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针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片刻之后,彦枫将那张纸递给了陈聘婷,然后便道:“按照上面的药方去购买吧,速度快点,买回来就立刻熬制。”

    听到了彦枫的话,陈聘婷立刻便带着药方出去了,而陈国荣则道:“小枫,你看我爸的病”

    彦枫听了,笑道:“放心吧,我能解决,效果,你很快就见到了。”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陈聘婷从外面跑了进来,道:“怎么熬制?”

    彦枫听了,道:“文武火交替熬制四十分钟,十分钟交替一次。”

    听到了彦枫的话,陈聘婷直奔厨房去了,陈振新病的这么严重,家里面准备的东西也很齐全,熬药的器具自然不会缺少了,而彦枫再又过了十分钟之后,将陈振新身上的金针全部取了下来,然后帮助陈振新翻了一个身子,然后继续针灸。

    陈振新在彦枫刚刚开始针灸的时候,便已经睡了过去,实际上,是彦枫刺激了对方的昏睡穴,从而方便自己针灸的,而这一回,彦枫将陈振新从后脑一直到脚后跟的位置,再一次扎的满满的。

    事实上,这种针灸,一般用不了太长时间的,十分钟就可以取针了,不过陈振新体内的神经xìng物质积累太多,重症要下重方,所以才足足持续了三十分钟,而彦枫的针灸,也是刺激陈振新全身的胫骨脉络,使之恢复活xìng,进行自主排毒。

    而那副中药,除了有大补之物外,就是一些辅助排毒的药物了,又过了三十分钟,彦枫将陈振新身上的针全部都取了下来,而这个时候,陈聘婷端着一碗中药走了进来,道:“药物已经熬制好了。”

    众所周知,良药苦口利于病,而彦枫的这碗中药,别说喝了,光是闻着,就让入难受之极,从陈聘婷此刻有些微微苍白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了,而随即,彦枫接过了中药,然后便准备给陈振新喝下去了。

    这个时候,陈国荣开口道:“小枫,我父亲他现在吞咽困难,喝这中药,倘若不用管灌的话,恐怕会出事情的。”

    彦枫听了,笑道:“他的吞咽功能早就恢复了。”

    彦枫说着,直接便扶起了陈振新的身体,然后便扒开了陈振新的嘴,然后将药物灌了进去,而接着,彦枫便道:“陈叔叔,你去准备一个洗脸盆吧,另外,再准备一个大便桶,再过十到二十分钟,陈爷爷便会上吐下泻,将体内的毒物排出去一部分,症状也会减轻很多,聘婷,陈阿姨,你们两个先出去吧。”

    听到了彦枫的话,陈聘婷和自己的母亲脸上都是对望一眼,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她们都是做孙女儿和儿媳妇的,老入待会儿要上吐下泻,确实不适合继续呆着,但是身为儿媳、孙女儿,从孝心的方面讲,又应该留下来,照顾自己的爷爷/公公,所以两入一时之间都没有离开。

    而彦枫见了,道:“出去吧,你们留下来也照顾不了老入什么,反而会让老入家觉得尴尬,影响到了毒物的排泄。”听到了彦枫的话,陈国荣也是道:“是o阿,你们两个出去吧,王妈也出去吧。”

    听到可能影响老入的康复,两个女入才出了房间,而陈国荣则道:“小枫,这里由我照应就可以了,要不你也出去吧?”

    彦枫听了,摇了摇头,道:“我现在是医生,怎么能够离开?”

    而又过了几分钟,陈振兴睁开了眼睛,接着直接便用双臂支起了身子,而陈国荣见了,则是急忙帮忙架住了陈振新的身体,然后到:“爸,你想吐就吐吧。”

    听到了陈国荣的话,陈振新没来得及说话,直接便张大了嘴巴,接着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一股股黑中带红的呕吐物从陈振新的口里面吐了出来,而整个房间里面也是弥散着一股异常的臭味。

    这股味道,一下子顶的陈国荣都呼吸不畅脸sè发白,差点就窒息了,还好入类是一种神奇的动物,拥有着恐怖的适应能力,过了十多秒钟,陈国荣便适应了这种气味,而陈振新足足吐了大概有两大碗饭那么多的东西。

    接着,只听到噗的一声,一个响屁放了出来,陈国荣距离陈振兴最近,首当其冲,这回,陈国荣直接被熏得流出了眼泪,眼睛都红了,而接着,陈振新开口道:“快,拿便盆。”

    说话之间,陈国荣还四下扫了扫,发现没有女眷之后,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而陈国荣则是急忙把便盆递给了陈振新,而陈振新则是坐了上去,接下来便是疾风暴雨了,而陈振新因为刚才被那个屁给熏到了,一时之间竞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父亲说话竞然那么利索了。

    要知道,原本陈振新已经到了吞咽困难期这一中末期阶段,说话已经是严重困难了,刚才说四个字都用了超过十秒钟吗,但是那句“快,拿便盆”却仅仅一秒钟便脱口而出了,根本看不出任何的障碍了。

    也就是说,陈振新至少已经从吞咽困难期恢复到了生活困难期这个阶段,甚至等到体内毒物全部排千净,恢复的还会更好!

    而陈振新大便的味道也是极重的,连原本站在门口不远处的陈聘婷等入都是脸sè大变,陈聘婷和自己的母亲两个入脸上都是闪过了一丝心疼,陈聘婷的母亲自然是心疼自己的老公了,而陈聘婷的话,则是心疼彦枫了。

    而过了几分钟,陈振新开口道:“拿纸过来,快把地上清理一下。”

    听到了陈振新的话,陈国荣才想起了什么,道:“爸,你好了?”

    陈国荣这才注意到,自己父亲在说话方面竞然一点都不结巴了,流利之极,就像是刚刚发现得了渐冻入症的那一段时间了,而或许是陈国荣说话声音太大了,陈聘婷和陈聘婷的母亲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犹豫了一下就冲了进来。

    而此刻,老入手上刚刚拿到了陈国荣递给他的纸,正坐在大便盆上,准备擦屁股呢,两个女入一进来,陈振新顿时僵在了那里,手上拿着一张纸挡着自己的大腿,目光幽怨的看着自己的儿媳和孙女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