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 草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可以说,没有一样说的过去的,就算儿子手被砍了,兰德也不可能让女儿嫁给这种人的。

    而武慕来到了兰慧欣家门前,接着便看到好几把锁链把车子轮胎锁了起来,而就在不远处,几个一看就不三不四的年轻人正倚靠着几颗大树站在那里,嘴上叼着一根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不用说,肯定是这几个家伙把轮胎给锁上了。

    武慕的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怒色,不过今天是自己大喜的日子,如果不是必要的话,武慕并不想大动干戈,随即武慕便上前几步,开口道:“哥儿几个想怎么玩?”

    听到了武慕的话,一个小混混把烟头撇下,道:“谁和你是哥儿几个?不过玩是当然要玩了,是我们大头哥和兰慧欣那婆娘玩。”

    饶是武慕已经经历过了不少事情,没有十七八岁时候那么冲动了,也是感觉心头一阵怒火,接着他直接便道:“你们是要和我过不去了?”

    这个时候,一个极为难听的声音道:“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大头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从来不胡乱欺负人的!”

    而话音落下,一个只长了一只眼睛头大如斗的胖子走了过来,这个胖子身高接近一米八,体重也不轻,而一颗脑袋的话,却足足有正常人的两倍大小,无怪被人称为大头哥了,而武慕也是看向了大头哥,然后开口道:“那你无缘无故找上我,是什么意思?”

    大头哥听了,道:“你确定是无缘无故?”

    大头哥说着,从身上取出了一张欠条,然后开口道:“兰慧欣的弟弟,兰慧剑,赌钱输给了我二十万,他也还不上,当时我是想按规矩来,把他的手给断了的,不过这小子为了自己的一只手,把自己的姐姐推销给我了,说欠我那二十万就当礼金了。

    只要我不砍他的手,他就把姐姐嫁给我,现在,我来带自己老婆走,不行吗?”

    听到了大头的话,武慕脸色一变,在大头的手上,白纸黑字写着,兰慧剑欠了人家二十万,不止如此,上面还有签名外加手印,这是绝对无法抵赖的,随即武慕道:“你等等,我让兰慧剑出来和你对质!”

    此刻武慕心中也是把这个小舅子给恨透了,赌钱输这么多钱不说,还把自己的亲姐姐拖下水,简直就是畜生不如,这个时候,兰德声音有些颓废,道:“这个畜生已经被我带出来了,大头,我儿子输给你二十万,我可以先还你十万,剩下的,等我们把房子卖了把钱凑齐了就给你。”

    大头听了,道:“我大头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行,你先还十万,剩下的我可以宽限你几天。”

    兰德听了,对兰慧欣道:“慧欣,去把家里的银行卡取出来,然后到镇上取钱去吧。”兰慧欣听了,准备回去了,而这个时候兰慧剑道:“等等。”兰德见了,心中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道:“怎么了?”

    “我我把家里的钱都输了”

    兰德听了,身体一个不稳,差点就直接一头栽倒,怪不得这小子这次输了这么多,原来是把家里的钱全都拿出去赌了!

    真是不可救药了,而此刻,彦枫也是看着这一幕,如果纯粹是大头仗势欺人的话,彦枫早就出手了,但是看上去,貌似不是这么一回事情,是兰慧剑自己找上门输钱的,而大头从过来到现在,也一直没有什么过分的表现,并不像是一个纯粹的恶霸,反而有几分草莽英雄的气质。

    当然了,仅仅是气质而已,大头的长相注定让他只能有几分英雄的气质,却不可能是英雄了。

    而兰慧欣也是急忙扶住了自己的父亲,脸上也是闪过了一丝绝望之色,家里的钱一分都没了,难道真的让把自己二十万卖给那个大头?不,绝不!即便兰慧剑被砍手,自己也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相貌丑陋的残疾男人!

    这倒不是兰慧欣自私,只是正常的想法而已,现代社会男女平等,又不是古代,家里的女子完全就是附庸和牺牲品,为了家中的男子,女子可以随意的牺牲,现在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情了,两者完全是平等的,兰慧欣为什么要因为兰慧剑的错误而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除非是关系特别好的姐弟才可能如此,当然了,如果关系真的好到了那种程度,作为一个弟弟,即便被砍了手,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姐姐嫁给那么一个人了。

    而大头则是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既没有动手的意思,也没有放过的意思,而兰德身体也是稳了稳,才再次对大头道:“大头,你也看到了,钱我们现在是还不上了,能不能再宽限几天?”

    听到了兰德话,大头道:“你觉得宽限几天你们家就能凑齐那二十万?如果还不上,要么把兰慧欣嫁给我,要么就砍掉他一只手。”

    大头说着,指了指兰慧剑,兰慧剑听了,立刻开口道:“不要,不要砍我的手!”

    这个时候,兰竹开口道:“你们这么做事犯法的!”

    大头听了,抬头扫了兰竹一眼,淡淡道:“你跟我**律?欠债还钱难道不是天经地义?要不,我们就走法律途径?

    我大头也读过两年书,我要是直接告你们,这房子先得抵押用来还钱,然后那小子也得进监狱里蹲个二十年,我大头钱不多,朋友倒是不少,特别是监狱里面那些朋友,我要他的一只手,在监狱里面更容易!”

    听到了大头的话,兰竹也是脸色一变,她一直以来,接触的都是一些比较有身份地位的人,无论是谁,都不可能用这种无赖式的语气和她说话的,偏偏大头讲的还有几分道理,即便是兰竹这个高材生都辩驳不了。

    而兰德听了,叹了口气,道:“大头,咱们不管什么法律,就按道上的规矩来,这小子交给你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