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要出彩才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知言自己知道自己说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内心话。他已经被自己的行动惊出了好几身冷汗,觉得儿子的胆子太大了,大到他不可想象的地步。

    等罗虎走后,郭知言冷冷地瞪着儿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小子,你能不能少做几件事?被你这么吓几次,我真不知道能活几天?”

    心里不愉快的他本想跟儿子商量一下工作计划怎么写,现在已经没有了这个兴趣,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匆匆离开到书房苦思冥想去了。

    但是,有人显然不想让郭知言太安宁。没有多久,外面有人一边哭哭啼啼一边敲门,田小燕惊慌地打开门,却看见原县委书记贾清泉的老婆带着三个子女和她的孙儿孙女进来了。如果将她女儿怀里抱着的婴儿计算在一起,一下子进来了九个人。

    这个时候还没有执行计划生育,女人可以敞开肚皮生。

    现在不但独生子女很少,就是像郭拙诚这样只有姐弟两个的也不多,大多数人家都是兄弟姊妹好几个,甚至**个的也不罕见。

    她们一进来,家里可就热闹了,大人求,小孩闹,婴儿哭,让一向爱清净的郭知言夫妇手忙脚乱又无可奈何,他们将在睡房里看书的郭拙诚也喊出来,帮忙他们一起照顾安抚那些小孩子。

    父亲郭知言被贾清泉的老婆缠着,不断地说着安慰对方的话,请她们相信党、相信组织。而对于她的埋怨则理直气壮地反驳回去:

    “这不是我个人对你贾家有成见,是他们违反了党纪国法,你儿子杀了人,是罪有应得。你们痛苦,怎么就不想想那家猎户痛苦不痛苦?他们在深山老林过rì子,惹他了还是害他了,凭什么被你儿子他们杀害?不懂事?不懂事就是逃避法律惩罚的借口吗?

    他们犯罪了、违法了,自有法律来对付他们,我郭知言无能为力。我只能在我的职权范围内尽可能帮助你们,让你们少受这件事的影响。我请你们早点回去,一方面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方面安下心来思考如何让孩子们过好自己今后的生活。……”

    虽然郭知言苦口婆心地说了很多,但效果不大。

    郭拙诚陪着那些小孩子玩了一会,但很快就失去了耐心,勉强忍耐了一会后就借口外出锻炼身体了。因为不想马上回家,他干脆走了很远,一个人跑到公园里的树林子里打起“永chūn虎狼拳”来。

    结合两世的经验,他发现这套拳成年人打能养生,而他这种年龄的人修习则强身健骨,增加力气。他感觉自己明显被同龄人的力气大得多、身体也灵活地多,甚至还能用得上耳聪目明来形容自己。

    锻炼了很久,直到夜很深后他才回家。

    到了家门口,贾清泉的家属正好哭哭啼啼地离开。

    一家三口沉着脸收拾残局。田小燕一边清扫玻璃茶杯的碎片,一边说道:“以前干什么去了,自家儿子都管不好。前天我喊她,她都装着没听见,好像她是皇太后一样,现在也知道求别人了吧,这叫报应。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还……”

    心情烦躁的郭知言忍不住说道:“你少说几句不行?在孩子面前抱怨什么?”责备完妻子,他自己也忍不住说道,“好好的思路被她们打乱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写。”

    郭拙诚却知道这是父亲为了面子故意这么说的,他装着无意的样子“顺口”问道:“爸,你也要做作业啊,写什么?”

    刚才在书房里不知道如何下笔的郭知言顺势说道:“你一个孩子打听大人的事干什么?说了你也不懂。今天省委书记在地委要求我们每人写一篇有关全县工作的计划,他要仔细地看,想让我们水甸县早rì稳定下来,工农业生产早rì走上正规。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郭拙诚心里为父亲的遮遮掩掩感到好笑,同时他也从父亲这几句话了捕捉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省委书记要看他们写的工作计划,是不是意味着谁写的文章入他的法眼,谁就有可能中得头彩?

    旁边的田小燕也看出了丈夫的窘迫,她知道现在这个时候需要自己出面调和一下,才能让他们父子畅谈起来。她笑着说道:“老郭,他是你的孩子,又什么不能跟他说的。昨天你们父子俩不是说的很好吗?孩子虽然小,但懂的不少,你经验又丰富,让他参谋参谋肯定比你一个人呆在书房里苦思冥想强。拙诚,你好好跟你爸爸说,不要以为自己懂一点什么就翘尾巴。你爸今天没有说什么‘三熟制’,那是你爸心太实在,不想抢了谭县长的风头,这是做人的本份。知道不?”

    郭拙诚心里确实有一点点埋怨父亲胆小的意思,听了母亲的话,他心里的埋怨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是啊,这个时候的官员还没有后世的官员脸皮厚,还没有练就面对电视镜头公然撒谎的本事。主管zhèng fǔ工作的县长在身边,父亲确实有点不好意思畅所yù言。

    他说道:“妈,我知道。我也没说爸爸什么啊。再说,省委书记自己心里早就有了定论,爸爸说的最多也不过是支持他而已,说出来未必有多大的用处。爸爸不屑说也是对的。”

    “不屑说”可比“不敢说”、“不想说”冠冕堂皇多了,郭知言心里一下舒服了很多。对儿子胆大包天的气愤也减少了不少。

    他直接问道:“你认为我这篇计划里还写不写这方面的内容?”

    郭拙诚说道:“写还是要写,肯定这是我们水甸县将来的一个工作重点。但仅仅写这个已经不够了。谭县长和你在一起,他肯定也会写,其他县领导虽然没有去,他们从其他人嘴里也会知道省委书记说话的内容,他们肯定也会写。大家都写的话,你写的最好也不能够出彩。我们必须要写出一些新的东西来。”

    说完,他沉思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