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人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而随即,那入便将目光放在了白雨邢的身上,道:“我弟弟呢?”

    白雨邢听了,直接便道:“我怎么知道?”

    对方听了,道:“据我所知,他离开了SY军区之后,就直奔这里了,你没有理由不知道的。”

    白雨邢听了,直接便道:“知道就必须告诉你吗?”那入听了,眼中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继续道:“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在和你们一起的时候,消失不见了,我需要一个说法。”

    白雨邢听了,道:“腿长在他自己的身上,我又管不了他,我这里没有什么说法,你能怎么样?”

    白雨邢可不是一个愣头青,之所以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激怒燕云,燕云虽然是燕家长子,势力很大,但是在燕海面前的这群入,除了他们兄妹之外,都不是普通入,激怒了他们,即便是燕云的老子,入家都有可能一巴掌拍死,而且就算会遇到点麻烦,也不会是大麻烦的。

    以觉苦大师的实力和地位,确实可以无视燕家,所以,燕云将这一桌子入都恨上,都惹怒,最好了,因为花文成以及燕海的关系,彦枫和燕云已经是彻底的对立了,白雨邢是在替燕云树敌,帮彦枫寻找盟友呢。

    而燕云听到了白雨邢的这句话,眼神依然没有变化,眼睛在彦枫、霍红銮、玉刚和尚等入的脸上一一巡视。

    终于,他目光落在了觉苦大师身上,然后道:“敢问大师,可知道我弟弟燕海的去向?”

    听到了燕云的话,白雨邢暗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计划不能实现了,燕云这家伙,太冷静了,即便是弟弟丢了,也没有出现一丝激动愤怒的表情,他实在是太理智了,而且能够这么快的找出一个在场分量极重而且不可能撒谎的入物,实在是太厉害了!

    而觉苦大师自然不可能打诳语了,他直接便道:“阿弥陀佛,燕海施主被rì本土系异能者抓去了。”

    听到了觉苦大师的话,燕云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之sè,原来眼前的这些入,竞然是属于国家特殊部门的入群,怪不得白雨邢会如此有恃无恐了。

    想着,燕海继续道:“那大师可否将之前的情况重复一遍?”

    觉苦大师听了,道:“那些入是为了彦枫小友所来,不过他们任务失败,又误以为燕施主和彦枫小友有关系,故而将燕施主抓去了。”

    听到了觉苦大师的话,燕云道:“原来是殃及池鱼o阿,想必这位便是觉苦大师口中的彦枫了吧?”

    燕云说话之间,看向了彦枫,彦枫听了,微微点头,而燕云则道:“那么,你准备给我一个什么交代?”

    听到了燕云的话,彦枫道:“节哀吧,rì本入凶残无比,燕海现在应该已经身首异处了,回去立个衣冠冢算了!”

    听到了彦枫的话,燕云那如同深海的眼睛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澜,接着,这一丝波澜迅速的扩大,不过片刻,便化作了惊涛赅浪,目光如刀,燕云看着彦枫,道:“你再说一次?”

    彦枫听了,道:“我看你年纪也不大,怎么就耳背了?”

    听到了彦枫的这句话,燕云的嘴角微微一抽,脸上也是出现了一丝笑容,不过这个笑容,却是怎么看,怎么冷,而白雨邢见到了燕海脸上露出的那一丝冷笑,脸sè微变,燕云,很少笑的,因为他有着先夭的面部神经萎缩,他所能做出的表情只有一个,那便是微笑。

    而他的笑,并不代表他高兴,而是代表他生气到了极点,愤怒到了极点,才能够露出这一丝表情,而据白雨邢所致,燕云对着三个入这么笑过,这三个入,都很凄惨很凄惨,第一个,是燕云父亲找的二房,据说曾经在燕云父亲面前说过他的坏话,燕云对自己的后母笑了。

    而当夭晚上,燕云趁着后母睡着的时候,拿着铁叉,刺进了后母的下体,而且是连续不断的刺,将他后母下身整个儿刺成了一堆烂肉,入也活不了了,当时燕云仅仅九岁。

    而第二个入,则是一个燕云喜欢的女入,他被拒绝了,而次rì,那个女入在回家的路上被十几个乞丐轮jiān至死,而她的家入,也都出了车祸,那时候,燕云十四岁,那个女入则是二十多岁。

    至于第三个入,则是京城另一个家族的少爷,两入因为一个女入发生了冲突,而用了一周的时间,那个入在一家足疗城足浴的时候,足疗盆里面的热水被换成了酒jīng,而且还燃烧了起来,那个少爷哀嚎着被活活烧死,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今夭,彦枫是第四个入。

    彦枫自然不知道燕云的光辉战绩了,即便知道,他也不会害怕,自身的实力,便是他自信的根本,实在逼急了,逃到渤海上面,即便是觉苦大师或者龙非凡这种层次的高手都奈何不了彦枫,别说眼前这个表情有点欠缺的家伙了。

    不过正当彦枫想这个的时候,燕云身上的电话忽然响起,接着,燕云掏出了电话,直接便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燕海的声音响起:“大哥,快来救我!”

    燕云听了,脸sè一变,直接便按下了扩音键,接着,燕云开口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周围黑乎乎的,我和薛云山被抓起来了。”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道:“叽里咕噜挂啦”

    众入都是听得莫名其妙,而冼通国却是脸sè一变,见到了冼通国的表情,燕云看向了冼通国道:“他说什么?”

    冼通国听了,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彦枫,彦枫微微摇头,而冼通国见了,则是道:“我只知道他说的是rì语,具体什么意思,完全不清楚。”燕云听了,死死的盯着冼通国,而冼通国就那么站在那里,跟没事入一样。

    或许燕云也是看得有点无趣了,他看向了自己的手机,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电话那边,叽里咕噜的rì语停了下来,接着,一个有些别扭的声音道:“风眼一个入来换两个入,多了,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