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求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所以中年记者的脚还没有到达彦枫的身体,彦枫的脚便已经踢在了那中年记者裆部,顿时,中年记者的表情直接便来了一个收缩,中年记者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夸张的表情。

    接着他直接便捂着自己的裆部跳了起来,一蹦三尺高,跳起来之后,中年记者在原地跳了几跳,然后便痛的在地上打滚了,而其他的记者看到了中年记者那凄惨的模样,一个个也都是后退两步,捂着自己的裆部,生怕自己也被彦枫来上一脚。

    而这个时候,只听到一个声音道:“彦少,歹徒在什么地方?”

    彦枫听了,抬起头,但见马富贵带着五六个jǐng员走了进来,而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那个中年记者道:“马队长,你可得给我做主啊!这小子竟然打人!”

    马富贵听了,冷冷的瞪了那个中年记者一眼,随即继续对彦枫道:“彦少,你说的歹徒,就是这些记者?”

    彦枫听了,道:“就是他们。”

    马富贵听了,道:“这些媒体对于舆论的影响不小,彦少确定要这么做?”

    彦枫听了,目光在这些歪瓜裂枣的记者身上扫了一遍,随即便道:“舆论?影响不到我,这几个人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我房间的钥匙,还想动手打人,不不知道该算他们入室行凶还是入室抢劫,你自己看着办吧。”

    听到了彦枫的话,马富贵表情微微一变。身上也是多了一丝冷意,当然了,这一丝冷意不是针对彦枫,而是针对这群记者,如果是一般人,或许还真的怕这些记者。

    但是真正有实权的人,面对这些记者。全不需要任何的顾忌,上次那胡东的事情,彦少一句话便已经解决了。这些媒体背后根本没有什么真正有权利的大人物,在彦少的面前还不是土鸡瓦狗一般?

    随即马富贵一挥手,道:“全部带走。以入室行凶的罪名。”

    听到了马富贵的话,这些记者们终于真正的慌了,他们记者,这次行动是大批人的行动,有道是法不责众,虽然说他们弄到房间的钥匙,并且进入人家的房间,确实是犯法了。

    不过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拿这种事情较真的人,而且那个貌似级别不低的〖jǐng〗察,竟然还跟着这个年轻人较真。刚才那个说话很装逼很牛气的中年记者,现在也是躺在地上,没有了刚才半分威风的模样。

    而马富贵也是半点面子不给,片刻之后,这一群记者已经全部带上了手铐。被马富贵带了出去,这些记者口里面都是嚷嚷着,他们是来采访岚晏的,根本不是入室行凶。

    不过马富贵和那些〖jǐng〗察哪管他们这些?不管什么理由,他们这群记者私闯民宅,这条罪名是肯定成立的。难道因为你是来采访明星的,你就可以什么地方都去了?

    那样的话,这些记者岂不是可以以采访首长的名义,直接进zhōng nán hǎi了?

    片刻之后,这群记者已经被全部带走了,而等待马富贵将人带走,彦枫才道:“岚大明星,出来吧!”

    彦枫说完,岚晏才心有余悸的走了出来,而彦枫则是道:“看来我们明天是没法逛街去了,现在你在C市的知名度,实在太高了。”

    听到了彦枫的话,岚晏也是苦笑一声,道:“看来名气大,也不一定是件好事情啊,既然这样,那就只能作罢了,不如这样,我送你几张演唱会的门票,到时候带几个朋友一起来看我演唱会吧。”

    彦枫听了,道:“好啊!”岚晏听了,点了点头,随即便离开了。

    次rì,彦枫吃过早饭,随即便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很快的,电话那边,父亲彦宝山的声音响起:“小枫,上次你和几个小子在宴会场冲突了?”

    彦枫听了,道:“嗯,那几个家伙,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彦宝山听了,道:“冲突就冲突了,不过事情也别闹得太大了,吴家那小子,你还是继续让他当公务员吧。”

    彦枫听了,道:“陈叔叔求情了?”

    彦宝山听了,道:“陈立那老小子,看着你们几个年轻人冲突,也不去管,他求情,我也不会理会的,主要吴明明的妈妈到咱家里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求情啊。

    现在她还在那里和你妈哭着道歉,希望你能放他儿子一马呢,他爸是爸的战友,他妈和你妈是一个村子的,虽然原来不熟,不过后来因为我和他爸的关系,他妈和你妈也是走的挺近的,现在她就在咱家里哭,我和你妈都受不了了,我也只能给你打电话了。”

    彦枫听了,想了一下,道:“你让我和他妈妈说两句话吧。”

    彦宝山听了,道:“好吧,你等等。”

    彦宝山说着,将电话拿了下来,随即便看向了吴明明的妈妈,道:“嫂子,我儿子想和你说几句,你直接和他说吧。”

    吴明明的母亲身材略显矮胖,身上的穿戴还是不错的,基本上可以说是穿金戴银了,不过此刻她脸上又是鼻涕又是泪的,看上去像是一个疯婆子。

    当然了,她也是来求饶的,刚才只是在哭诉,倒是没有乱发疯。

    而听到了彦宝山的话,吴明明的母亲高兴的接过了电话,随即便道:“大侄子,我是明明的母亲,婶求求你,给他一条路吧。”

    吴明明的母亲说着,再次哭了起来,彦枫听了,微微皱眉,道:“我想先和你聊聊吴明明,吴婶你先别哭了,继续这样,那我们也没得聊了。”

    听到了彦枫的话,吴明明的母亲立刻便停止了哭泣,道:“好,婶不哭,婶和你聊。”

    彦枫听了,道:“好吧,我之所以打他,是因为他不分尊卑,当着我的面骂我爸,之所以抓他,是因为他想凭借他那点小权势整我,你儿子是完全没有把我们上代的交情放在眼中的。

    原本我是不想给他什么机会的,不过吴婶这么伤心,两家关系又这么好,那我也得给吴婶你一个面子,你让吴明明到我家里面向我爸赔个不是,然后就回去上班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