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偏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到了陈聘婷的话,彦枫伸手握住了陈聘婷的手,道:“放心吧,既然敢做,我自己就能够承当,赵大师能够解决这件事情最好了,就算不能解决,我也有一定的把握应付。”

    彦枫的把握,自然是在下一次的抽奖了,他也是发现了一个规律,貌似有几次,自己心里面特别需要什么的时候,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帮助自己一样,抽奖系统总是能够让自己抽到自己所想要的那个东西,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的。

    当然了,彦枫的把握也并不是很大,不过男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就是要自信,就是要强大,要像一颗大树,屹立不倒,而且还能够护得住周围的花花草草。

    陈聘婷感觉着彦枫手上的温度,听着彦枫自信的话语,也是感觉如同有了主心骨一样,点了点头,随即便坐了下来,等待着大白手术的结束。

    而赵安则是给自己的老朋友何英杰打了过去,到了何英杰这个地位,主要做的,就是把握还整个s省的发展方向,具体做的事情反而不是很多了,所以他的空闲时间还是比较多的。

    见到是自己老友的电话,何英杰直接便接通了电话,道:“老赵,怎么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赵安听了,道:“记得我们上次谈的彦枫吗?你上次不是还说,下次来c市,想要见识一下他的画技吗?你这两天有空没有?要不来c市一趟?”

    何英杰听了,笑道:“老赵。你不是有什么yīn谋吗?”

    赵安听了,道:“我能有什么yīn谋?我还能绑架你不成?”

    何英杰听了,笑道:“谅你也不敢,我们几个老朋友也有几年没见了,不知道嫂子现在怎么样了。”

    赵安听了,直接便道:“嫂子怎么样可不关你的事情,她回娘家去了。你是肯定见不到她的,你到底来不来吧!”

    赵安和何英杰可是有一段很有趣的往事的,年轻的时候。赵安和何英杰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不过赵安年轻的时候比何英杰英俊倜傥,而且很会说话。容易讨女人欢心.

    那个女人最后选择了赵安,也就是赵安现在的妻子了,何英杰虽然十分的不忿,但是两人是公平竞争,所以也就认了。

    不过在一段时间内,何英杰也无法压抑对于赵安妻子的想法,经常借着和赵安探讨画技的名义,来赵安的家里面做客,对此,赵安虽然明明知道。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而这种情况一直到过了四五年,何英杰有了新的喜欢之人才结束,不过那段时间的事情赵安可是没有忘记,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不过还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处提防着何英杰。免得这个好朋友勾引自己的老婆。

    后来年纪大了,那事情自然也就过去了,不过现在两人却将年轻时候的那些事情都当成一种趣事来讲了,两人想起来也觉得很有意思,而赵安的老婆每次和赵安吵架,吵到最后。只要一句话,赵安必定妥协。

    那就是:“你是不是要逼我到老何他们家去?”

    赵安也是被这句话逼得当妻管严当了超过二十年啊!

    宠物医院之中,又过了二十分钟,大白再一次出来了,这一次大白身上小伤口比上一次的还要多所以身上包扎的地方也是更多,大白也再一次变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木乃狗了。

    而因为身上包裹了太多的纱布,大白甚至连走动的时候,都不是很方面,如同在看电影的慢动作一样,大白缓缓的走到了彦枫的身前,口中也是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呜咽声。

    彦枫见了,摸了摸大白的脑袋,道:“放心吧,过上几天就会好了,小刘,麻烦你送我们到人民医院吧。”

    彦枫的胳膊还是需要正正骨的,而那个jǐng察听了,点了点头,随即便走了出去,彦枫等人也是跟了上去。

    而此刻,在车祸现场,马富贵等人都是惊讶的听着法医的话,马富贵原本看到花宝躺在地上,以为花宝是受到了点撞击,加上原本就喝了很多酒,所以晕了过去。

    虽然晕迷在地,但是不会有太大的事情,所以他才在联系了一下自己的姐夫之后,选择站在彦枫的这边,毕竟彦枫的背后有一位省级大员,而一位将军虽然同样有着极大的威慑力。

    但是省里面的高官却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而且彦枫和那个将军孙子的冲突也不是很严重,不过是撞车而已,原本就是彦枫这边占理,所以他站在彦枫这边也是正常的。

    不过倘若他早就知道,那个将军的孙子竟然被打残了的话,那么打死马富贵也不敢插手这件事情啊,彦枫的背后有省级领导,但是如果一个中将彻底的暴怒的话,那些当兵的要比当官的狠了很多。

    当官的最多就是按照正常的手续,把你头顶的帽子先摘下来,然后再把你送进笼子里面蹲上几年,但是那些当兵的一旦发狂,说不定直接来个先斩后奏,毙了你你也没地方说理去。

    马富贵也是实在没有想到,彦枫竟然下了这么很的手,直接把花中将的孙子弄了一个半身不遂,还失去了生育能力。

    这对一个仅仅有一个独孙而且注重血脉传承的脾气暴躁手握重兵的老人来说,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底线,几乎是逼着让他爆发呢!

    这种情况之下,马富贵一个小小的队长,哪里还敢插手?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他们已经插手了,所以只能偏帮到底了,希望到时候彦少能够保自己一把吧?

    想着,马富贵道:“苏法医,依我看,伤者是在撞车的过程之中因为剧烈的震荡损伤到了脊椎,你觉得呢?”

    像是这种伤情,车祸也有可能造成,不过无论是那辆法拉利,还是那辆宾利,车子xìng能都极好,车内部的防护措施也十分的健全。

    只有坐在那辆法拉利车右侧的彦枫,因为车门直接被撞进去,胳膊受到了重创。

    其他几个人的话,按理说,造成的损伤应该不会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