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花文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华建兵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而马富贵也直接便做出了决定,随即他一挥手,道:“来人,把这几个人全部带走,彦少,你可以不过去,不过这两辆车子需要拍照取证之后才能够带走,证明您是受害者。”

    彦枫听了,点了点头,道:“没有问题,对了,刚才附近也有几个交jǐng,他们也可以作证。”

    马富贵听了,点了点头,而随即彦枫便对陈聘婷道:“好了,我们走吧,现在可是得打车去医院了,把大白包扎一下,我的胳膊也得去医院看看。”

    彦枫的胳膊刚才被那么一撞,关节的位置几乎有些变形了,不过他骨骼坚硬,加上R病毒的修复能力,所以彦枫胳膊外表上看,似乎伤的不是很严重,但是内里的话,却还是需要去医院纠正一下的。

    而这个时候,马富贵对彦枫道:“彦少,如果得打出租车的话,还是我让人送你们到医院吧,你们现在的情况,敢载你们的出租车恐怕不多。”

    彦枫听了,道:“好吧,麻烦了。”

    马富贵听了,招了招手,随即他手下一个jǐng员便走了上来,马富贵道:“你送彦少他们几个去医院吧。”“是,马队长!”

    司机彦枫和陈聘婷已经大白便上了一辆jǐng车,车上三个位子,彦枫坐在了那个jǐng员的一侧,而陈聘婷和大白则坐在了后座上面。

    大白体型庞大,陈聘婷和大白一人一狗坐在后面。还是显得有些拥挤的,还好陈聘婷身材很好,腰肢很细,所以她占据了后面两个座四分之一的位子,勉强能够让大白趴下来,随即这辆jǐng车便向着附近的兽医院出发了。

    而此刻,没有受伤的那个保镖脸sè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个jǐng察小头目,竟敢在知道了花少身份的情况下,将那几个人放走。光是抓自己已经花少三人,他不是傻的,就是那个年轻人背景同样很硬。

    不过现在的社会。无论是政界、jǐng界还是军界,哪里有傻子,就算有,也早就被淘汰掉了,所以只剩下一种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年轻人同样有着过硬的背景。

    而且这个背景比花中将还要硬,在整个S市,能够有这种影响力的,就只有省里面的几个大家族呢,难道那个年轻人是来自那些家族的人?

    想着。这个保镖掏出了手机,准备打个电话了,马富贵见了,也没有阻止,这件事情迟早会牵扯到花中将的。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到时候倘若花中将以权压人,那么华建军那边,也会请何英杰帮忙的。

    很快的,保镖的电话接通了,随即他便道:“花将军。小少爷出事了。”

    在遥远的SY市,防守严密的军区大院之中,一个古sè古香的房间里面,一个一身军装jīng神矍铄的老人坐在那里,老人身体高大,虽然坐着,但是坐姿挺拔,身上杀气凛然,给人一种宝刀未老的感觉。

    头上的头发也完全白了,但是却跟跟倒立,如同银针一样,似乎在和这天抗争一样,无论谁捡到这位老人,都会赞上一句廉颇未老!

    这便是名满整个东北的花文成花将军,不过花文成在听到了电话那头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明显严肃了起来,同时也多了一丝紧张之sè。

    虽然是名满东北,到了现在,花文成依然有力气拿着大刀往鬼子的头上砍,但是花文成也有自己的弱点,那便是他的孙子了。

    花文成出生是地道的农民家庭,本来有一个兄弟,不过早早的死了,从花文成往上数三代,算的上是单传了,而从花文成往下数三代,虽然他有三个儿子。

    但是另外两个儿子,一个因为年轻时候一次意外,无法生育,另一个连续生了五胎都是女孩子,似乎是命中注定和生儿子无缘。

    所以花文成到自己的孙子,虽然不是单传,但是却仅仅有这么一根独苗,而花文成对于家族延续、血脉传承这方面也是非常的看重,所以这个孙子出世之后,花文成是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

    全家上至花文成的老伴,中到花文成的三个儿子,下到花文成的几个孙女儿,没有一个人敢骂上他孙子一句,更别说打了,花文成就是这么的护着自己的孙子。

    这种溺爱之下,他孙子的脾气xìng格自然很有问题了,而前两天花文成的孙子花宝向自己一见钟情的女人表白,惨遭拒绝,花宝心情很是不好,这两天都是借酒消愁。

    花文成知道之后,也是暗骂那个女孩子不识抬举,自己孙子哪方面配不上她?

    不过这种事情,花文成还真不好帮自己的孙子出头,所以只能是让两个特种兵跟着花宝,给他当保镖了,没想到没有多久,这个原本是特种兵的保镖竟然告诉自己,孙子出事了,他能不紧张吗?

    随即花文成便道:“宝宝是打人了,还是怎么地?该不会是受伤了吧?”

    那个保镖听到了花文成的话,表情也是变得有些难看了,这何止是受伤了?简直就是残废了么。

    为了避免老爷子刺激过大,那个保镖慢慢的开口道:“花将军,你得先有个心理准备了,这次小少爷出大事情了。”

    花文成听了,脸sè更是紧绷,道:“我花文成这一辈子什么没见过,放心吧,我能承受的!”

    “好吧,那我讲了,小少爷醉酒驾车,超速闯红灯,和另一辆车撞在了一起。”

    “什么?你竟然不阻止?”

    花文成怒道,那个保镖听了,道:“花将军,是你让我们远远跟着,不要离的太近,还有就是让小少爷好好的发泄一下的,小少爷在酒吧里面喝完酒,直接就开车冲了出去,我们都没有办法去阻止。”

    花文成听了,重重的哼了一声,随即道:“那宝宝现在怎么样了?车祸撞伤了?严不严重?”

    “是小少爷的车撞上了别人,小少爷没有被撞伤。”

    s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