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父子协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到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学校里已经传遍了有关“217灭门案”的事:整个案子的凶手有六个,其中三个是县里的官员子弟,分别是县委书记贾清泉的儿子、副县长李岗的儿子、公安局局长王chūn熙的儿子。地区的官员也有三个,分别是地委办公室副主任的儿子,军分区副司令的儿子、地区劳动局局长的儿子。年龄最大的二十岁,最小的十六岁。

    这些凶手连同包庇他们的父母、亲戚都被抓。在抓捕中唯一反抗了的是军分区副司令的儿子,他夺了他父亲jǐng卫员的手枪与jǐng察对抗。但最终没有敢开枪,是他父亲亲自用胸膛迎着枪口走上去将其擒获,这也是唯一没有被有关部门抓起来的家长。

    现在就是学生也惊叹一件凶杀案竟然牵扯出这么大的动静。

    只有郭拙诚知道这个动静还是小的。前世动静大得多,因为随着时间的延长,越来越多的官员被卷入其中,很多官员自觉不自觉的为犯罪分子提供了保护,特别是那些为凶犯进部队提高证明、帮助隐瞒案底、收取了家属贿赂的官员无一幸免,涉及的官员大大小小加起来有几十个。

    现在事态还没有到那一步,很多事情还没有运作,所以牵连的人不多。前世为了填补犯事官员被抓后留下的空位,连乡、镇、区一级的干部都提拔了不少。郭拙诚的父亲降职后就是搭这次顺风船上来的。

    回家走进县委大院时,很多大人都跟他打招呼,脸上布满了巴结和献媚的笑容。

    回到家里,母亲更是兴高采烈,连儿子跳级到新班级的事都不问,就喋喋不休地说着今天的事情:接了哪个好姐妹的电话,她来祝贺她找了一个好老公;接了哪个以前不怎么理她的人的电话,前来攀交情;接了zhèng fǔ办公室副主任的电话,询问房子是否需要检修……

    郭拙诚很无语,虽然现在大家对孩子的学习不重视,孩子去学校的主要目的不是学知识,主要是关着他们不让他们闹事,但也不至于这样理都不理吧?

    他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前世就是这么过来的。

    就在这段时间里,大门不断有人敲响,不时有人进来寒暄几句,不少还留下一些礼物,因为是白天,现在又不时髦送重礼,他们送的无非是鸡蛋、白糖、罐头什么的,价值不高。虽然母亲态度坚决,一定要对方带回去,但总有几个留下的。

    郭拙诚不胜其扰,干脆躲进自己的睡房看书。

    他看的是高中教科书。虽然前世的他考上的是全国著名的重点大学冰城工业大学,但这世可是提前了好多年参加高考,很多学的知识都忘记或模糊了,必须尽快将那些拾起来,到时候若真的没考上,那成了天大的笑话。

    田小燕的饭做好了,郭知言却还没有回家,她就走进儿子的房间。看见儿子破天荒地在看课本,她这才想起儿子昨晚说的事,总算问道:“今天真的到毕业班上课?能跟上班吗?”

    郭拙诚放下课本,笑道:“你这才想做家长的,我以为你对我漠不关心呢。”

    田小燕正要教训儿子敢说妈妈,却听到了有人开门声,连忙从郭拙诚睡房冲出去,前去迎接今天给她带来极大荣耀的丈夫,她还不知道这个荣耀有她儿子百分之八十的功劳。

    郭拙诚看着动作敏捷的母亲,笑了笑,心里很充实。

    坐在饭桌旁,郭知言第一次破天荒地谈起了公事:“明天我和谭县长去地区,省委阳铭书记要来视察,可能会接见我们。”

    田小燕自然认为这是丈夫对自己说话,不由愣了一下,这可是破天荒的事,以前的他从来不把公事带回家说。她马上高兴地说道:“好啊,好啊,省委书记接见,那可是机会难得,你要表现好一点。知言,要我准备什么吗?”

    郭知言却瞥了郭拙诚一眼,没有接妻子的话。

    郭拙诚似乎自言自语地问道:“省委书记为什么这么快就过来?他平时很关心这个‘217灭门案’吧?”接着,他看着父亲说道,“如果是这样,他肯定会接见你们,会听取这个案子的汇报。依我估计,他心里对之前负责主管这起案子的官员有点不满,虽然不会表达出来,但爸爸你必须在谈话之前暗示你是最近从一个区委书记调上来的。”

    田小燕大惊,真要呵斥儿子不知天高地厚,减少丈夫的怒火。可是,见丈夫不但没有发怒,反而一副沉思的样子,她心里百思不得其解,就静静地看着他们父子俩。

    郭知言的眉头皱了起来,刚想说话反驳,郭拙诚却提前说道:“表面看这有点投机取巧,有的耍小聪明的意思,但事实本就如此,他心里的窝火本就不该落在你身上。你之前还不算县里的领导,没有义务承担责任。而且,你这么说,他心里更高兴,你们可能会有更多的话题。”

    田小燕实在太惊骇了,忍不住伸手在郭拙诚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缩回来又在自己额头上摸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郭知言见妻子如此,就瞪了她一眼。

    田小燕却大声说道:“他是我儿子,我要咋的就咋的。”

    郭知言没有跟她说什么,而是问道:“你觉得这次人事安排呢?”

    田小燕眼睛圆圆地看着丈夫,又目不转睛地瞪着儿子:难道他知道谁能坐上县委书记的宝座?

    郭拙诚回答道:“难说,谭县长肯定是不可能上升,就是保住县长的位置都难。不管怎么说他都有脱不掉的领导责任。至于上级会不会空降干部下来,就看你能不能让阳铭同志中意。符合他的心意,你就是敢闯敢干、敢于承担责任,有思路有魄力的好干部,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完全可以掌控一个县。如果不合他的心意,你就是工作负责、吃苦耐劳的干部,但还需要进一步锻炼,需要积累经验,让掌控力强的领导带你一把。”

    郭知言若有所思地看着儿子,说道:“现在县里很乱,我才从区里调上来,如果坐那个位置,实在不服众,县里没有几个干部认同。”

    郭拙诚笑道:“现在乘着破案的东风都不行,那将来这股东风慢慢消失后,你的机会就更渺茫。可以说现在你是众望所归,就是有人有意见他们也能找出理由说服自己。如果你将来再上,就是等上五年、十年他们也会认为你是侥幸者。”

    听了这么久,田小燕也认可了儿子不同寻常。她急切地问道:“儿子,那你爸怎么才能让省委书记中意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