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恶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过这也是推测而已,事实还得通过看现场车子滑动留下的印记,从而确定确定撞击的力道究竟有多强,这些东西,还不是在现场取证之后的jǐng察们说了算?

    而马富贵带过来的人,也都是他的人,也就是说,现场的证据,完全是他说了算的,所以马富贵这么一开口,那个法医立刻便明白了马富贵的意思.

    随即那个法医便道:“马队长对于鉴定方面了解也不少啊,确实,从撞击的力道和车子轮胎的划痕看,车主应该是车祸造成的脊椎骨骨折。”

    苏法医说着,直接便将这一条记录了下来,而那个保镖则是表情微微发生了一丝变化,没想到,这些jǐng察还真是能够瞎掰啊,明明是被人打成残废的,现在却变成了车祸导致.

    早知道,自己直接告诉花将军,是车祸导致的了,因为如果是车祸导致,那是花宝自己开车太快,当时花宝喝完酒直接就冲上了车.

    而他们两个保镖受到的命令也是远远的保护花宝,所以才让花宝醉酒驾驶了那么长的路程,然后出了车祸,如果是出了车祸直接撞成那样子,他们两个保镖的责任就非常的小了.

    原本他还担心被花文成知道,但是如果早知道jǐng察这边这么一搞,加上自己等两个人证,那就直接铁证如山了,到时候也算是大事化小了.

    不过他却已经将这里的情况和花文成说了一次,估计花文成知道。自己孙子被人打残,却说成撞车撞残,原本已经不断升腾的怒火,应该会再一次火上浇油吧?

    这个保镖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后悔之sè,而这个时候,医院的救护车已经将花宝以及那个大腿被大白一爪子拍裂的保镖带走了.

    而马富贵则是看向了另一个保镖,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特种兵也好,保镖也好,当街开枪是绝对违反了法律的。跟我们走上一趟吧!”

    听到了马富贵的话,那个保镖也没有辩驳什么,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让那手铐铐在了上面,脸上也带着一丝无所谓的神sè,当街开枪,对他来说,还真不是什么大事情.

    更何况还没有伤到人,不过既然马富贵要追究,那就追究吧,今天事情的最终结果,还是要看双方背后势力的比拼的。

    和大白以及陈聘婷离开了宠物医院之后,三人直接便来到了人民医院。挂号之后,彦枫来到了骨科,骨科医生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这个医生一头卷发,一身白衣。身体略微有些发福.

    或许是因为当医生当久了,再或者是因为本身的xìng格,这位医生给人一种十分面善的感觉,彦枫陈聘婷以及包扎的严严实实的大白坐了下来,随即那位医生便道:“怎么受伤的?”

    彦枫听了,道:“车祸。”

    彦枫说着。将自己的胳膊递了过去,那位医生见了,道:“把袖子挽起来。”

    彦枫听了,照做了,随即那位医生便在彦枫的胳膊上面捏了几下.

    片刻之后,那个医生脸sè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开口道:“你的骨骼错的厉害,这种情况的伤势,按理说外表上也应该有比较严重的伤势的,而且正常来讲,你应该不能再移动自己的胳膊了,这怎么可能呢?”

    那个医生说着,又仔细的摸了摸彦枫的胳膊,然后道:“好强韧的筋骨,简直比牛马的骨骼还要强,这还是人吗?”

    彦枫听了,眉头上面出现了一丝黑线,先是和牛马那些畜生去比,然后又来了句这还是人吗,您这位大医生也太会说话了吧?

    而陈聘婷也不由的笑道:“比畜生还强?呵呵。”

    那个医生听到了彦枫以及陈聘婷的话,脸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尴尬之sè,随即便道:“不好意思,我那个比喻有点不恰当,不过以你的骨骼强度,现在却受到了这么严重的骨错,恐怕要恢复需要不短的时间,我给你开点药膏先贴着吧,先用上一个星期看看效果。”

    彦枫听了,点了点头,道:“好吧。”

    随即那个医生便开始替彦枫开药方了。

    几分钟之后,那个医生已经替彦枫开好了药方,随即那个医生对彦枫道:“这种药膏,一般人正常贴一张就可以了,不过你的体质和普通人不太一样,胳膊用热水先热敷十分钟之后,再将这正骨膏贴上两层,才能有效果,记住了吗?”

    彦枫听了,道:“明白了,谢谢医生。”

    片刻之后,彦枫买了药,随即便和陈聘婷以及大白离开了医院,上了车,陈聘婷道:“走吧,到你家里去,我帮你上药。”

    彦枫听了,也没有拒绝,直接便开车驶向了自己家里。

    半个小时之后,彦枫和大白便回到了家里面,而陈聘婷也是进了彦枫家里面,彦枫的家里面东西不多,装修虽然不错,但是却免不了的给人一种冷清的感觉.

    即便这个房间已经住了一个人了,但是这么大的房间,只住着一个人,冷清的感觉还是免不了的,这个房间,似乎缺了一个女主人.

    看着屋子的环境,陈聘婷又扫了一眼彦枫,心中道:“好像自己来当这个屋子的女主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

    进入了卧室,陈聘婷将彦枫的那些药膏拿了过来,道:“你先躺下吧,你的胳膊好像真的是伤的不轻,我去烧水。”

    彦枫听了,乖乖的躺了下来,而大白也在自己的窝里面躺了下来,而陈聘婷则是忙着烧水,七八分钟之后,陈聘婷端着电磁炉走了进来,一盆热水也放在电磁炉上面.

    将电磁炉放了下来,陈聘婷道:“彦大少爷,把袖子挽起来吧,奴婢替您敷胳膊!”

    听到了陈聘婷的话,彦枫不由的笑了笑,道:“陈大小姐演得这是哪出戏?”

    陈聘婷听了,笑道:“小丫鬟和恶少的戏啊!”

    彦枫听了,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当一回恶少了,死丫鬟,竟然让本少爷亲自挽袖子?还不替本少爷挽袖子?”

    s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