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恶人先告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然了,那是彦枫没有伤害到他孙子的情况下,如今的情况,自然是水火不两立了,虽然有些可惜这么一个人才,花文成心中的想法却是从来没有变过,即便他现在被大白压在身子底下,随时可能丧命,他的杀心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而这个时候,何英杰也是上前两步,随即便对自己的保镖开口道:“你立刻去医院。”

    那个保镖听了,眼中闪过了一丝感激之sè,道:“是,何省长。”

    他也知道自己手上的伤势,倘若不尽快处理,可能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而且在这里,也没有人会去伤害何英杰,所以他可以放心的离开。

    至于刚才和彦枫之间的冲突,却是一个误会而已,他完全是本能反应,随即这个保镖直接便离开了。

    而赵安则是开口道:“小枫,这位就是我说的那个老朋友了,S省省长何英杰,老何,这位年轻俊杰,我也和你提过,本以为他只是在画画方面有着超卓的才能,没想到他的身手都如此矫健,就连你的保镖都不是对手。”

    彦枫听了,这才知道,这个人是赵安请过来帮衬自己的,自己却打伤了人家的保镖,貌似很不应该啊。

    所以彦枫立刻便道:“不好意思,何省长,打伤了您的保镖,真对不起。”

    虽然对方是一个省长,但是彦枫却并没有什么紧张的,在两个月之前。别说省长了,就算一个小县城的县长,他都从来没有见过。

    不过就在过去的一个月之中,市委书记他都见了不止一遍了。

    而对彦枫来说,市委书记和省长,虽然两者级别不一样,但是对于他这种平头小民。见这两者的感觉却是一样的,而且身上有着抽奖系统,彦枫有着一种其他人所没有的自信。

    所以面对省长。彦枫也没有什么局促之类的感觉,感觉和见市委书记姚坤的感觉差别不算太大。

    而何英杰听到了彦枫的话,笑了笑道:“误会而已。就让它过去吧,彦枫小友身手这么好,确实是出乎意料啊,对了,花老将军,你和那只大狗也亲热了这么久了?是不是该起来了?”

    花文成听了,老脸有些发红,道:“你以为是老夫我不想起来?老夫我能起来吗?”

    听到了花文成的话,何英杰笑了笑,道:“花老将军怎么不早开。?如果开口的话。我可以扶您起来啊!哎,我年纪也不小了,您老身子骨又那么壮,恐怕是不行了,得让小枫把您老扶起来。您看要不要扶您?”

    何英杰带着一丝戏虐之sè,和花文成说道,他让彦枫去扶花文成,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让花文成欠彦枫一个人情,花文成年纪这么大了。人又倔,已经有了的想法很难改变的。

    但是这种人往往也最重面子,就算彦枫让大白起开身子,将花文成扶起来,他也欠了彦枫一个人情,像是花文成这种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人情。

    在将欠的这个人情还了之前,他是绝对不可能向彦枫下死手的,不得不说,何英杰对于人心的掌控是十分高明的,面对欺软怕硬之人,他就得强来,用自身的气势、力量、语言让对方没有了汹汹的来势。

    而面对脾气火爆、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如同花文成这种倔老头子,就得另辟蹊径,从人情方面下手。

    原本,何英杰也没有想好怎么下手,没想到刚刚进门,花文成便和彦枫的那只大狗发生了冲突,而且还被按在那里,这不正是一个让花文成欠人情的好机会吗?

    何英杰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了,而花文成听到了何英杰的话,脸sè一板,道:“老夫最近身子骨有点僵硬了,和这头畜生活动一下筋骨也挺好的,就不牢你们费心了!”

    何英杰听了,笑了笑,道:“花老将军这活动筋骨的方法还真是奇特啊,堂堂的司令员,躺在地上和一只狗活动筋骨,被人看到也不是很好。

    对了,老赵,听说你们学校今天要开个什么会,每一个班级的导师都要带着学生到办公室来报道对吧?他们应该快过来了吧?”

    赵安听了,先是一愣,随即便道:“是啊,就快过来了,花将军,你待会儿可得把自己的脸捂严实了,别让这些孩子们看到,我这学院虽然不大,但是也有两万多人。

    堂堂大将军被一只狗按在地上打滚,这句话要是传出去,可是会引起轩然大波的,甚至都有点有辱国体了,您可千万把脸捂严实了啊!”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赵安的话,赵安话刚刚说完,大白的一只爪子就稍微用力,将花文成那有些缩着的脑袋扒拉到了一边。

    只要有人经过校长室,就能够看到有个老头被一只狗给按着,而且因为羞愧以及愤怒,脸还是通红通红的,看上去很有意思。

    而花文成听到了赵安的话,面sè一变,终于开口道:“好吧,老头子我认栽了,年轻人,扶我起来!”

    彦枫知道,不可能让大白一直按着这个老头子的,毕竟对方是一个中将军衔的司令员,所以听到了这个老头子服软,彦枫微微偏了偏头,随即大白便将身子让开了。

    而没等彦枫上前,花文成立刻便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打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花文成恢复了身上的那种厚重的气势,随即才沉声道:“我来这里的目的,你们几个都应该很清楚吧?年轻人,你打断了我孙子的腰椎,这件事情,你说怎么办吧!”

    没等彦枫开口,赵安便道:“花老将军,年纪大不代表你可以随便乱说话吧?据我所知,是你的孙子醉酒、超速、闯红灯,撞在了彦枫和我徒弟的车上,才导致腰椎受损。

    如果按照我国律法,你的孙子绝对要承担全部的责任,不仅仅他的伤是自作自受,彦枫的车子被撞坏了,他也得赔偿吧?彦枫还没有追究你孙子,你怎么反而恶人先告状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