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文房四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由此可见,何英杰对于那些开车超速、醉驾、闯红灯的人,是多么的痛恨了,如果抓到那次的肇事者还好点,但是肇事者一直抓不到,何英杰只能将愤怒发泄的人群扩大化了。

    而今天他过来,原本仅仅是因为赵安的邀请,并没有想过帮彦枫什么,更别说因为彦枫和花文成去死磕了,但是花文成的孙子那种行径,却让他想起了装死自己儿子的那个司机,这种不顾他人生命的司机,就应该去死!

    彦枫将花文成的孙子打残了,何英杰觉得很痛快,仿佛是看到,撞死自己儿子的那个司机被打残了,彦枫的作为很对他的胃口,所以他才不惜代价的帮助彦枫。

    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何英杰还是经常会想起自己的儿子,他的妻子更是经常在半夜偷偷哭泣,而何馨羽,也就是何英杰的小女儿,在小的时候,同样常常的念叨,哥哥跑到哪里去了?我想哥哥了,我要到外婆家去看哥哥。而听到了女儿的话,何英杰的妻子更是忍不住落泪,而何英杰也只能在一边叹气,直到何馨羽年纪大了一些,懂事了,才不再提起哥哥。

    不过一家人却都常常想着那个很优秀乖巧的男孩子,而在何英杰最近几年的争取之下,在天苍市的交jǐng是可以配枪,而且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开枪击毙有些车主。

    何馨羽便在天苍市交jǐng队当大队长,而她本人更是七次开枪击伤超速司机。一次击毙一个喝醉酒疯狂驾车、撞伤数人的司机。

    而以何馨羽的家庭背景,这些事情,舆论方面,自然是倾向于何馨羽了,她非但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名气反而更大了,而天苍市的交通状况这几年比起前几年来。更是不知道好了多少。

    有那么一个手持真枪实弹而且随时可能开枪的交jǐng,谁还敢醉驾、闯红灯或者超速?

    而彦枫听到了何英杰的话,加上何英杰的表情。也是猜测到了一些东西,何英杰应该是十分的痛恨那些醉驾、闯红灯或者超速之人。

    而自己今天又把那个完全不把交通规则放在眼中的花文成的孙子打成了瘫痪,何英杰心里面自然十分的痛快。

    同时也认可彦枫了。而彦枫对于花文成手下全副武装的二十个士兵,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应付的可能,加上有S省省长这个地头蛇帮忙,彦枫还真就不怕这个花文成了。

    而何英杰见到了彦枫的表情,道:“如此的话,你是确定要留在C市了?”

    彦枫听了,点了点头,道:“对我我自己的身手,我还是有一定把握的。另外,我在这里,花文成还有个发泄的对象,我离开了,我怕他很有可能祸及我的家人。所以我不能离开。”

    何英杰听了,道:“既然如此,那你也就不急着离开了,现在这种形式,可有心情作画?”

    彦枫听了,笑了笑。道:“任何心情都可以作画,只是心情不同,画出来的东西,差距也很大罢了。”何英杰听了,道:“我倒是很想看看,你现在这个心情,画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画作,老赵,替彦枫小友去取纸墨笔砚。”

    赵安听了,道:“可以。”

    赵安说着,便准备起身了,陈聘婷见了,道:“老师,还是我去取吧。”

    赵安听了,笑着点了点头,而陈聘婷则是去去纸墨笔砚了。

    片刻之后,陈聘婷端着一个画板走了进来,画板之上,固定着一张细薄、洁白、紧密、棉韧的纸张,彦枫一眼便感觉到了这张纸的不凡之处,文房四宝,纸以宣纸为贵,想必这张就是号称千年寿纸的宣纸了。

    在宣纸的右下角,压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古老的砚台,石质坚实、润滑、细腻、娇嫩,彦枫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的古董,但是在念力之下,砚台之上的雕刻生动、惊喜而且准确,线条细腻流畅,繁而不乱,绝对是值得收藏的好东西。

    而在这jīng致的砚台之中,则是放着丰肌腻理、光泽如漆的墨水,而一杆看上去比较普通的比,则摆在了砚台之上。

    确实,通过念力,彦枫可以轻易的发现那纸、墨、砚的不同之处,但是比的话,却很难通过观察来评价了,只有使用过之后,才能够确定。

    而何英杰看到了陈聘婷手上的文房四宝,脸sè也是微微一变,道:“没想到你小子,连那件东西都舍得拿出来啊!以前我问你借的时候,都是要哀求半天才能碰一碰的!”

    赵安听了,苦笑道:“你觉得我会轻易把那件东西拿出来吧?聘婷这丫头,我还以为她是觉得我腿脚不方便,所以才帮我去取呢,没想到她是自己去取我的宝贝出来了。”

    陈聘婷听了,吐了吐舌头,随即便将手中端着的纸墨笔砚放在了桌上,然后道:“我可是帮你拿了师傅最珍贵的一件宝贝出来,你可得好好表现啊!”

    彦枫听了,在这纸墨笔砚之上扫了一眼,却是不知道,究竟哪一样是陈聘婷口中的宝贝,随即他也不再猜测什么,而是将那杆看上去很普通的笔提在了手中,随即便准备作画了。

    不过在提笔的瞬间,彦枫却是清晰的感觉到,赵安的眉毛稍微抽了一下。

    而这个时候,何英杰开口道:“彦枫小友,你能否猜出,这文房四宝,哪一样最为珍贵?”

    彦枫听了,抬起头,将手中的笔放了下来,随即手又端起了那砚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墨香很重,很好的墨,不过赵安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接着彦枫又用手轻轻的那宣纸上面抚摸了一下,赵安表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而彦枫眼中则是露出了一丝笑意,道:“应该是这支笔吧?”

    听到了彦枫的话,陈聘婷、赵安以及何英杰都是惊讶的看着彦枫,要知道,即便是陈聘婷,第一次见到这文房四宝的时候,所猜测的都是那砚台。

    因为倘若不使用的话,一支笔的好坏是很难判定的,但是这个砚台,却是货真价实的明代华兴端砚,当初赵安收购的时候,花了足足一万块。

    最快更新,请收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