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高调行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拙诚回答道:“如果我的知识水平只有初一的程度,那你说的对。问题是我通过自学,目前的水平已经超过了高中毕业班的平均水平,继续呆在初一就是浪费时间。如果王老师对我的知识有怀疑,我随时可以接受老师的各科测验。”

    其实这个时代老师对学生的成绩并不怎么在乎,只要思想好什么都不管。学校里的课堂学习经常让位于各种活动,一个学期能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上课就不错了。

    王老师虽然有点迂腐,但经过这么多年政治运动的熏陶,还没有迂腐到以成绩来评价一个学生的好坏。前几年的张铁生、黄帅等“英雄”可是很明白地告诉所有想学生有好成绩的老师们:老九同志,追求分数是很危险的。

    见郭拙诚落落大方,看起来比他班上现在的学生都显得成熟,显得有气质,王老师心里终于认同了他,他转头对舒校长说道:“校长,就让他在我们班吧,谢谢。”

    舒校长想不到刚才还气愤不已的王老头竟然破天荒地说谢谢,不由有点懵了。

    因为王老师不准备接收郭拙诚,教室里自然就没有什么准备。不过,这难不到郭拙诚,他进去的时候随便找了一个没有人坐的座位坐下,然后对着同桌笑了一下:“我先坐一会,如果等下有人来,我换。”

    想不到对方笑着说道:“没事,这个家伙估计这学期不会来了。我快忘记他的模样了。”

    现在的高中真没有后来的严,因为没有高考,没有考大学的机会,成绩好坏没关系。城里的孩子拿着高中文凭对招工还有点点用处,农村里的孩子拿了文凭,揩屁股都嫌硬。所以学生读书几乎凭他们的心情,农村来的学生随时可能逃离。

    郭拙诚说道:“那就好。我叫郭拙诚,你是——”

    对方很不适应这种自我介绍方式,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叫魏红旗。”

    郭拙诚哦了一声,随口问道:“住笔架山那里?”

    魏红旗倒也没有惊讶,因为笔架山那里有一个村子叫魏家庄,基本上全是姓魏的人。那里之所以有名,除了酷似笔架的山形外,更有一家隶属于地区的水泥厂,现在这个水泥厂并不安宁。他看着课桌上放的几本书,问道:“你的书怎么全是新的?你从哪个学校转来的?”

    郭拙诚扫了教室里的人一眼,见里面没有熟面孔,就说道:“以前的课本不见了,找老师重新要的。”

    谈话间,老师来上课了。上课的是一个数学老师,从魏红旗那里知道他姓龚,叫龚恭。戴着厚厚的镜片,两条胳膊上带着深sè袖笼。

    郭拙诚心里有点为他担心:都夏天了,还戴着玩意,不怕捂出痱子?

    老师讲解了一道正三角形外接圆的半径计算的几何题,然后在黑板上板书了一道类似的习题让学生做,要求学生做在作业本上。布置完作业,龚恭老师背着手在教室里走着,嘴里不时念道:“会不会做?不会做的话看黑板上的步骤。会做的话赶紧做。会不会做……”

    他唐僧念经似的语言,让郭拙诚感到好笑,见其他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知道大家习惯了他的唠叨,也就安心做起习题来。

    老师走到郭拙诚身边,停下脚步,看了郭拙诚一眼,说道:“这位同学,低着头装着做习题的样子,很辛苦吧?我看你还是好好看看黑板上的步骤。能看懂就行了。三角板没有,圆规没有,你也来上课?”

    这确实是郭拙诚大意了,他没有想到课题上要画几何图,带的只有钢笔。

    龚恭讥笑地哼了一声,然后从郭拙诚胳膊下抽出作业本,翻了翻,沉着脸问道:“你的作业怎么回事?大家的作业本都快做满了,你的才开始?”

    这话让郭拙诚很无语,这老师也太马虎了吧,也不看看我以前是不是你的学生。但他一本正经地说道:“对不起,龚老师。我以前的作业本弄丢了。”

    老师倒是很大度,对于这么有礼貌的学生,心里感到很欣慰,说道:“下次记得要好好保管,作业本就是你们吃饭的碗,没有碗怎么吃饭?……,你的字写的很好,要多发扬。咦——,这是你做出来的?”

    最后,他的脸上呈现一片惊讶,有不相信地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学生,见其他学生都没有做出来,有的甚至都没动笔,他才确信眼前这个学生是真正地独自做出来了。

    他很高兴,似乎找到宝了,举起作业本大声说道:“同学们,你们看,这位同学做的很快,完全正确,而且步骤也很对,格式也整齐。……,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只要我们努力学习,我们的成绩还是能提高的。”

    说完,他低下头,很客气地问道:“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上周星期六布置的家庭作业肯定认真做了,对不对?回家一定认真复习了,所以你做的这么快、这么好,是不?”

    郭拙诚再次无语,一道简单的几何题不至于上升到这个高度吧。他回答说道:“龚老师,我叫郭拙诚。”后面的问题就没回答了,他不想伤这个可怜老师的心。

    老师眼睛一亮,说道:“‘故曰:巧诈不如拙诚。乐羊以有功见疑,秦西巴以有罪益信’。是不是‘巧诈不如拙诚’里的拙诚?”

    郭拙诚恭维道:“龚老师真是博学多才。连文学都这么jīng通。”

    老师通体舒泰,就要张口背诵几段文言文,但想到这是数学课的课堂,又想起现在的时代不适合知识分子肆意发挥,只好强行憋住,老脸憋得如死虾般通红,他一边走一边摇头。

    整天一共有四个老师上课,一个老师讲评。除了龚恭外,还有一个老师没发现郭拙诚是新来的,有一个老师开始以为郭拙诚是经常旷课的学生,接着又以为是哪个学生的弟弟。

    看到老师和学生的认识率如此之低,郭拙诚在感叹的同时也对自己今年能考上大学的把握更大了。老师和学生相互不认识,学生能学好知识就怪了。管中窥豹,由此可以判断高中毕业班的水平。

    为了高考成绩出来后不让人惊讶,郭拙诚从第一堂课起就开始认真听讲,认真完成作业,做的作业一丝不苟,字写的工工整整。对于稍微有点难度的题目,他还在草稿本上简单演算一下,然后在誊写在作业本上,力求不出一个错误。

    郭拙诚显然是在作秀,作业做得好,首先就能在老师和同学的心目中留下一个他学习成绩好、学习刻苦的好印象,将大大分散高考后考上大学时对世人产生的震惊。

    他近阶段的目标就是将“学习刻苦”、“主动要求跳级”、“考试满分”、“全国最年轻大学生”等等挂冠戴在自己脑袋上,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年代,这些将成为他仕途的助力,帮助他以最快、最安全的方式跨入政界。这些也将成为媒体将来宣传他的素材。

    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应该高调的时候必须高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