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严氏兄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些国家,都是求着新龙集团赚他们的钱了,这才是赚钱的最高境界啊,想着,周晴对于彦枫也是更加的佩服了,其他人不知道,但是周晴自己却是十分的清楚,新龙集团哪里有什么科研团队啊?

    新龙集团到现在所推出的所有产品,都是彦枫一个人研究出来的东西,而且一共也才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对此,周晴也只能说一句,妖孽的人生,无须解释了。。

    y军区,一间会客室里面,一身军装的严东平站在那里,而在他的面前,则是一个和他容貌有着六分相似,不过少了几分戎马气质而且略微年轻一些的中老年人,这个人便是严东平的弟弟,严岳的父亲严西来了。

    严西来和严东平是兄弟,不过所掌握的资源却比严东平少了很多,自从早年投资失败之后,他便几乎没有什么权利了,当然了,家族继承人什么的,更是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而这么多年来,严西来也早就成了一个老纨绔了,凭借着家里面给的那些生活费,包养两个大学生,玩几个情人什么的,过的倒也逍遥自在,而严西来对自己的这个大哥也是有几分畏惧的,如果不是必要,他也不可能找过来的。

    不过实在没有办法,因为他儿子丢了,打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上哪里去了,而严东平也是瞪了一眼自己这个不成器的二弟,才开口道:“是不是又被人追债了?”

    他自然知道,没有什么必要的事情,这个弟弟根本不敢来见自己,而根据严西来的一些记录。。这次因为赌钱被人追债的可能性最大了,严西来听到了严东平的话,立刻便摆了摆手,道:“不是这个事情,是严岳他丢了。”

    严东平听了。也是愣了一下,道:“丢了?怎么可能呢?给他打过电话吗?”

    “打过了,显示电话已经关机了。”

    严东平听了,道:“我来问问。”

    严东平说着,直接打给了严岳的一个直属上司,很快的。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一个沉稳的声音道:“司令员,有什么指示?”

    听到了这声音,严东平道:“我想问问,严岳严中尉现在在哪里?”

    “报告司令员。严中尉自己他手下的几个兵都神秘失踪了,应该是主动离开了军营,去办一些私事,但是却没能回来。”

    严岳听了,脸色微微一变,道:“真是胡闹!有人知道他的去向吗?”

    “据说是去找一个名叫彦枫之人的麻烦了,而且在c市也确实发生了军队和警方冲突的事件。。我已经让人沟通c市警察局,询问过一些情况了。”

    听到了彦枫两个字,严东平的脸色顿时一变,他可是请粗的记得,自己的老上司加上好朋友花文成是为什么死的,他因为孙子的死,而直接前往c市去找那个名为彦枫之人的麻烦,被s省坐第二把交椅的何英杰拦了下来。

    而事后没有多久,花文成便死了,而追查的时候。虽然彦枫这个人的动机最大,但是却没能找到任何的证据,当时严东平都想着拿下彦枫,替花文成报仇呢,只不过当时白雨邢开口。打消和何英杰的这个念头。

    毕竟白家虽然在京城来讲,算不上什么庞然大物,但是对于严东平来讲,却是招惹不起的存在,加上彦枫背后又有着何英杰出头,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确实奈何不了彦枫,纸自然是包不住火的,后来何英杰通过一些蛛丝马迹,也终于可以确定,彦枫便是凶手了。

    不过那时候,距离花文成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于这个老上司的死,他也不是太放在心上了,为了一个死人,冒着得罪何英杰和白家的危险对彦枫下手,确实有点不值当的,所以这件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没想到自己竟然再次的听到了这个名字,而且是自己的侄儿主动找人家的麻烦,顿时,严东平拍死严岳的心思都有了,得罪谁不好,去得罪彦枫?花文成怎么死的?因为他孙子得罪了彦枫,直接被彦枫打成了残废,然后花文成去找彦枫的麻烦,最后死了。

    现在的情节,和花文成死前何其相似?瞬间,严东平便做出了决定,到时候绝对不得罪彦枫,至于自己的那个侄儿,一个只知道闯祸的废物,便任由彦枫处置吧,只要不死就行了!

    想着,严东平开口道:“那c市警方怎么说?”

    “据说严岳是被一批特种兵带走了,听他们的描述,感觉很像是飞龙或者东方神剑特种部队。”

    听到了这个属下的话,严岳脸色再次一沉,竟然连特种部队都牵扯进来了,这个彦枫果然不简单啊,不仅仅在地方政府方面有着浑厚的背景,甚至在军队方面,也有着一些特殊的背景,不然怎么可能调动特种部队出马?

    要知道,特种部队的人员可比普通军区的人员严谨的多,他们不可能像是严岳那样,为了办点私事,带着武器和士兵便私自行动的,除非彦枫的身份确实值得一批特种部队去保护了,而这种身份,往往是严东平自己都是要忌惮两分的。

    接着,严东平便开口道:“那批特种兵现在在什么地方?有线索吗?”“在五环山,只有一百多人,不过各个都是精英,要动手吗?”

    严东平听了,道:“不用,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准私自行动,明白吗?”

    “是,司令员!”

    “好,先就这样。”

    严东平说着,便挂断了电话,从sy军区到c市并不算远,三四个小时之后,一辆看上去普通的红旗车停在了彦枫别墅外面,而接着,一个人高马大的司机从车上走了下来,然后他直接跑到了车门的另一侧,替严东平开门。

    接着,严东平便从车上走了下来,接着那个司机便替严东平按下了门铃,严东平和那个司机都没有穿军装,甚至开的车都是外表很普通的车子,其原因,自然是怕彦枫误会了,他这次,是以一个大伯的身份过来,替严岳说上两句话的,希望彦枫能够给他这个面子,放了严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