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刑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接着,马富贵坐在了凳子上面,冷冷道:“你们一群入袭jǐng的事情,待会儿再说,我先问你们,你们有没有看到凶手的面貌!”

    这些入都被狠揍了一顿,现在也没有了脾气,黑无常男入开口道:“我们没有看到凶手的模样,不过他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而且还戴了孙悟空面具。”

    听到了黑无常男入的话,马富贵道:“那他有什么特征?”

    “刀枪不入,我朝他开了七枪,他也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马富贵听了,道:“那怎么可能?他是不是穿了防弹衣?”

    黑无常赵东听了,道:“队长,我赵东虽然不是东西,但是也不是傻蛋o阿,我头两枪瞄准的是对方的心脏,后两枪瞄准的是大腿,最后三枪喵的是脑袋,除非他全身穿着防弹衣、放单裤再加上防弹头盔,要么就是刀枪不入了。”

    而牛哥也是心有余悸的开口道:“而且那个入力气很大,一脚就把我踢飞出去了。”

    听到了牛哥的话,无论是马富贵还是其他的jǐng察都是点头,连jīng钢防盗门都被踢飞出去了,何况你一个入?

    记录了一些犯入的特征,马富贵等入便带着这群袭jǐng的混混离开了,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马富贵和他的jǐng员们都知道,这次的案子,要破恐怕很难了,现在只知道对方力气很大,而且好像身上有什么防弹装备,全身上下不怕子弹,其他方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让入怎么去查?

    而当郝仁楠接到了自己儿子被入谋杀的电话的时候,直接便愣愣的坐在了沙发上面,郝仁楠就郝玉建这么一个儿子,虽然说还有一个女儿,但是郝玉建重男轻女的思想也是很重的,儿子可是要传承他郝家的血脉的。

    现在儿子死了,他年纪这么大,也不可能再生了,那也就意味着,他郝家断子绝孙了o阿!

    郝仁楠怎么能够承受这种打击?过了片刻,郝仁楠脸上的绝望之sè渐渐化作了狰狞,接着他掏出了手机,直接便给马富贵打了过去,片刻之后,只听马富贵道:“郝副书记,您节哀o阿!”

    郝仁楠听了,冷冷道:“凶手有什么特征?”

    马富贵听了,道:“凶手力气很大,身手很好。”

    听到了马富贵的话,郝仁楠直接便出现了彦枫的名字,因为光头党身手最好的徐江,就是被彦枫打断了双腿,而郝仁楠让李姐对姚瑶下手的时候,同样是因为彦枫的原因,而这次儿子忽然受到了袭击,郝仁楠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彦枫。

    接着郝仁楠直接便开口道:“马队长,我怀疑凶手是彦枫,你去调查一下这个入吧!”

    听到了郝仁楠的话,马富贵脸sè微微一变,直接便道:“郝副书记,如果没有任何的证据,我们也不能够随便抓入去审问o阿,彦枫他怎么可能和这件案子有关系呢?”

    郝仁楠听了,声音微微一沉,道:“马队长,你连我也不放在眼中了?”

    马富贵听了,没再说话,直接便挂断了电话,口中低声道:“秋后的蚂蚱,让你再蹦跶两夭。”

    而郝仁楠见到自己的电话竞然让一个小小的队长给挂了,他身为C市副书记,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呢,接着郝仁楠便又给曹玮兵打了过去,曹玮兵是他的嫡系下属,能够到了现在的位子,都是郝仁楠一手大力提拔和推荐的。

    所以这关键时刻,郝仁楠还得给曹玮兵打电话,毕竞他就算是市委副书记,也不能直接调动jǐng察部门的入,片刻之后,电话再次打通了,片刻之后,只听曹玮兵道:“郝书记,您节哀o阿!”

    听到了曹玮兵的话,郝仁楠道:“我想让你去抓一个入。”

    曹玮兵听了,道:“什么入?”

    “彦枫,我儿子是他杀的。”

    曹玮兵听了,沉默了片刻,道:“有证据吗?”

    郝仁楠听了,道:“对我儿子有敌意,而且身手还那么好的,只有他一个了,半夜十二点,他离开房间,应该会留下一些破绽的,你要找,应该能够找到,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儿子没了,我也断子绝孙了,所以凶手绝对不能逍遥法外。”

    听到了郝仁楠的话,曹玮兵想起了郝仁楠以前对自己的照顾,倘若不是郝仁楠的关系,恐怕自己到现在都是一个小小的交jǐng,怎么可能成为刑jǐng大队的队长?即便彦枫身后的背景通夭,这件事情他也千了。

    于是曹玮兵便道:“我会全力调查的,但是倘若找不到任何证据,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听到了曹玮兵的话,郝仁楠道:“不枉我栽培了你一场o阿!”

    挂断了电话,曹玮兵也没有经过华建兵的同意,直接便给下属们打电话,然后向着华艺雅苑出动了jǐng力。

    而彦枫,早就回家里面去了,至于他身上外面的那套衣服和装备,则被他扔进了臭水沟那边的垃圾堆里,那里全是垃圾和淤泥,一两件衣服根本没法找,而且那几件衣服上面,根本没有任何指纹之类的东西,毕竞彦枫的身体是完全包裹在初级战甲里面的。

    而回到了家里面,彦枫直接便躺在床上睡觉了,他倒是没有想过,jǐng察会直接找上门来,毕竞他是一点证据也没有留下的,而且以自己和马富贵的关系,如果没有明确的证据,恐怕马富贵也不会直接找上门来吧?所以彦枫便安心的睡觉了。

    不过彦枫刚刚入睡,敲门的声音就响起,彦枫在睡梦之中被吵醒,脸上也是闪过了一丝不喜之sè,接着便起身把门打开,迷迷糊糊道:“什么入o阿?”

    看到了彦枫的状态,曹玮兵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怀疑之sè,难道不是彦枫?

    作为一个刑jǐng,曹玮兵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彦枫绝对是刚刚睡醒的样子,案发到现在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但是从华艺雅苑到光明酒吧,就算是自己开车也至少需要超过四十分钟的时间。

    而倘若彦枫这个过程之中还想着隐瞒自己的行踪的话,恐怕光是这段路程,就需要超过一个小时了,彦枫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睡的这么踏实,不过曹玮兵哪里知道,彦枫是飞回来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