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求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他对于大白还是蛮有信心的,特种兵虽然厉害,但是在不使用热武器的情况下,在大白的面前就是渣渣,而倘若对方使用威力较大的枪械,那么彦枫就有点危险了。

    当然了,这是后面的事情了,现在彦枫还考虑不到那么多,而陈聘婷此刻也是皱着眉头,花文成花中将,她同样听说过这个名字,自己的父亲也经常提起。

    花文成脾气火爆,身手比一般的特种兵还要好,而且极为护短,视自己的那个独孙为心头肉,整个家里面,没有人敢骂或者打那个孙子一句一下,所以孙子也是被惯得很是纨绔。

    而从刚才撞车、骂人、踢车,陈聘婷也是感觉到了这个花宝的纨绔第二百三十章求助和蛮横,在那两个身穿中山装的保镖出现的时候,陈聘婷便感觉有些不对了,不过当时她同样十分的生气。

    而且对方就算有些军方的背景,自己等人也不一定就怕了他,所以陈聘婷才没有阻拦彦枫什么,本来已经猜测对方不简单了,没想到还是有些低估了。

    一个中将的独孙,还是疼的要命,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那种,彦枫似乎是在对方的脊椎骨之上来了一下,不知道对方伤成了什么样子,千万不要是太过严重的那种。

    如果花文成彻底暴怒的话,那么谁都保不了彦枫,想着,陈聘婷道:“花中将的孙子伤的怎么样?”

    彦枫听了,想了一下。道:“应该是腰椎断裂吧。”

    陈聘婷听了,脸sè微微一变,道:“半身不遂?”

    彦枫听了,道:“应该是吧。”

    陈聘婷听了,脸sè一变再变,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彦枫这么一下子。算是将花中将得罪死了,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以花中将的脾气。说不定现在就正往这里赶呢。

    如果没有一个分量足够的人物第二百三十章求助,恐怕彦枫很可能被花中将直接处决了。

    想着,陈聘婷开口道:“这一次真的有大麻烦了。看来还得麻烦赵大师了。”

    彦枫听了,奇怪道:“赵大师?和赵大师有什么关系?”

    陈聘婷听了,道:“上次你打了姚瑶的父亲,如果不是赵大师托关系,你以为你能那么容易的从里面出来?”

    彦枫听了,道:“我说么,是你通知赵大师的?”

    陈聘婷点了点头,道:“赵大师那么看重你,我自然得给他报个信了,姚瑶的父亲是C市的一把手。不过和赵大师背后的能量比起来,还是弱了很多。

    但是这一次你惹到了花中将,恐怕赵大师那边都得动点手脚了,我现在便通知赵大师吧。”

    陈聘婷说着,直接便掏出了手机。准备给赵安打过去了,而这个时候,彦枫却是伸出了手,抓住了陈聘婷的手,陈聘婷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了一丝红晕。转头看着彦枫。

    而彦枫则是笑道:“谢谢你这么帮我,聘婷。”

    陈聘婷听了,笑了笑,将自己的左手放在了彦枫的手背上面,然后便开口道:“谁让你是我哥呢?枫哥哥?”

    陈聘婷说着,站起了身子,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走了两步,然后回头道:“我去打电话,花中将虽然霸道,但是赵大师的人脉也不是吃素的,放心吧。”

    陈聘婷说着,便到走廊去了,而彦枫看着陈聘婷的背影,听着她的话语,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怪笑之sè,听着陈聘婷的话,让彦枫有种自己是在被女人保护的感觉。

    不过虽然是被女人保护,彦枫倒是没有什么吃软饭的感觉,相反,他觉得很温暖,很窝心,毕竟不是谁都能有这么一个人,不遗余力的护着自己。

    而陈聘婷来到了走廊尽头,随即便给赵安打了过去,前几天,她还在赵安那里学作画来着,或许是灵感使然吧,陈聘婷现在的画也能够画出几分意境了,上一次更是被赵安夸了一顿。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赵安那沉稳的声音响起:“聘婷,有什么事情吗?”

    陈聘婷听了,道:“我和彦枫今天出车祸了。”“什么?小枫伤的严重吗?”

    赵安紧张道,陈聘婷听了,道:“不算严重吧,不过撞车的那个人伤的比较厉害,那个人撞得腰椎断裂,下半身注定瘫痪了。”

    赵安听了,道:“这么严重?是哪一方的错误?”

    陈聘婷听了,直接便道:“对方醉酒驾驶、超速、闯红灯,当然是他的错误了。”

    赵安听了,道:“那就是他活该了,你们两个没事情就好。”

    陈聘婷听了,道:“虽然我们现在没事,不过很快就有事情了。”

    “怎么?”

    “对方是花文成花中将的孙子。”

    赵安听了,顿了一顿,才道:“花文成?那家伙把孙子看成了自己的命根子啊,这种情况下,恐怕会迁怒于人啊!”

    陈聘婷听了,道:“是啊,老师能不能帮帮我们?”

    赵安听了,道:“这件事情我恐怕是无能为力了,花文成和我的老师,你的太师傅是一个派系的人物,我即便拉关系动人脉,拉过来的人和花文成也全部都是老相识、老战友。

    而且花文成脾气暴躁,极为护短,孙子废了,这种情况之下,恐怕我拉过来的那些人,不会去撕破脸皮的阻拦花文成的。”

    陈聘婷听了,声音一变,道:“难道没有办法了?”

    “办法嘛,应该还有一个吧,就是不知道行不行,算了,我去给那家伙打个电话吧,不知道他能不能来上一趟。”

    赵安说着,直接便挂断了电话,而陈聘婷则是皱起了眉头,这一次,貌似连赵大师都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啊,难道这一次真的要出大事了?不过,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和他一起面对!

    想着,陈聘婷走了回来,彦枫看到了陈聘婷的表情,便知道事情不是很顺利,随即便道:“怎么样了?”陈聘婷听了,道:“赵大师说需要找一个人,不过好像他这次也是没底,恐怕有点悬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