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葬月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而姚瑶看着这一幕,脸上笑意更浓,还好自己找的是彦枫,不然这次就丢面子了,姚建国对于姚瑶的心理把握是没错,不过姚建国却是低估了彦枫,彦枫并不像他想象之中的不学无术。

    相反,至少在画技方面,彦枫的水平已经是当世一流,姚瑶第一项便提出画技,心中也是很有底气的,而她也准备虚虚实实的说几个项目,而不像老爷子所想的那样,完全挑选谢枫所不擅长的项目,而彦枫自身实际没有任何的能力。

    片刻之后,几个中年妇女将纸墨笔砚都是端了上来,摆在了凉亭之外,随即姚建国便道:“你们就以这竹为题材作画吧。”

    听到了姚建国的话,彦枫和谢枫都是走向了那画板,不过谢枫没有急着画,而是抬头看着竹林,似乎想要将整个画面记在脑海里面,而彦枫则恰恰相反,他看都不看竹林一眼,低头便画。

    姚建国见到了这一幕,眼中闪过了一丝轻视之sè,自己猜测的果然没错,这小子果然没有任何的才能,要知道,画一样东西,至少得将这样东西仔细的观察了解一番,然后才开始动手,便如同谢枫一样。

    即便做不到胸有成竹的地步,但是至少要观察一会儿,彦枫这提笔就画,根本就不像一个专业的画家,甚至会不会用毛笔都是两码事呢!

    姚坤和李华茹等人却是一脸的笑容,他们夫妻都清楚的知道彦枫的能力。彦枫的视力似乎很好,而且过目不忘,像是给他们一家人作画的时候,彦枫头都没有抬过,但是画出来的画却是将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展露了出来。

    由此可见,彦枫的画技有多么高超了,他不需要抬头看竹子。或许在他进来的时候,看了一次,便已经成竹在胸了。所以直接作画便可。

    而事实上,彦枫记忆力倒是没有那么逆天,不过他有念力在身。念力此刻正全方位的观察着这些竹子,而眼睛则是盯着画板。

    之所以眼睛盯着画板,并不是说他的念力感觉不到画板,而是因为,他画出来的话,别人是用眼睛看的,别人并没有念力,所以他需要考虑,自己画出来的画,别人用肉眼看是个什么效果。所以视线才一直放在画板上面。

    有着念力的帮助,彦枫下笔极快,有如狂风骤雨一般,五分钟之后,风止雨歇。而彦枫也是直起了身子,而这个时候,谢枫才蹲下了身子,准备开始作画了,不过彦枫却是开口道:“我完成了。”

    彦枫说完,姚建国的一个佣人便将彦枫的那幅画抬到了凉亭下面。而姚建国目光也是放在了彦枫所做的那幅画上,随即姚建国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之sè,看了看彦枫的画,又看了看外面的竹林,随即姚建国赞道:“厉害!”

    彦枫的画,乃是从凉亭的这个视角向外看,看整个竹林的美景,姚建国看了看彦枫的画,再看外面竹林的时候,便惊讶的发现,彦枫的画和自己看到的竹林,完全一模一样。

    彦枫的画就好像将外面的景sè锁定在了一张小小的画纸上面,而画中的竹子也给人生机嫣然之意,似乎有破画而出的意思。

    随即姚建国对谢枫道:“谢枫,不用再画了,我本以为,这是瑶瑶的小把戏呢,没想到彦枫小友水平竟然如此之高。”姚建国虽然不是很喜欢画画,不过也是略有了解的。

    彦枫的水平,绝对达到了大师级别,而姚建国对于彦枫的称呼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当然了,在他心里面,还是更加倾向于谢枫,所以才让谢枫停止作画的,毕竟没有画还好,画出来之后对比一番,那差距就真的非常大了。

    谢枫听了,愣了一下,随即便向着凉亭这边走了过来,路过的时候,谢枫看了一眼彦枫的画,顿时,他直接便愣在了那里。

    过了片刻,谢枫才开口道:“彦兄高才,谢某佩服。”

    彦枫听了,笑道:“过奖了,雕虫小技而已。”

    谢枫听了,点了点头,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而姚瑶则道:“怎么样?还是我男朋友厉害吧?要不要我再说几个项目?”

    姚建国听了,道:“这可不行,谢枫是老头子我今天请来的客人,彦枫是你的男朋友,既然要比试,那么咱们两个一人说一个项目,比一比怎么样?”

    姚建国说到后来,脸上也是出现了一丝笑容,到了现在,他心中似然依然想撮合谢枫和姚瑶,不过想法已经不是很强烈了,光是彦枫的画技,便足以配的上姚瑶了。

    而现在之所以想让两个年轻人比比,也是他心中的老顽童心态作祟,想看看两个年轻人究竟哪个更厉害,自己和孙女儿的眼光,谁的更好,而他退休之后的生活也确实有些无聊了,两个年轻才俊比试,必定很有意思。

    或许这将会成为他很长一段时间内用来回味的事情,而既然要比试,公平自然是一个前提了。

    而姚瑶听到了姚建国的话,撇了撇嘴,道:“你的地盘,你做主。”

    姚建国听了,笑了笑,随即便道:“既然这样的话,第二个项目,就比作诗吧。”

    听到了姚建国的话,彦枫微微皱起了眉头,而谢枫同样如此,见到了两人的表情。

    姚建国问道:“怎么了?”

    谢枫听了,道:“作诗需要灵感,七步成诗者太少,恐怕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要不用填词代替?”

    姚建国听了,也是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随即便道:“好吧,那就以填词代替吧,既然都是年轻人呢,应该知道最近很火的葬月吧?你们便以葬月这首曲子作词吧。”

    谢枫听了,沉思了起来,葬月这首歌曲非常红,无论是词还是曲都是经典之中的经典,以这首曲作词,难度很高,因为已经有一首经典的曲子摆在了那里,他作词的时候,免不了的,便会去靠近原本的歌词。

    靠的太近了,便是抄袭,而刻意的去远离,恐怕写出来的歌词更加的别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