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中计的组织部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从自己被四个混混追杀中,郭拙诚想到了可能有人针对自己一家玩鬼,但他怀疑的那个幕后人却是与此事无关的黄建平。

    在前世的记忆里,他只记得黄建平这个昔rì父亲的手下在超越父亲的权力后对自己一家强行打压,一直压着父亲的升迁之路。

    实际上,黄建平打压父亲的事也是从母亲的嘴里听到的。按前世的历史,父亲两个月后因“217灭门案”未按期侦破而降职当了一个副镇长,郭拙诚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就被郁闷的父母送到了省城,让他和早在那里的姐姐跟爷爷nǎinǎi一起生活,在那里读书直到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后他闽江省去工作了,在那里发展并崛起,直到重生时也没有再回过水甸县。

    以至于他对水甸县的官员印象停留在儿时的记忆中,无法知道洪杰、张怀威在前世的所作所为,不知道他们正在设计陷害父亲。更无从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破掉了他们的第一次进攻!

    吃完饭不久,就在父亲犹豫着是否跟儿子讨论今天的事情时,就听见大门被敲响。郭拙诚跑过去打开门,只见公安局代理局长罗虎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

    郭拙诚连忙让开门,客气地招呼道:“罗局长好。”

    罗虎先招呼了一下郭知言,然后对郭拙诚道:“拙诚,怎么没有出去跟小朋友玩?……,叔叔今天来就是专门感谢你的。没有你,叔叔可就被动了。”

    现在的学生没有作业,放学回家就是玩。如果没有重生,郭拙诚此时铁定在外面疯跑。

    郭拙诚关上门,笑道:“罗局长客气,没有我帮忙,你过两个月也会是局长。”

    罗虎愣住了,心道:可不是吗?三个月的破案期限一到,公安局长王chūn熙将引咎辞职,自己很可能递补上来。

    只是这种递补可不是好事,那是将自己架到火上烤,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步王chūn熙的后尘黯然下台,哪有现在这么风光?升了局长还立了大功,可以躺在床上笑着入睡?

    听了他们对话的郭知言心里也是感概良多。他连忙迎上来,说道:“欢迎罗局长。”

    田小燕泡了一杯茶从厨房里出来,喊了一声罗局长之后,笑着问道:“罗局长,你可不要夸他,这孩子不经夸,一夸就不知天高地厚了。……,罗局长,他做什么事了?”

    做母亲的哪有不高兴儿子有出息,嘴里说儿子不经夸,心里只想知道儿子做了什么大事,竟然让堂堂的公安局局长说感谢的话。

    罗虎接过茶坐在竹椅子上,看着田小燕问道:“田主任,你都不知道啊?看来我早就应该来感谢了。当时拙诚拿着郭书记的批示和一封信到我的办公室,小大人一样,我还真被他唬住了。

    特别是后来他亲自参加审讯李建勇,我心里可是噗通噗通的,心想郭书记一向做事很稳重,这次怎么让一个孩子做这事,这靠谱吗?可是,想不到他比我的两个手下还称职,三言两语就把李建勇给拿下了,问出了灭门案的线索。郭书记,真是虎门无犬子啊。”

    郭知言脸上的神情复杂极了。他到现在才知道这个胆大包天的儿子不但伪造了他的批示,还伪造了他的信件:怪不得公安局竟敢因为一件小事就抓捕副县长的儿子,我还怀疑公安局的同志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铁面无私了,想不到“罪魁祸首”就是我的这个小崽子。

    感受了父亲凌厉的目光,郭拙诚连忙低下了头。

    田小燕则欢天喜地地看了儿子一眼,问道:“罗局长,你哄我们两口子开心的吧?他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懂什么审案?”

    罗虎笑道:“能着呢。要不能干,郭书记会让他送信,会安排他参与?我都佩服他了。”

    郭知言笑了笑,模棱两可地说道:“我也是蒙的,当时时间紧,急着去地区汇报,只好采取这个下策了。……,功劳还是你们公安干jǐng的,他只不过是恰逢其会而已。”

    脸上的笑容很尴尬,说完又狠狠地瞪了郭拙诚一眼。

    本来没有当着省委书记的面说出“三熟制”、“态度深耕”的弊端,他有点纠结,也觉得有点对不起儿子,可是,现在的他却变得愤怒而惊恐:这小子也太大胆妄为了吧?!

    可惜他显然白白浪费了感情,郭拙诚一直低着头呢,没有看到他砍人的目光。

    想到了什么,郭知言犹豫着问道:“罗局长,那封信在哪里?”

    罗虎惊讶地看了郭拙诚一眼,认真回答道:“不是你说要拙诚当场收回去把它撕毁吗?拙诚当着我的面把那封信撕成了碎片。”

    郭知言心里偷偷地嘘了一口气,说道:“哦,我差点……这小兔崽子都忘记告诉我了。”为了减少自己的尴尬,他提议道,“罗局长,反正没事,我们俩喝几杯?”

    田小燕连忙说道:“对啊,罗局长难得来一次,喝几杯说说话。我去炒两个下酒菜。”她正要去厨房,大门又被敲响了。

    如获大赦的郭拙诚连忙说道:“我去开门。”父亲不时扫过来一道道砍人的目光,令他全身发冷,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打开门,门外站着县委组织部长张怀威。

    郭拙诚注意到他脸上充满了幸灾乐祸、讥讽的神sè,但他见得自己后,脸sè突变,脸上的神情充满了不可置信和失落。

    张怀威脱口问道:“你在家?”

    郭拙诚一愣,回答道:“是啊,我在家。……,张部长,请进!”

    他正yù回头跟家里的父母说张部长来了,站在门口发愣的张怀威却惊慌失措地说道:“不了,不打扰了。我是……我是看看我家小明在不在你家,都吃饭时间了怎么还不回家。”说着,就要转身。

    郭拙诚心里一动,突然一把扯住张怀威的手,装着很热情地说道:“张部长,我爸正好要喝酒呢,进来喝几杯再走。……,爸!张部长来了!张部长找你喝几杯酒!”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几乎是喊出来的,而且他是对着外面喊的。不但楼道附近能听见,就是院子里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张怀威脸上唰地流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脸sè苍白地就往后退。jiān计得逞的郭知言抓住张怀威的手往里一拖,等对方被拖进来之后迅速将门关上,心里哀叹道:“苦也,苦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