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设计陷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洪杰看着张怀威又说道:“你说,如果把他挤到地区,那我们的机会不就来了?谭静秋那窝囊废这次铁定靠边站,我俩至少有一人能上去,也许我们两个都能上。老张,你有没有办法搞定这件事?”

    张怀威点头道:“这个倒是一个好办法。既然他破案这么厉害,组织上就让他人尽其才。嘿嘿。……,不过,说心里话,我还是不希望看到他如此风光,最好是把他弄下去。妈的,现在就是抓不到他的把柄。”

    洪杰不以为然地笑道:“你啊你,你的思路怎么还停留在‘文化大命革’时期?动不动抓人家的辫子?具体问题要具体对待啊,明知不能弄他下去的情况下,我们就只能另想办法,他到了市里,我们捏着鼻子认了就是。……,你在地区和徐副专员的关系好。我在地区也有朋友,我俩共同努力一下,让他当个副处级局长不太难。”

    张怀威拍马屁道:“你的门路比我宽多了,还用我这个小萝卜头出面?行,我听你领导的,我今天晚上就到宜贡市去。不过,我觉得我们还要做点什么,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依我看,明里的事要做,暗里的事也要做,君子和小人的事都给他来点。”

    洪杰故意摇了摇头,装作很无奈地说道:“谁叫他运气好,一下把案子破了呢?如果不破,二个月之后他还不知道去那个角落呆着呢。他去地区当公安局副局长,甚至当局长什么的,总比占据县长、县委书记要好。不过,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他在市里混的风生水起,反过来有骑在我们头顶上耀武扬威,那可就惨了。”

    对于如此浅显的激将法,张怀威还是能看出来的,他心里暗骂了一声,嘴里很认同地说道:“是啊。他到了地区,将来的发展完全不受我们的控制,上位的可能xìng很大。而且,我觉得我们未必能把他排挤到市局去当那个副局长,人家市公安局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洪书记,万一他七天之内能写出一篇锦绣文章,能得到省委书记的青睐,那时候就是汤专员和徐副专门出面,也无法阻止姓郭的当一把手。现在阳铭同志正强势着呢,地委书记都不敢轻易否定他的意见,只能顺着来。”

    洪杰继续装逼,很虚心的问道:“那说说你的打算,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没把握了。”

    张怀威不想也不敢跟这个家伙捉迷藏,谁叫他有求于人呢。他只是老实说道:“我的意思是来他一个釜底抽薪,让他自己打乱自己的阵脚。”

    但张怀威的“老实”并没有得到洪杰的好感,反而让他郁闷:草!在老子丢什么书包用什么成语?欺负老子小学没有毕业吗?有屁就直接放不好吗?

    洪杰问道:“你的意思是让他写不出一篇好文章来?可我们总不能捆住他的手吧?”

    张怀威得意地说道:“捆住他的手脚当然不可能,但我们可以让他这七天里无法集中jīng力,无法有时间认真考虑。洪书记,你说呢?”

    洪杰点了点头,说道:“嗯,这倒是不难。只是这样一来,你的担子就更重了。既要指导我写好工作计划,又要对付这个姓郭的。老张,这事还真得你安排,我这人做大事还行,具体的小事真不知道如何做。能者多劳嘛,我的事,不,应该说是我们两人的事就拜托你了。”

    张怀威心里狂骂着眼前这个恬不知耻的家伙:你丫的能做什么大事?还不是因为有汤专员罩着,就敢在老子面前装。但他笑着应道:“应该的,应该的,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也许双管齐下之后,姓郭的也就得一纸奖状,几句表扬而已。等你上去了,等‘217灭门案’的风头过了,他还不是你案头上的肉,你想怎么砍就怎么砍?他不可能是圣人,总有缺点被我们找到,到时候将他送到哪里都行。”

    靠造反和整人上位的洪杰最不缺的就是yīn人的点子,他笑着提醒道:“听说这次破案他家的小崽子也掺和了,李岗家的孩子还是他用砖头扔进去的。那群混混里没有抓进去的家伙多少也有点火气吧?”

    虽然没有点透,但张怀威一下就明白了,笑道:“让他到医院陪几天孩子,这个方法不错。我开始以为你直接对他下手呢。哈哈哈……”

    “哈哈……,你啊你。殴打官员的罪我可承受不起,哈哈……”

    两人家伙大笑了起来,仿佛已经看到焦头烂额的郭知言痛苦不堪地提交一张白纸上去,被省委书记怒骂的一幕。

    ……

    农民看到田地里的庄稼长势喜人,心情肯定非常愉快。同样,如果一个老师看到自己的班上有一个表现很好的学生,心里也一定晴朗。

    现在郭拙诚所在班级的老师就是这种心情:快十年了,总算有一个可以让我们放心的学生了。真是不枉我教这么多年的书啊。

    端正的坐姿、jīng确的解题、标准的回答、礼貌的态度、……,郭拙诚在老师眼里简直成了完美学生的化身。

    每次上课,老师们就用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着他,课堂上的问题十个有九个会请他回答。剩下的一个也会让他重复,因为其他学生的回答总有不符合老师心意的地方,就算答对了,也没有郭拙诚回答的有礼貌。

    被老师们关注的郭拙诚心里只有苦笑:“我何苦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就算我表现吊儿郎当,还不一样考上大学?别人也不会说我什么啊。”

    当然,这话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为了树立自己高大的形象,他还是咬牙挺住,再怎么说也只有两个星期就毕业了,辛苦不了多久。

    郭拙诚一直努力装圣人,可把旁边的美眉得罪惨了,舒校长的女儿想让他教教自己,可他一门心思在读自己的书,让她问都不敢问。看着他如印刷般的作业本,她心里只有自卑,心里很后悔主动向父亲提出调到这个班跟这个家伙坐同桌。

    “我是不是坐回去?”她心里纠结着,“不过他认真学习的样子还是很耐看的哦。”

    倍感压力的郭拙诚总算等来了放学,偷偷地嘘了一口气之后背着书包就出了教室。只是为了表现出稳重和气质,他是强行压着步子走的,直到离开了学校好远才彻底放松自己。

    他没有笔直回家,而是朝农贸市场走去。他想在那里打听一下铜钱的行情,了解一下牟小牛行动的效果到底有多大,更想知道牟小牛商业能力是不是和前世一样。

    当然,更主要的是他自己在听到同学议论铜钱的时候产生了好奇:“区区六十元竟然真的闹出了动静!”

    城市里小道消息最集中的地方就在农贸市场,也只有到了那里人们的胆量才大,什么消息都敢传播。

    突然,一个家伙在他后面大声喊道:“就是他!就是这个小子那天用砖头砸破周哥的脑壳。兄弟们,打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