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假冒父亲的批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令人发指的案情引起了上级各级zhèng fǔ的重视,也引起了各级官员们的震怒。省委书记阳铭同志亲自批示:令宜贡地区公安局和水甸县公安局联合办案,限三个月内侦破。严惩凶手,还死者以公道,还人民以平安。逾期未侦破,相关责任人就地免职。

    限期破案很不科学,也彰显了当权者的横蛮,但高官们乐此不疲。因为这一招能让手下敬畏,能转移群众的怒火和视线,能用倒霉者分担自己身上的压力,有时候也能催促下级提高责任心加快侦破速度,等等。

    既然有这么多好处,高官们何乐而不为?

    郭拙诚的父亲郭知言即是这道批示的受益者,也是这道批示的受害者。因为此案没有在三个月期限内侦破,原主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随着原县公安局局长、政委、几个派出所所长以及地区公安局的几个倒霉领导一起被免职,在远离县城的一个镇里当区委书记的郭知言被破格提拔为县委副书记,坐上梦寐以求的县领导宝座,主管政法系统。

    随之而来的就是无穷的责任和巨大的压力。按照前世的历史,两个月之后父亲和新公安局局长王chūn熙成了第二批倒霉蛋,也是最后一批因这个案子降职的倒霉蛋。限期破案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一直限期下去,只要群众的视线转移到其他方面就可以适可而止了。

    父亲郭知言被降职到县城关镇当一个无权无势的副镇长,看似只比提拔前的级别低一级,但实权小了无数倍。辛辛苦苦的努力,换来的却是黯然离开。

    案子之所以难以侦破,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线索太少:猎户一家独自住在深山里的一道山腰上,2月17rì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离案发时间过去好几天了,腐烂的尸块上找不到任何指纹。

    公安干jǐng想尽了各种办法却毫无头绪,最后只能从寻找猎户的仇人入手,只要与其生前有一点间隙,不管时间久远,这些人都一律抓进拘留所进行一一甄别,周围的混混也都被抓进去严刑拷打了一番,但案情没有任何进展。

    “217灭门案”最后之所以水落石出,是被四年后另一件案子无意牵扯出来的:一个地区领导的纨绔子弟争风吃醋中失手打死了另一个纨绔子弟,为了争取立功以逃脱死刑的惩处,他在审讯中检举揭发了这件事。

    让人们没有想到的是,这起灭门案的凶手竟然是六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他们都是县级地级官员的子弟。这群衙内在山上游玩的时候遇到猎户,向他索要刚捕获的獐子以烧烤,猎户以妻子大病未逾需要吃好的而不答应。感觉丢脸的一个衙内打了猎户几个耳光,猎户平时抓狼打豹宁折不弯,和家人一起愤而还手。衙内们恼怒之下用刀子捅死了猎户,然后杀人灭口。事后还凶残碎尸、营造寻仇、强jiān、抢劫的假象,再逃离现场。

    李建勇就是其中的一个凶手。李建勇的父亲李岗是副县长。得知儿子的罪行后,他吓得脸都白了,和同样惶惶不可终rì的其他罪犯父母一样,建立了同盟,统一了口径,并一致决定将他们送到部队参军。

    同时,在这些官员暗中阻拦下,加上线索渺茫,案情自然一直毫无进展。

    案情大白后,六个凶手被枪毙了三个,另外三个因为年龄不够十八岁而判处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其中一个凶手还在部队因表现好而提了干当上了连长。他们的父母因为窝藏、包庇、知情不报等等罪行被开除公职、被判刑。倒霉的还有十几个被拖下水的官员。

    郭拙诚的父亲和好些官员因为填补这些官员留下的空白而逐第上位,花了整整六年才重新成为了县委副书记。

    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马上要进部队,安全了,或许真的在家憋闷了,沉寂了好久的李建勇今天出来游荡游荡,不想又闹出了这件事,当然,这件事在他们看来完全是一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就是当时在场的人也没有多想,毕竟当时混混调戏不成还吃了很大的亏。

    可惜的是,他们遇到了重生而来的郭拙诚,最倒霉的是李建勇的喊声让郭拙诚回忆起了“217灭门案”,这样一来,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郭拙诚一边慢慢往家里走,一边思考着:“怎么让破获这件案子的首功落在我爸头上?怎么让他相信李建勇就是凶手之一,而不让他对我产生怀疑?”

    不知不觉地回到家中,母亲田小燕一把扯住他,叱责道:“拙诚,你走路怎么慢吞吞的,跟老头子一样?快去洗脸!等下你爸还要去地区开会呢。”她伸手在郭拙诚的身上拍了几下,埋怨道,“你看你,都多大了,还搞的一身灰。快点!”

    父亲郭知言从书房出来快速地整理着公文包里的文件,一边思考着什么。抬头看了儿子一眼,没有说话,顺手将公文包扔在沙发上,走到桌边抓起包子就往嘴里塞,脸上难掩疲惫之sè,眼里闪过一丝焦虑。

    郭拙诚百感交集地看着前世已经不在的父母,正想安慰父亲几句。不想母亲抓住他的手往洗手间一推,厉声道:“小兔崽子,快点进去洗簌啊,煎鸡蛋冷了就有一股腥味。”

    当他上完厕所、洗完脸出来的时候父亲已经不在家,他急忙问道:“妈,爸呢?”

    母亲田小燕看了儿子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去地区开会去了。王局长在下面催,就拿了两个包子,连粥都没喝,催命鬼似的。哎,你爸这副书记不当也罢,还不如当区委书记轻松得多。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你爸……”

    接着,她惊讶地看着儿子,问道:“你不是不喜欢跟你爸说话吗?平rì他问你你都不说话,今天怎么主动关心起他来了?”

    郭拙诚一阵汗颜,心里更一阵无奈:爸到地区去了,刚刚在路上想好的计策自然无法执行,只能重新想办法。

    他朝妈妈笑了一下,拿起包子快速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道:“妈,你就放心吧。好人自有好报,爸爸没事的。肯定会让那些看他笑话的人大吃一惊。”

    田小燕发现儿子懂事了,似乎知道为父母担忧了。她欣慰地笑了笑,说道:“你说的没错。菩萨会保佑你爸这种好人的。儿子,多吃点,这两个煎鸡蛋你都吃了。慢点,慢点,谁也不会跟你抢。”

    他吃饭的动作很快,但因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又天天锻炼,饭量很大,当他吃完的时候,母亲也正好吃完。

    趁母亲进厨房洗碗的时候,郭拙诚快速闪进父亲的书房,从抽屉里拿出一叠上面印有“**水甸县县委办公用笺”的办公稿纸,再翻出父亲的一本笔记本,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笔迹,稍微想了想,拿起笔筒里的钢笔,在稿子上唰唰地写了起来。写完,他小心地把这张纸撕下来,仔细折叠好放进裤袋里。

    “妈,我出去玩。”郭拙诚对着厨房喊了一声,在母亲反应过来之前匆匆离开。

    走在去公安局的路上,郭拙诚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来犹豫了一下,再转身朝县委办公大楼走去,紧接着就跑了起来。他跑的样子很奇怪,双腿的动作极快,腿提得很高,但前进的速度却很慢,就如跑步之前进行的热身动作。等额头出汗之后,他才进了县委大楼。

    走到值班室,他气喘吁吁地对值班的女同志说道:“阿姨,我是郭知言副书记的儿子,我叫郭拙诚。我爸去地区开会,他让我到他的办公室拿换洗的衣服,麻烦你帮我开一下门。”

    官员一般在办公室留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遇到从外面脏兮兮地回来可以更换,以在他人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和jīng神状态。

    女同志认识郭拙诚,看他汗流满面,关心地说道:“你怎么啦?满头大汗的。”

    郭拙诚讨好地笑道:“别人约好我去打球。跑步来的,热死了。”

    女人笑了笑,打开铁门柜,拿起一串钥匙。

    郭拙诚一进门就将办公室的吊扇打开,说道:“阿姨,你忙,我吹一下风扇,休息一下就下去。我自己会把门带上的。”

    女人不疑有他,说道:“那好,阿姨下去值班了。走的时候你一定要记得关好门。”

    等女人一离开,郭拙诚立即开始寻找有关文件。桌面上?没有!抽屉?打不开!书柜里?全是书!

    不死心的郭拙诚到处寻找,最后终于在办公桌旁边的矮机上找到了两个文件夹,硬皮文件夹上分别标注着“未处理文件”和“已处理文件”。

    “未处理文件”夹里空空如也,“已处理文件”夹里有几个文件。他急忙拿出来翻看着。等看到那件《关于水甸县公安局《关于申请加强我县刑侦力量的报告》的批复》,特别是看到上面有父亲昨天的批复时,郭拙诚大喜,连忙将这个文件扯了出来。

    他拿起桌上的钢笔,先在纸上点了点,见颜sè一致,马上将父亲批的字唰唰地涂掉,然后认真地写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