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认识火锅大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拙诚倒是很快就将钞票揣回口袋,说道:“行。那我收下了。……,不过,你赚的比我多,我就不用说谢谢了。”

    卖鱼的男子笑了笑,说道:“下次只要看到你来,我就送你一条鱼。”

    郭拙诚摇头道:“再说吧,我可不喜欢天天吃鱼。”

    大家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只能吃惊地瞪着他们:一个大人要白送鲜鱼,一个小孩竟然不稀罕,怪!

    卖鱼的男子向众人“解释”道:“他还是一个孩子,我一个大人好意思赚他的钱吗?拿了他的这十元钱,我还想不想在这里卖鱼了?你们难道看不出来,他父母肯定是当官的,到时候把我抓着去游街,说我投机倒把,我还不后悔死?”

    众人这才明白,眼里全是钦佩。一个个都佩服他jīng明、不受金钱的诱惑、不欺负孩子。

    但郭拙诚却知道他是为自己不公开卖铜钱做掩护,也是有意打压铜钱在人们心目中的期望值,减少人们的嫉妒和注意力。

    果然,郭拙诚站起身来后等待卖鱼的男子取鱼时,卖鱼的男子却将鱼篓提起来背在背上,对郭拙诚说道:“小兄弟,走,我找一条更大的鱼给你。”

    郭拙诚笑了笑,然后跟了上去。他记忆里突然想起前世这里刮起过一股外地人收购铜钱的风。虽然时候不长,但他还隐约记得。他曾经用家里的一枚铜钱换了四毛钱买了吃的。

    看到郭拙诚眼里平静如水,卖鱼男子心里一喜,脚步越发稳定。

    走过一段距离,远离了刚才那些小贩,郭拙诚问道:“大哥,能不能告诉你的名字?”

    “牟小牛。”卖鱼的男子没觉得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喊自己大哥有什么怪异,他扫了一下周围,说道,“你家里是干什么的?”

    郭拙诚脑海里一下突然冒出一个场景:一块巨大的广告牌矗立在繁华的大都市,画面上是一桌热腾腾佳肴,正中摆着一个巨大的火锅。上面是一行大字“红火火的现代生活,**辣的川昌火锅”,下面还标注一行“牟小牛秘传熬制”。

    他脱口问道:“牟小牛?你做出的是不是火锅很好吃?”难道他是前世将川昌火锅推向全国的火锅大王?虽然前世他一直在鲁河省工作生活,没有当面见过那个身价几个亿的企业家,但他听说过无数次,也看过有关他的文章。

    牟小牛说道:“火锅?还行吧,反正一年也难得吃几次。你怎么问这个?”

    无法确定是不是同名同姓者,郭拙诚笑道:“随便问问。你问我家里做什么的干什么,是不是心动了?想从这行业中捞一把?”接着,他问道,“那些人的价格如何?收购量多大?”

    牟小牛大吃一惊,眼睛死死地盯着郭拙诚,仿佛眼前的郭拙诚不是一个小孩而是一个老手。郭拙诚也死死地盯着牟小牛,凭着他的目光和刚才的表现,他心里一下认定这家伙就是前世那个将川昌火锅店遍布各大城市的牟小牛!

    牟小牛犹豫了一下,问道:“如果我到下面收集,每个铜钱只要你七毛五分钱,你愿意收吗?如果你的钱实在不多,只要我们交换的钱达到一百元以上,今后的钱你可以拖欠一段时间。”

    郭拙诚冷笑道:“你不觉得你说的这些话有点缺德,让风险全部落在一个小孩身上?”

    牟小牛不以为然地说道:“既然是做生意,分什么小孩与大人?……,我是种田的农民,除了茅草房一无所有。我就是帮你跑腿而已,大钱你赚,我只不过得一点辛苦的血汗钱。只要你能出手了,你有什么风险?”

    郭拙诚没有再争论这事,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那些人需要多少?另外,你估计你能收购多少?”

    牟小牛想了很久,最后回答道:“不知道。”接着答非所问地说道,“看他们的样子似乎钱不多。”

    郭拙诚又问:“你在这一带的人际关系怎么样,我是说你朋友熟人多不多?别人会不会相信你?”

    牟小牛自豪地说道:“我在这一带绝对说得起话,在县城我不敢保证,但在县城周围的人都相信我。我父亲在乡下的威望很高。你的意思是?”

    郭拙诚说道:“我告诉你一个赚钱的办法。不过,如果赚了钱,我们三七分成。”

    牟小牛急忙问道:“什么办法?”对于如何分成倒是没有考虑,首先必须能赚钱。

    郭拙诚凑近牟小牛的脑袋,小声地把自己刚才想到的计划说了一遍。牟小牛越听眼睛睁的越大,等郭拙诚说完,他的脑袋马上摇得如拨浪鼓一般:“不行,绝对不行,这怎么赚钱,如果搞砸了,我们就亏大了。”

    郭拙诚问道:“你亏什么了?钱由我掏。”

    牟小牛说道:“你的钱也是钱啊。这不是白送钱给别人吗?再说,我们乡下人讲究的讲信用,万一将来我们没钱支付他们,我家的脸往哪里搁?”

    郭拙诚说道:“我们支付订金给他们,先把他们的铜钱暂时拿过来,承诺将来卖出去后再补给他们一笔钱。如果我们卖出去,肯定是比收购价、成本价高才卖,怎么会没钱支付他们?如果我们没有卖出去,可以把铜钱退给他们,我们也就是损失那笔订金而已。一枚铜钱损失两毛钱,一千枚也就损失二百元。而如果我们赚了,就远远不止赚两百元,对不?”

    其实郭拙诚的办法很简单,因为手头没钱,他让牟小牛向有铜钱的家庭发放订金,每枚铜钱二毛钱,将民间的铜钱收上来。同时承诺如果卖出去了,将再补给他们八毛钱,等于是每枚铜钱的最后收购价是一元。铜钱收上来后,郭拙诚就能随时根据价格是否出售铜钱给那些贩子,以赚取最大的差价。

    如果是这样,这方法也没有什么奇妙之处,牟小牛也不会有异议。主要是郭拙诚告诉牟小牛一个新的办法。它给这些铜钱主人画了一个伸手可及的大饼、展现了一个美妙的未来。

    郭拙诚跟铜钱的主人约定:如果他在第一年未将收上来的铜钱卖出去,第二年卖出去的话,则多退给主人五毛钱。如果第三年卖出去,则在第二年的基础上又增加五毛钱,以此类推,直到到达约定的十年期限。

    十年期满,无论郭拙诚有没有将铜钱卖出去,他都必须以每枚支付五元五角的价格给铜钱的主人,将铜钱买下,两者不再存在任何关系。

    但是,如果铜钱主人中途要求收回铜钱,则需按当时的市场价格购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