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重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群山环抱的山城晨雾弥漫,几个起得早的少年正在中学cāo场里锻炼身体。

    “哎呀——”一个正在做俯卧撑的少年跌在地上,发出一声惊叫,张开的嘴咬了一嘴的泥巴。

    看着少年的窘态,旁边几个跑步的小子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呵呵,竹竿,泥巴好吃吗?”

    “肯定好吃,要不竹竿会咬这么大一块?呵呵。”

    少年连嘴里的泥土都没吐出,茫然而惊恐地打量:“这是哪里?我怎么啦……”

    良久,他才吐出嘴里的泥巴,慢慢站起来,打量着四周,透过雾气看到了远处学校的门楼和不远处的篮球架,又想起刚才伙伴喊自己的绰号,他自言自语道:“竹竿?这是我小时候的绰号啊?难道我重生了?我回到了少年时代?”

    这时,一个年纪明显大几岁的男青年拍着篮球命令似地喊道:“竹竿,过来打球!”

    他脱口问道:“你叫我?”

    对方笑了:“呵呵,郭拙诚,不会摔一下就傻了吧?别磨叽了,快点!”

    头脑稍微清醒了一些,两世记忆重合在一起了,他知道了自己时代、地点,也知道了对方是谁。他说道:“不打!”接着,他试探者说了一句,“蔡小军,你不陪你的玉梅?”

    蔡小军大惊失sè,慌乱地冲过来,先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但很快又换成一副哀求的神sè,说道:“竹竿……,不,郭拙诚,我喊你大哥行不?你行行好,求你别说出去。绝不能让我爸知道,他会打死我的。拜托!”

    郭拙诚抑制住内心的狂喜,微笑道:“行。我保证不说。……,我看好你们。”

    蔡小军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郭拙诚的背影,目光又是害怕又是激动……

    走了大约一百米,郭拙诚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呆立在原地的蔡小军以为郭拙诚是在嘲笑他,低声而恨恨地骂道:“草,你小子记着,竟敢拿这个威胁我?咦——,他怎么知道我和玉梅好?我们从来没有告诉过谁啊……”

    郭拙诚狂喜的当然不是自己抓到了蔡小军的把柄,他狂喜的是确认自己重生了,从蔡小军身上验证了自己真的能“预测”未来!

    蔡小军不顾两家的世仇和王玉梅家的贫困,毅然追求她。这件事是到现在只有他俩自己知道,直到五年后他们双双考上大学,又经过了一番抗争,两人才喜结良缘。

    如果不是重生,现在的郭拙诚是不可能提前知道这件事的。

    兴奋的郭拙诚差点高歌一曲《得意的笑》。难抑激动之情的他就在马路边上痛快淋漓地打了一套“永chūn虎狼拳”。这套拳法是前世从岳父那里学来的拳,主要用于养生。现在的他凭这记忆打拳,每招每式都记得清清楚楚,只可是现在弱小的身体还不太适应前世的打法,稍一用力就感到酸痛,动作必须尽量柔和一点。

    身上的酸痛并没有减少他的兴奋,一路上他不断地告诫自己:淡定!淡定!保持淡定!

    看着雾蒙蒙的天空,打量着没有几栋高楼的县城,郭拙诚感到很亲切。回家必须经过一段在马路上自发形成的菜市场:农民很早就肩扛手提着农产品、鸡蛋、鸭蛋什么的摆在路边,周围的市民在这里挑选着价格比城中心低、质量比城中心好的物品。以前每次经过这里,郭拙诚都对这里喧闹的人群、地上无处不在的垃圾深恶痛疾。

    可今天,他觉得这里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他的目光在他们脸上扫视着,似乎想从他们中找出一二个熟人来,以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当然,他不可能蠢到告诉真相。

    突然,他的目光停止了移动,固定在路边一张jīng致的俏脸上,嘴里吸着丝丝凉气。

    感到有人在盯着,女孩抬起头来,脸布寒霜。等看清郭拙诚的样子后,她只愣了一下,反而露出满脸的笑容,问道:“小弟弟,你买山药吗?”

    声音既脆又甜,容貌既娇又美,就是这句话让他无语:“小弟弟?她喊我小弟弟?”

    这时,他身后传来一句流里流气的声音:“大哥,就是她!我没说错吧,你看,她多靓!绝对可以当我们的新大嫂,嘿嘿……”

    一个光着膀子的家伙将有点发愣的郭拙诚往旁边一推:“小杂种,滚开!她的山药我们全包了,不卖!”

    一个被众混混簇拥的家伙大叫道:“哇!真靓啊,要**有**,要脸蛋有脸蛋。她,就是你们新的嫂子了!小妹妹,我们玩玩?”

    女孩又害怕又愤怒,水汪汪的眼眶里涌出两行泪水。她不知所措地往后退,但又舍不得那一篮子山药。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人冲了过来,大声喊道:“你们干什么?光天化rì之下不许耍流氓!你们再不走,我就叫公安来抓你们!”

    “哈哈,叫公安?行啊,你叫啊。”光膀子的家伙突然举起拳头朝这个青年面门击去。

    随着一声惨叫,出头的青年一下倒在地上,鼻子里鲜血直流,身体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混混们犹如看到了jīng彩的电影,一个个夸张地狂笑起来,前倾后仰地:

    “就这怂包还想英雄救美?笑死人了,哈哈……”

    “敢破坏我们勇哥的好事?怎么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一个混混对围上来的人吼道:“滚!都给我滚开。否则,要你们好看!”

    现在的人还没有前世的胆小,也没有前世那么世故,他们一个个瞪着愤怒的眼睛慢慢围上,一个老人还对着为首的混混叱责道:“李建勇,别给你爸丢脸了,你爸……”

    李建勇恶狠狠地瞪着老头,打断他的话道:“老东西,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给老子滚!”

    那个仗义而言的老头胆怯地低下了头,慢慢地往后退。其他人听到李建勇的爸爸似乎是大人物,大家也心虚了,不敢真的冲上去打抱不平。

    光膀子的家伙很得意,几步冲到围观者面前,唾沫横飞地吼道:“勇哥叫你们滚,你们没听见吗?那好,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我周大爷的厉……”

    话音未落,人群中突然飞出一块砖头。砖头的速度如此之快,正得意的他来不久躲闪就被砸中脑袋。随着一声闷响,一股鲜血从他的额头上喷出,人连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谁?有种给老子站出来!”一个穿T恤的混混大喊道,和另一个混混一起朝砖头飞出来的方位冲去。

    一块砖头又从另一个方向飞来。一个少年的声音大喊道:“打流氓!打啊——”

    这块砖头狠狠砸在这个穿T恤的混混胸口上,这家伙啊哟一声倒在地上。

    显然受了这两块砖头的鼓舞,也受那声高喊的蛊惑,刚才敢怒不敢言的围观者一下勇敢起来。砖头、石块和垃圾一起砸向了他们,几个青年农民更是手脚并用,痛打落水狗。

    被混混簇拥的李建勇惊恐地大喊道:“别打了,住手!我爸爸是李县长李岗——”

    打得兴起的农民现在可不管你是县长的爷还是县长的崽。好不容易有一个发泄的机会,这么多人又不可能知道谁打的,所以没有一个人住手,直打得混混们哭爹叫娘、狼狈而逃,看不到那些家伙的身影后,他们还意犹未尽地站着那,一个个兴奋莫名。

    郭拙诚并没有加入痛打者的行列,他被李建勇虚张声势的喊声吸引了,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事与它有关,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他爸爸是李岗?县长?到底是那件事呢?”

    在前世的记忆里“寻找”了好久,郭拙诚终于想起了一件与这个李建勇有关的事情,随即激动起来。

    在这一刻,他想起了这件事的恶劣影响、想起这件事给父亲产生的巨大压力、也想起这件事真相大白后引起的官场大地震。

    将这件事在脑海里仔细地梳理了一遍后,郭拙诚一边朝家里走去,一边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前世的一首歌《得意的笑》:

    “……得意的笑,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得意的他不知道有一双美丽眼睛在悄悄地注意他,她一边偷偷地记着什么,一边又狐疑地思索着什么……

    郭拙诚想起的这件事就是震惊全省乃至全国的大案要案:“217灭门案”!

    这起灭门案既是一件灭门案,也是一件碎尸案。案件发生在四个月前,案发地点在离县城约二十公里的深山里。一家猎户全家四口人全部遇害,家主和他十五岁的儿子被人碎尸,女主人和她十八岁的女儿被割掉**和下身,家里被抢劫一空。

    一时间人心惶惶,谣言四起,甚至传出了深山里有几股土匪的传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