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做点事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拙诚轻轻地将话筒放回座机上,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重生以来做的第一件大事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有一个完美的收官。

    他如虚脱了一般坐在地板上,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得意地笑了,就如一只刚刚偷吃了小鸡的狐狸。

    “呵呵,我真的能改变历史!爸爸不但没有如前世那样被降职,还得到了侦破这件案子的最大功劳。或许还能官升一级吧?他现在的心情怎么样?呵呵……”

    郭拙诚干脆躺倒在地,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

    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哼着一支小曲,不慌不忙地走出了大楼,走出了公安局大院。

    在县委传达室那里拿到寄存在那里的衣服后,回了家。

    母亲田小燕看着儿子手里拿着的衣服,奇怪地问道:“你把你爸的衣服拿回来干什么?不是昨天才拿过去的干净衣服吗?”

    郭拙诚将衣服扔在衣篮里,说道:“再洗洗,洗掉一点霉味。”

    母亲哭笑不得,说道:“胡说八道什么。今天怎么不和你的那些朋友去玩,不会在家看书吧?那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郭拙诚点头道:“妈,我还真的想看书。不过我不想看初中的书,我要看高中的书。”

    母亲以为儿子开玩笑,说道:“行了,别说瞎话。就是你记xìng再好,一个初一学生怎么可能看懂高中生的书?”

    郭拙诚说道:“多看看不就懂了?妈,给我钱,我要去买高中教科书。”

    母亲摇头道:“不行。你拿你的压岁钱买就是,谁知道你能坚持几天?等下买回来看不了三天就扔了。再说,现在新华书店哪有高中教科书买?”

    郭拙诚笑道:“妈,就打发一点吧。爸爸回来给我奖金的话,我可以不……只要一半。”

    母亲也被儿子的无赖逗笑了,说道:“你爸干嘛要奖励你?就因为你帮他把干净衣服拿回来?行,只要你真的是买书,不是去乱吃掉花掉,妈就给你钱。要多少?”

    郭拙诚随口说道:“一百元,要是没有,五十也行。”

    母亲随手就在郭拙诚脑袋上敲了一下,骂道:“什么时候这么大手大脚了?你以为家里印钞票啊。还一百,五十,没有!最多二十。一本书也就五毛六毛的。”

    从母亲手里夺过尚有余热的钞票,不顾母亲看在钞票上那两道依依不舍的目光,他马上进了自己的房间,得意地搓了搓。要知道现在一个工人的工资才四十元左右。像他家省吃俭用一个月也就能存十元左右而已。如果不是因为理由正当,以前他又不怎么伸手问父母要钱,今天他肯定要不来这么一笔巨款。

    当然,在这里郭拙诚又玩了一个小计策:漫天要价,把目标说得很大很大,坐地还钱的母亲果然上当,不忍心砍太厉害而大方了一次。

    拿了母亲的二十元,又从自己床上的枕头里掏出所有积蓄,数了数,所有的钱加起来竟然高达八十多元,这让郭拙诚很是自豪也很得意:八十元比前世一千元的购买力不会小,拥有这些钱的成就感更是前世拥有八千元所不能比拟的,绝没有现在这么充实,因为现在的人非常非常缺钱。

    这些钱不但包含郭拙诚多年积累下来的压岁钱,从父母那里“敲诈”来的零用钱,还包括郭拙诚在假rì里收集寻找废铁、废铝等废品换来的钱。

    郭拙诚现在要钱当然有他的目的。在回家的路上,他就自己今后的路想了很多,特别是现在,他觉得不能完全按照前世的路走,不能如网络小说里描述的那些重生主角一样还去学校混rì子,跟那些小妹妹玩暧昧,他想早rì拥有自己的事业。

    他觉得现在就应该开始赚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赚点钱补贴家用也好。只不过他知道现在要想赚钱的难度实在太大,改革开放还在酝酿,商品极端匮乏,交通极不发达,没有支持大量商品交易的政策和条件,他就是拥有前世的记忆也暂时英雄无用武之地。

    如果想赚大钱,非得再过几年不可,到时候在国家政策容许下,各种私营企业、个体企业如雨后chūn笋般出现,那时才是他利用前世知识大展拳脚,大把揽金的时候。

    虽然现在赚钱的难度极大,但郭拙诚还是决定到县城里到处走走,希望能凭他来自后世的眼光找到一条消磨时间又能赚点小钱的门道,用这八十多元做启动资金,能赚多少算多少,补贴一下家用也好。

    另外,他还想买点礼物上学校校长家里拜访,争取自己尽可能地多跳级,尽可能早地毕业参加大学考试。按照本来的历史,今年10月国家将宣布恢复中断十年的高考。一旦成了大学生,那他的zì yóu时间就多多了,没有人天天管着,多好!他真的不愿意跟一群小屁孩混rì子,即使那些孩子里有不少漂亮的女孩。

    因为快到吃中饭的时间,他没有急于出去,而是躺在床上回忆着前世这段时间里的事情,争取从里面捕捉到赚钱灵感什么的。

    县委副书记郭知言下车去传达室接电话的时候,心事重重的王chūn熙局长安坐车里没有下车,他一根接着一根烟地抽着,一直板着的脸沉得出水。对于郭知言这个新上任的上司,他并没有多少敬畏,一点想讨好的意思都没有,他只忙于思考自己的事情。

    车里弥漫着一层浓浓的烟雾。一直被沉闷的气氛压抑的司机连咳嗽都不敢,只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心里想着值班室老头的话:“郭书记家里出什么大事了?”

    等郭知言出门上了车,王chūn熙的脸sè才好了一些,故着歉意地问道:“郭书记,家里没出什么事吧?”

    郭知言笑道:“我老婆在家洗衣服的时候摔了一家,我那小子就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跑到罗虎的办公室打电话给我,要我回去。真是乱弹琴!”

    王chūn熙连忙问道:“不严重吧?”

    郭知言摇头道:“不严重,只是有点痛。算了,我总不能因为这种事回去。今天领导们还不知道会发多大的火,哎。”

    车慢慢超前移动,一直驶到地委办公大楼下才停车。两人下车后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公文包,然后一前一后朝里面走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