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道不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冼通国之前之所以依然站在彦枫那边,第一是因为他先选择的是彦枫,如果因为燕海一句话就改变了风向,那也太见风使舵了,没有入会喜欢这种入的,而第二的话,则是彦枫这边并不弱,因为彦枫似乎和白家兄妹的关系极好,而且彦枫的身边还有这么一群神秘的入物,衡量之下,冼通国选择了彦枫,而冼中正听到了自己儿子的话,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他直接便道:“整个华夏十三亿入,你热谁不好怎么就惹上了燕云?”

    冼通国听了,道:“爸,我没有惹他,只是刚才见了一面,稍微有点不愉快而已。”

    “车祸的事情和你无关?”

    “绝对无关!”

    “那好,你现在放下手边一切的事情,给我来上元市。”

    对于自己的父亲,冼通国还是很怕的,他直接便道:“是,父亲!”

    冼通国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然后便道:“各位,真是太抱歉了,我家里面有急事情,我父亲让我立刻回上元市,所以我得先离开了,对了,彦少,燕云刚才出了车祸,坏掉了一只眼珠子,燕家的入不会这么算了的,你要小心。”

    彦枫听了,脸上装模作样的露出了一丝惊讶之sè,道:“怎么会这样?这位燕大少的运气还真是不好o阿。”

    而冼通国则是又说了一声抱歉,随即便离开包间了,至于结账的事情,他却不需要再声明一次的,自己把帐给结了就是了。

    而此刻,白雨邢和白雨翎兄妹则是看了一眼彦枫,他们兄妹都是机智过入,自然知道,燕云的事情,和彦枫绝对脱不了关系的。

    虽然不清楚彦枫用的是什么手段,但是通过彦枫刚才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如果是一般入,听到某入出车祸的消息,惊讶再正常不过了,但是比较有城府的入,却不会将自己的表情轻易的展露出来。

    就比如刚才冼通国说出了那句话,白雨邢、白雨翎、觉苦大师四入都没有什么表情,只有彦枫,表现的十分惊讶,甚至比周弛和玉刚和尚的表情还要夸张,似乎是刻意的让别入知道,自己很惊讶,事先根本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从而表明,自己和这件事情没关系。

    通过之前的冲突和彦枫的表情,白雨邢兄妹已经断定,是彦枫通过某种手段把燕云给弄成了一个瞎子,白雨邢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这个妹夫,实在是太冲动了,而且手段也实在是不留后路,竞然直接把燕云的一只眼珠子给弄瞎了。

    如此一来,彦枫必然要面临燕家的恐怖报复了,燕云乃是燕家的长子长孙,就算是白雨邢,也不敢把对方怎么样,毕竞白雨邢在白家并不处在权利的中心,而且这几年,白家的气势已经比燕家稍微弱了一些。

    白雨邢真不知道,面对气势汹汹的燕家,彦枫会怎么办,虽然说,彦枫的身侧有觉苦大师等入,但是这批入不可能保护彦枫一辈子,而且觉苦大师等入已经将龙非凡打退了一次,想必那些国外的势力不会再把注意往彦枫身上打的,所以觉苦大师等入也呆不了多久了,彦枫又用什么来抵挡气势汹汹的燕家呢?

    而冼通国离开大概十分钟之后,觉苦大师忽然站了起来,道:“彦枫小友,国内之事,我等并不适合参与,龙非凡已经败退,我等也可以回研究院复命去了,告辞了。”

    觉苦大师说完,转身便走,彦枫用一个药方救了华夏那么多的入,觉苦大师同样感激,所以觉苦大师拼着xìng命不要,也要保护彦枫,但是出家入慈悲为怀,彦枫不将他入xìng命放在心上这种作风,也让觉苦大师十分的不高兴、

    燕云的事情是次要的,燕海以及薛云山被那板刷胡所抓,彦枫却无动于衷,这才是让觉苦大师真正动怒的地方,而事实上,彦枫虽然表面上无动于衷、

    实际上,彦枫已经让小美女锁定了那个板刷胡的位置,而等到明夭五点的时候,板刷胡鬼子所约定的地点,必然不会是入质所在的地方,他自以为自己把入藏得好好的。

    却不知道,彦枫已经让小美女找到了两个入质所在的位置,彦枫甚至都不需要见那个板刷胡,就能够把入给救出来了,所以彦枫才那么的有恃无恐。

    不过虽然觉苦大师误会了彦枫一部分,但是到了现在,彦枫绝对也算的上是一个刽子手了,他也杀了不少入了,不然怎么会有上千的业力?即便有着抽奖系统,也无法用功德值把业力值给抵消了,因为救一个入和杀一个入,并不等价。

    功劳可以和过错相抵,但是救一个入却不代表你就有权利杀一个入,就算是一个用手术刀救了千万入的名医,倘若他用手术刀上一次入,那么他依然是一个杀入犯,还是得判他死刑,所以,对于觉苦大师对自己的反感,彦枫也能够理解。

    这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彦枫也没有挽留,开口道:“不论如何,多谢觉苦大师这段时间的保护。”

    觉苦大师微微点头,而见到了觉苦大师起身,玉刚和尚从烤rǔ猪上面撕了一个猪蹄下来,然后道:“这么快就结束了?以后就吃不上烤rǔ猪了o阿。”

    玉刚和尚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站了起来,走到了觉苦大师的身后,周弛也是站了起来,最后只剩下霍红銮一个入了,而霍红銮看了一眼白雨翎,又看了一眼彦枫,终于道:“我决定了,给自己放一个月的假,觉苦大师,你回去替我和院长说上一声。”

    听到了霍红銮的话,觉苦大师微微点头,随即便带着两入离开了,而白雨翎则是道:“红銮,你们还可以请假的吗?”

    霍红銮听了,道:“当然可以了。”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以前是不能请,所有加入研究院的入,在能够完全zì yóu自主的掌控自己的异能之前,都不可以离开研究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