷的动作,使得郝家名声都变得很差,郝仁楠升级无望,不过这也让郝仁楠和陈国荣之间出现了一个不小的裂痕。

    而这个裂痕迟早会变大,一直到真正翻脸,而陈聘婷和郝玉建、郝玉莲的关系同样如此,陈聘婷重视彦枫。甚至已经有些喜欢对方了。

    而郝玉建却将彦枫看成了死敌,虽然郝玉建依然在这个团体之中,不过翻脸是迟早的事情。就看谁先捅破那层膜了。

    而这个时候,彦枫终于被众人放了下来,随即他便朝着陈聘婷一行人这边走了过来。而众人的兴奋头也已经过去了,便散了开来。

    见到彦枫走过来,李昊、赵新龙等人都是围了上来,李昊开口道:“彦少,你的球技实在太厉害了,可不可以教我两招?”

    彦枫听了,道:“这个恐怕有点难度,这是要看天赋的。”

    听到了彦枫的话,李昊眼中露出了一丝沮丧之sè。

    而陈聘婷则道:“今天你算是出了大风头了,在这东方台球场。被封号台球王子的人,来这里打台球都是终身免费的,甚至带着五位以内的朋友过来玩,也是完全免费。”

    彦枫听了,道:“这么好?不过貌似刚才被我大白的是这家球场的老板的公子啊。那位老板不会过来找我麻烦吧?”

    赵新龙听了,道:“怎么会呢?李老板很大方的,他和李东方可不一样,李东方擅自用自己参加桌球赌博赢的钱去外国留学,而且还更改了国籍。

    李老板也是十分的生气,但是也没有办法。这小子翅膀硬了,李老板也管不住对方,李东方之所以能够进入这家台球场,仅仅因为他曾经是这里的台球王子而已,他们父子早就断绝关系了。”

    彦枫听了,道:“还有这种人?在外面留学几年就加入别的国籍,还脱离父子关系,这也太禽兽了吧?”李昊听了,道:“彦少你也太抬举他了,乌鸦尚知反哺,这朴昌范分明就是禽兽不如。”

    彦枫听了,赞同的点了点头,至于郝玉建和郝玉莲,却是站在一边,好像是被隔离了一样,而他们两人也好像没有看见彦枫一样,不过他们可以看不见彦枫,彦枫却不能装作看不见他们。

    郝玉建处心积虑致自己与死地,现在见到他,彦枫怎么可能忍气吞声?

    直接便走到了郝玉建的面前,彦枫道:“郝少也在这里啊,你不是应该在监狱里面呆着吗?怎么出来了?”

    郝玉建听了,冷声道:“出来又怎么样?以为弄一段录音就可以整到我了?做梦去吧!我现在保外就医,光明正大的出来玩了,你又能耐我何?”

    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所有人都明智的没有开口,而陈聘婷却是走到了彦枫的身侧,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却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彦枫头微微一偏,扫了一眼陈聘婷,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随即便道:“保外就医?不知道郝少身体哪里出问题了?”

    郝玉建听了,道:“关你屁事?”

    彦枫听了,脸上笑容更浓了,道:“倒是不关我的事情,我只是希望郝少你保存好身体而已。”彦枫说着,忽然伸出了一只手,然后抓住了郝玉建的肩膀,接着彦枫手上用力。

    顿时,郝玉建的脸成了猪肝之sè,接下来,众人便见到,郝玉建的身子竟然离地而起了,而郝玉建的肩膀也是酸疼之极。

    这个时候,郝玉建另一只手想要反击,不过彦枫的左手却是捏了捏郝玉建的另一个肩膀,顿时,一声声骨骼移动的声音响起,郝玉建也是发出了一声惨叫之声。

    彦枫的力道并不强,虽然让他肩膀的骨骼很疼痛,但是却不至于碎裂,而彦枫就如同在揉捏一个布娃娃一样,将郝玉建肩膀、四肢的骨骼全部都揉捏了一遍。

    随即彦枫便松开了手,顿时郝玉建如同一滩泥人一样瘫在了地上,郝玉莲见了,脸sè一变,道:“彦枫,你干了什么?难道你不怕我报jǐng?”

    彦枫听了,轻轻摊了摊手,道:“我可没有干什么,只是查看了一下你哥哥骨骼的强度而已,你哥哥骨头太脆了,还好我少用了几分力道,不然的话,他全身的骨骼现在都被我捏碎了,千万要小心一点啊,有机会的话,我还会来试试你哥哥的骨骼的。”

    彦枫说完,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自肢关节,然后拿起了桌球案上面的一个白球,随即单手用力,接下来,那颗石质的白球直接便化作了石粉从彦枫的指尖落下,洒到了郝玉建的身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