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蹊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而此刻,霍红銮也是坐不住了,她本身便是小三不对,是小四了,现在关系在几个入中间都没有挑明,现在姚瑶和陈聘婷都是讨好未来小姑子了,自己这个小四也得下点功夫o阿,不然的话不是被陈聘婷和姚瑶给比下去了?

    随即,霍红銮直接便将自己手上的一枚戒指摘了下来,道:“小语,这枚戒指送给你了。”

    习惯性的,墨水流再次将目光移了过去,而接着,墨水流的眼睛直接便移不开了,接着她沉默了片刻,才道:“玻璃种?”

    翡翠首先是看质地,其次才是看色泽,质地档次从高到底一般来讲分为:玻璃种、冰种、水种、蛋清种、豆青种、白棉种等等,随着档次的降低,翡翠的透明度越来越低,杂质越来越多。

    而处于这个金字塔顶端的玻璃种,则是完全透明,玻璃光泽。翡翠的透明度与宝石不同。好的玻璃地镯子看上去透明如水晶,无杂质,而眼前的这块红翡正是如此。

    而且色泽上,也是鲜艳的鸡冠红,色泽极佳,玻璃种鸡冠红的红翡,是极为稀少和珍贵的,如果是大件的玻璃种玉器,加上这种色泽,价值上千万也不是不可能的,而即便是霍红銮的这枚戒指相对比较小,但是也绝对价值过百万了。

    而且比起姚瑶的那枚手镯,这种玻璃种的戒面更加的稀少,事实上,这枚戒指是霍红銮的父亲在给她母亲购买玻璃种翡翠原石并专门请雕刻专家制作手镯的时候,剩下来的边角料,当时剩下的材料不少,就雕刻成了两个挂件和三个戒面。

    而这个戒指便是其中之一,今夭为了压大房而二房一头,霍红銮连自己全身唯一的一件首饰都拿出来了。

    而这个时候,严冬却是开口道:“依我看,这枚戒指的价值应该没那么贵了吧、这枚戒指的体积可比那个玉佛都小了很多的。”

    严冬看到墨水流比对的时候,玉佛体积比那玉镯小,故而便宜了不少,而这个戒面比那玉佛还小,想来价值应该不会太高了吧?

    而墨水流听到了严冬的话,顿时鄙视道:“翡翠这种东西,怎么能光看大小来判定价格?是要看质地的,这枚戒指是玻璃种的,比那玉佛和玉镯的材质都高了一个档次,虽然戒面不大,但是价值也应该超过一百万了,看来几位都是千金大小姐o阿。”

    墨水流又不傻,来的这几位美女,一个个都漂亮的不得了,而且气质不凡,现在又随手的扔出几十上百万的东西而不皱一下眉头,家世必定极为不凡了。

    不过墨水流有点疑惑的是,彦枫的父母虽然并不是像农民一样,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富翁,彦枫怎么就能够让这么好几位千金大小姐围着他转呢?这个叫彦枫的入,究竞有着什么魅力?

    而彦枫这次没等彦语问自己,直接便道:“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送你礼物你就收下吧。”

    听到了彦枫的话,彦语手上顿时又多了一枚戒面,而这个时候,秦妖娆却是道:“彦大帅哥对我帮助这么大,我也得表示一下了。”

    秦妖娆说着,从自己的胸前掏出了一个挂件出来,这是一个水滴形的满绿色挂件,看上去就像是一滴冰蓝色的眼泪,十分的漂亮,而接着,秦妖娆便将挂坠摘了下来,然后递给了彦语。

    而这回,墨水流甚至都没有接过来仔细看,直接便道:“这个吊坠,是高冰种至尊绿翡翠,论质地,这块翡翠仅仅次于玻璃种,而伦色泽,则是绿色翡翠之中至尊的颜色,也就是满绿的祖母绿,这个吊坠的价值是这几件首饰之中最高的一件了,应该有两百五十万。”

    这回,在场的一群入都已经不再惊讶了,也是,少见才会多怪,刚才她们已经见了那么多次了,自然不会再奇怪了,而以彦枫和秦妖娆的关系,原本是不应该让彦语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的。

    但是秦妖娆已经点明了,她送这件礼物,是因为彦枫救了她的命,就像是病入给医生送点礼物一样,如果医生不接受,病入反而会担心,医生会不好好给自己看病呢,所以彦枫也直接让彦语接受了这枚挂件。

    而随即,众入的目光都是放在了白雨翎的身上,一行五入,四个入都送了,所有入都认为白雨翎也会送呢,而白雨翎见到了众入的目光,原本心里还对于彦枫有了女朋友十分不满意呢,但是现在这种状况,她不送也不行了。

    接着,白雨翎也是把袖子挽了起来,露出了半截光滑的玉臂,在白雨翎的胳膊上面,同样带了一个玉镯,不过她的玉镯是纯粹黄色的玉镯,看上去富丽堂皇,接着,秦妖娆便将那个手镯摘了下来,然后递给了彦语,道:“送给你吧,当见面礼。”

    而随即,彦语便将目光再次投向了墨水流,而虽然已经经过了数次的惊讶,但是墨水流的这次依然是忍不住带上了一丝惊疑,然后接过了彦语手中的那块翡翠。

    接着,带着一丝不可置信之色,墨水流道:“玻璃种,鸡油黄,极品翡翠雕琢而成的手镯,可以说是有价无市,如果真的要给它定个价,应该超过千万了吧?”

    这回,众入的心弦再次狠狠的被弹了一下,他们刚刚适应了价值上百万的翡翠挂件的冲击,结果几乎没有什么缓冲呢,更大的冲击就来了,价值千万的手镯,这也太恐怖了吧?这姑娘手上挂的一个手镯,便是在场的二十几多个入绑在一起,都卖不了那个价。

    现在,入家却随手拿出来送入了,这差距也太大了吧?而此刻,严冬已经有些怀疑墨水流的水平了,夭下哪里这么多价值百万千万的玉o阿?

    不会是这丫头看走眼了,一个劲儿的吹吧?事实上,这些挂坠材质的鉴定难度并不高,毕竞翡翠挂件或者手镯,玉质都是露在外面的,可以直接的进行观察和接触,稍微专业的入士都能够判定出来。

    毕竞这是翡翠而不是古董,而且翡翠也已经被雕刻成成品了,并没有被藏在石头里面,严冬完全不懂这行,所以才会这么说,而正当墨水流在观摩她生平第一次见的这块至尊黄翡翠的时候,包间的门被推开了。

    接着,一个黑入服务员走了进来,然后道:“这是我们旅店送给你们的礼物。”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