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诸葛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而且文房四宝之中,砚台不仅仅是文房用具,由于其xìng质坚固,传百世而不朽,又被历代文人作为珍玩藏品之选,所以这文房四宝,最有可能有很高价值的,大多数人会猜测是砚台。◎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不过赵安的这文房四宝之中,最珍贵的,偏偏不是那个砚台,而是那支看上去有些普通的笔,愣了愣,赵安道:“小友,你是怎么猜出来的?不会是聘婷告诉你的吧?”

    彦枫听了,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从您老的表情看出来的,纸墨笔砚,我的手碰到这支笔的时候,您老表情会不由的紧张一下,而碰到其他东西,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所以我猜测,这支笔应该是最珍贵的。”

    赵安听了,道:“好厉害的观察能力,没错,这支笔确实是最珍贵的,因为当世,都仅仅有它一支,它并不是古董,但却是仿制唐代的名笔点青螺所制。

    在南唐时期,文房四宝之中的笔所特指的,便是诸葛笔,而这支笔,便是仿制与南唐李煜之妻娥皇所专用的诸葛笔点青螺,也是我老师生前最喜欢的东西了,她老人家离世之后,将这支笔传给了我。

    要知道,诸葛笔的制造工艺,已经失传多年了,她也是无意之中,在一个古董摊边发现了这支笔,虽然是近代仿制,但是却是当世唯一,价值比大多数普通古董都要高出很多。”

    彦枫听了,道:“原来如此。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用一用这支当世唯一的点青螺了,赵大师应该不会心疼吧?”

    赵安听了,摆了摆手,道:“算了,笔本来就是用的,让你这样的天才来用,也不算辱没了他。”

    彦枫听了。微微颔首,随即便将那支仿造的点青螺捉在了手中,握着这看着很平凡的笔杆。彦枫却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笔杆并非是玉石,或者是金属、木材。也不是竹子或者陶瓷。

    但是却有玉的温润,金属的质感,竹子的轻便,木材的坚硬,陶瓷的光滑,应该是某种动物的角或者牙齿制造而成。

    当然了,能够给人这种感觉,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这笔杆的材料而已,这和制造者的工艺也有很大的关系,随即彦枫又将笔放了下来。准备研墨了。

    陈聘婷见了,上前两步,道:“让我来吧。”

    陈聘婷说着,直接便接过了彦枫手中的砚台,随即便开始研墨了。

    彦枫见了。笑了笑,随即再次提起了那支仿制点青螺,接着彦枫提笔沾了一点墨水,接着便闭上了眼睛,开始作画了,这种情况之下。他不想再使用自己的眼睛,而是用念力来观察周围的一切。

    闭上了眼睛,念力观察周围的时候,似乎周围的环境也更加清晰了,不过彦枫想要的,却并不是这种环境。

    接下来,彦枫连自己的意念都关闭了,脑袋之中是一片的漆黑,就是这种漆黑,彦枫所要的,就是这一种感觉,不过光是漆黑,又怎么能够作画?自己需要一点光明。

    想到了这里,脑海之中那纯粹的漆黑似乎多出了一丝光明,就是这一丝光明,它代表了希望,代表了方向!

    想到了这里,彦枫忽然之间开启了自己的念力,接着他直接便开始在那宣纸之上画了起来,因为还闭着眼睛,彦枫给人的感觉,如同是盲人作画。

    而众人也是看着彦枫在那里作画,除了在那里研墨的陈聘婷,其他人距离彦枫都并不近,免得打扰到了彦枫,这次作画,彦枫着墨很重,画上片刻,彦枫便再次沾点墨水,继续作画。

    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彦枫的笔就足足点了十六次墨水,而又过了两分钟,彦枫终于停笔,而陈聘婷也是看向了彦枫的那幅画。

    顿时,一股浓重的压抑以及绝望的感觉将陈聘婷包围了起来,画面之上,那厚重的乌云,压抑的黑暗,似乎带着重量一样,直接压在了赏画之人的心头,让人的负面情绪一下子全部都涌了上来。

    不过接下来,陈聘婷看到,那乌云的深处,似乎有着一轮新月的痕迹,那黑暗的背后,似乎有着光明的影子。

    虽然处处是绝望,但是在这处处绝望的地方,却似乎都能够通向某一个希望的田野,就算是四面楚歌,也能够挖出一条地道出来!

    压抑和黑暗都烟消云散,而接下来,陈聘婷看到,那幅画似乎完全变了摸样,这副刚刚看去给人浓重压抑的画卷,在另外的黑白灰的映衬之下,似乎变成了黎明前的黑暗,彩虹前的乌云,处处给人一种希望的感觉,激励着人们前进。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第一眼看到这幅画和第二眼看到这幅画,竟然会有截然不同的感觉,而且是截然相反的感觉,这副画明明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但是看画之人却在同一幅画上面得到了完全相反的感受。

    这幅画即便比不上蒙娜丽莎的微笑,恐怕也相去不远了,蒙娜丽莎的微笑,通过不同的角度和光线,人们都会得到不同的感受。那微笑时而温文尔雅,时而安详严肃,时而略带哀伤,时而又有几分讽嘲与揶揄。

    神秘莫测的微笑显露出人物神秘莫测的心灵活动,而彦枫的这幅画作,虽然没有蒙娜丽莎的微笑那么神秘莫测,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第一眼看去和第二眼看去,都会有着如同陈聘婷那样的感觉。

    因为惊叹,陈聘婷甚至没有开口说话,而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等候的赵安以及何英杰也是迫不及待的凑了上来,急切的看向了彦枫的那副画作。

    第一眼看去,他们和陈聘婷有着同样的感觉,压抑,黑暗,绝望,体会着画中意境的同时,他们也想着,难道彦枫因为花老将军的关系,已经完全绝望了。

    等他们继续看这幅画的时候,渐渐的,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浮了上来,似乎这乌云的背后,有着一轮太阳,这黑暗的深处,有着光明的影子。

    s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