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暴怒的父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母亲对自己的儿子有点不认识了。见他如此说,她只是叹了一口气就走开了。

    郭拙诚也出了门,他到外面院子里的树林里打了两趟“永chūn虎狼拳”。

    打完,通体舒泰,稍微休息一下就回家冲凉,再拿起一本小说看了起来。

    对于这种出版于特殊时期的小说,主角都是高大全,郭拙诚的兴趣并不大,纯粹是消磨时间,看着看着就朦胧yù睡。

    郭知言这时回到家中,他用钥匙打开门,看到妻子田小燕真正缝补儿子的衣服,就说道:“还没睡?”

    田小燕立马放下衣服,走过来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看见他一脸的喜sè,问道:“吃饭了没有?饿不饿?”

    “吃了。”郭知言嘴巴朝儿子的睡房努了一下,问道“他睡了没有?”

    田小燕一愣,有点奇怪丈夫今天为什么问起儿子,以为他案子破了心情好,现在就要上床跟自己亲热。她心头一暖,羞涩地说道:“还在看书呢。等会吧,嗯。”身体有点发软,稍微移近一些,肩头轻轻地靠在丈夫身上。

    谁知道郭知言却突然大声吼道:“小兔崽子!你给老子滚出来!”

    声音如此巨大,吼声里怒气冲冲,田小燕吓了一大跳,身子一抖,本就重心不稳的她一下栽在地上,双眼惊恐地看着丈夫,看到丈夫脸sè狰狞,一时间不知所措,连大腿上传来的巨痛都忘记了,脱口问道:“老郭,孩子怎么啦?”

    她脑海里迅速回忆儿子今天的所作所为,实在想不出儿子做了什么坏事:“难道黄建平把被儿子关在门外的事说给他听了?”一边扶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

    正要劝说丈夫冷静,不要吓着孩子,只见郭拙诚揉着眼睛从睡房里走出来,嬉皮笑脸地说道:“爸,你回来了?”

    郭知言指着郭拙诚厉声说道:“小兔崽子,你翅膀硬了。竟敢做出这种事来,跪下!”

    田小燕连忙说道:“老郭,孩子不小了,你也要给他留点面子。黄区长他的……”

    郭拙诚知道父亲生气的原因,见母亲yù说黄建平被关在门外的事,连忙打断她的话说道:“好,好,您别生气,我跪。”

    如果让母亲说出自己将一个多年邻居关在门外,那绝对是火上浇油,也许不想打人的父亲还真抡起巴掌打人了。现在的他可不知道黄建平今后是混蛋。

    让两口子惊讶的是,这个近几年来即使犯了错误也不肯跪的儿子真的跪下了,没有丝毫犹豫,甚至还可看出他脸上的神sè是自愿的、主动的。

    两口子都怀疑地对视了一眼,特别是田小燕,虽然觉得儿子将黄建平关在门外不对,但俗话说孩子气孩子气,一个小孩子生气大人能跟他较真吗?那个黄建平也确实不应该啊,以前郭知言有压力的时候鬼影都没见过,现在机会刚来,他就出现了。而且将一个孩子做的错事告诉老郭,打一个孩子的小报告,实在不怎么样。

    她完全不知道郭知言发怒根本与黄建平无关,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狗胆包天竟然敢冒充县委副书记在报告上批示,而且还是涂掉县委副书记原来的批示。

    其实,暴怒的郭知言不知道的还有一件事,如果知道,估计会冲上去踢这个小崽子几脚:小崽子用他的名义给罗虎写信,命令jǐng察抓捕副县长的儿子!

    郭拙诚今天做的事都是狗胆包天的事,稍一不慎,被人看出破绽,郭家就会因此而跌落深渊,从此永不翻身。

    这次下跪,郭拙诚真是自愿的,而且并不是因为今天做的事。重生而来的他看到前世已经不在的父母就在自己的面前,他早就想跪在父母面前好好喊一声爸妈,甚至好好哭一顿了,可因为怕父母担心、怕父母怀疑而一直忍着,现在有这个机会,跪就跪吧。在父母面前跪又不落面子。

    他心情激动地喊道:“爸爸——!妈妈——!”

    看到儿子真的老老实实地跪了,两口子面面相觑。

    郭知言冷峻地问道:“你给老子老实交待,谁让你干的?不说出那个人,你就别给老子起来。”

    郭拙诚心里暗笑,说道:“爸,你怎么舍本求末?你管他是谁,只要对你好就行呗。很多事情只须看结果,不必要看过程。你放心,我们都不会害你的。”

    郭知言怒道:“你说放心我就放心?”

    郭拙诚说道:“那你还能怎么样?事情都这样了,难道你还向上级举报是我在瞎闹?然后大家完蛋?爸,怎么说我是你儿子,这事就这样吧。今后我保证不做这种事了,做什么事都会先和你商量。你就消消气。”

    郭知言发现自己除了真的消消气还没有任何办法。说实在的,他不但有点感激儿子身后的那个人,还敬畏那个人,有点担心激怒他。万一那人发飙,自己的一切真毁了。他无奈地接受了现实: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算了。

    只有田小燕如坠云海了,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嘴里嘀咕道:“你们……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郭拙诚噗哧一声笑道:“哈哈,妈,你别担心。爸这是被官帽子砸得脑袋痛,回来消消火呢。我估计过不了几天您不是县长太太就是县委书记太太,呵呵。”

    田小燕见儿子这个时候还敢开玩笑,还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急了,生怕丈夫一怒之下暴打儿子,很可能还把自己拖下水,连忙说道:“拙诚,你严肃点。”

    谁知郭知言却说道:“行了!下不为例,否则我剥你的皮。……,滚回去睡觉!”

    可是,郭拙诚却不依不饶,说道:“爸,我今天还办了二件事。”

    田小燕干脆当机,被他们父子俩搞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只好坐到旁边去了,揉一揉已经不怎么痛的大腿。

    郭知言皱着眉头问道:“你……你还做了两件事?什么事?”

    郭拙诚说道:“第一件就是我找学校校长申请跳级,我不想学已经掌握了的初中知识,我要学高中知识。第二件事就是我提前预支了你给我的奖励,妈妈已经给了我二十元。如果你觉得少了,可以再给点。”

    郭知言冷哼一声,说道:“想得美!……,呃,你初中知识已经掌握了?那你以前的考试成绩怎么也不见得特别好?你姐的成绩一直那么好都没有想过要跳级。”

    郭拙诚大言不惭地说道:“还行吧。反正舒校长说我的成绩还可以,应该能跟得上班。他是小看我,如果我只是仅仅跟得上班,我还不跳呢。我是我,我姐是我姐。”

    田小燕这下跳了起来,大声反对道:“不行!不能跳级!绝对不能!”

    说着,她眼睛看着丈夫,说道:“到时候高中毕业年纪太小不能招工,还不天天在外面混,最后变成流氓。不行,只能留级不能跳级。无论如何你得在学校呆到十八岁后再出来!”

    显然,她在寻找同盟军,希望丈夫站在他一起阻止儿子胡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