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失态的副局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拙诚在她肩上拍了拍,说道:“你放心,我来搞定。”

    被一个小孩当下属一样地拍肩膀,俞冰没有感觉什么不妥,或者说此时的她早已经不在乎这些,甚至她根本没想到这些。

    她只轻轻地说了六个字:“治安股俞股长。”

    郭拙诚笑了笑,走了,手里拿着那根电击棍。他在审讯室的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收尾工作自己没有必要掺和。

    他现在还有一件事必须尽快做:设法联系父亲,统一口径!

    走出门,走廊里果然没有看见那个男jǐng察马兴宇。直到出了大楼,才看见马兴宇正和一个同事在聊天,两人吞烟吐雾好不快活。

    郭拙诚一脸苦巴像,拿着电击棍对马兴宇道:“我只打了他三下,他就鲜血直流。这玩意怎么这么厉害?……,你去审吧。”

    “什么?你打他了?还开了电?”两个jǐng察大吃一惊,双双对视一眼,马兴宇的同事说道,“老马,刚才队长说了,要我们去看看现场。你去不去?”

    马兴宇感激地看了这么快就想出借口的同事,说道:“去!当然去,领导的安排怎么能不执行?”似乎他审问李建勇就不是领导安排的。

    看着马兴宇他们匆匆离开,郭拙诚冷笑道:“傻13!”

    郭拙诚没想到的是,那马兴宇他们远离他之后也异口同声地骂道:“蠢驴!”

    走到行政办公楼值班室,郭拙诚对里面两个正闲聊的女jǐng察道:“你们好。请通知治安股俞股长前去审理李岗副县长的儿子李建勇一案。马兴宇因为担心得罪李副县长而请假。”

    两个女jǐng察惊讶地看着郭拙诚:这话说的也太直了吧?不过,看到郭拙诚是一个孩子,这么直来直去也可以理解。

    其中一个女jǐng察盯着郭拙诚问道:“你是谁?谁叫你来的?”

    办公室的另一个人认出了郭拙诚的身份,赶紧答应道:“好的,我立即通知他。”

    当郭拙诚离开后,那个茫然不解的女jǐng察问道:“他是谁啊?你怎么信他的?”

    “你啊你,郭知言的儿子都不认识?活脱脱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另一个女的说道。

    “他啊,怪不得大模大样的。好像爸爸。东北人就是比我们川昌人高大。”

    ……

    郭拙诚推开副局长罗虎的办公室门,说道:“罗局长,我来了。”

    罗虎放下手里的报纸,看着他问道:“怎么这么快?案子审完了?”

    郭拙诚说道:“早晨发生的案子几乎没审,你的手下马兴宇害怕李建勇的父亲,不敢审,跑了,就剩俞冰一个。我就自作主张让她叔叔去了。听说他是什么股长,我想当官的应该不会像马兴宇一般胆小了吧?”

    罗虎暗笑,嘴里说道:“是那家伙滑头,估计是认为这案子是小案,不屑审问。让俞股长审也好。……,你怎么不听了?”

    郭拙诚很无辜地样子说道:“想不到这案子让你们这么为难,我就不听算了。不过,我看俞冰的样子好像是从李建勇的身上问出了另一件案子的线索。”

    罗虎哦了一声,心里不以为意,心道:那家伙仗着他父亲是副县长,做的坏事多了,估计你问出的也是一些偷鸡摸狗的事,也只有你这小子和俞冰那种傻妞才有兴趣。

    郭拙诚突然说道:“罗局长,我觉得我爸爸在文件上的批示真是英明。”

    罗虎开始没明白什么意思,见郭拙诚似笑非笑,心里一动,看着郭拙诚问道:“审出了一件什么案子?”

    郭拙诚说道:“什么案子?你现在最希望破的什么案子?我爸批示的又是什么案子?就是它!”

    说到后面,他的语气明显有点急切。当然,他的激动是装出来的。

    罗虎的眼睛一下瞪的溜圆,喘着粗气问道:“‘217灭门案’?你是说找到了‘217灭门案’的线索?”

    郭拙诚道:“罗叔叔,你不知道你这么瞪着眼睛吓死人吗?都是白眼珠子,好恐怖。……,不是这个案子,我跑上来说我爸爸的批示英明干什么?呵呵。”

    罗虎噌地一声站起来,手指着郭拙诚一字一句地问道:“你——没——骗——我?”

    郭拙诚笑了笑,没有理会罗虎那副要吃人的样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办公桌上的东西,拿起那个明显出自军队的军绿sè搪瓷茶缸,突头突脑地说道:“缸子这么大,满满一杯开水恐怕一个人喝不完吧?”说着,他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着快要发飙的罗虎,等罗虎眼里闪过一丝迷惑后,又说道,“我只是按照我爸的批示问了几句,问问他这个干部子弟干了什么坏事,谁知道一下真的问出了线索。你可不要认为我……”

    罗虎飞也似地跑了,带起的风将桌上的报纸吹落在地。出门的时候,回头吼了四个字,道:“老子不蠢!”

    郭拙诚笑了笑,知道对方明白了自己刚才说的两个意思:一,公安局是按照郭副书记的思路调整破案方向的。二,破获这件案子的功劳太大,不是谁一个人就能吞下的。

    等罗虎的脚步声消失后,郭拙诚将办公室的门轻轻关上,迅速走到办公桌前,摇了摇摇把,拿起电话后说道:“你好,请帮我转接地区行署传达室。”

    “什么?”里面一个女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里面说话的是一个孩子,但她随即说道,“地区行署传达室?你稍等。”

    过了大约十几秒,里面传来一阵振铃声,然后一个老头的声音传来:“你找谁啊?”

    郭拙诚客气地说道:“大爷你好,我是水甸县县委领导的家属,请问水甸县县委副书记的车到了吗?……,哦,如果他们来了,麻烦你转告县委副书记郭知言同志,他家里出了大事,请他马上打电话回县公安局罗虎……,什么,车到了?好,我等着。”

    “太好了!太及时了!”郭拙诚高兴得将手高高举起:“老天,我太爱你了——!”

    没有几分钟,里面传来郭知言的声音:“我是郭知言,谁找我?”

    郭拙诚马上说道:“爸,是我找你。你别急,家里人都好,没事。但我有事要告诉你,但请你务必保持镇定,不能有丝毫激动。第一,‘217灭门案’已经破了,一个凶犯已经落网。第二,公安局王chūn熙局长的儿子与此事有牵连。第三,你务必记住你今天早上在地区《关于水甸县公安局《关于申请加强我县刑侦力量的报告》的批复》的文件上是如此批示的:……‘217灭门案’在今天已经过去四月有余,……,祝你们成功。”

    背完自己在文件上写的文字后,不顾父亲的发呆,郭拙诚继续说道:“其他的内容记不住没有关系,但等下地区领导询问你有没有新思路时,你务必将‘建议我们重新调整侦破方向,案由不是寻仇、强jiān和抢劫,而是一起突发案件……’,这段话的中心意思向领导说清楚。我的话完了,爸,你有什么要问的吗?时间紧迫,不用等多久,这边罗虎就会打电话到地区公安局汇报案情获得突破xìng进展。”

    郭知言似乎还在云端里,郭拙诚几次催促下还是没回过神来。郭拙诚又说道:“爸,请你相信我,这是真的。难道我会拿爸爸你的前途开玩笑吗?”

    郭知言良久才骂了一句:“兔崽子!”骂完,他狠狠地扣下了电话。“兔崽子”这三个字里面到底包含了多少内涵,连郭知言自己都说不清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