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从具体情况入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知言也点了点头,思考着文章从何处入手。

    田小燕没有打扰他们,只是默默地收拾着房子,目光时不时瞥儿子一眼,内心的满足和得意从脸上表露无遗,她似乎在高喊:看我的儿子多聪明!他是我生的儿子!

    郭拙诚突然说道:“爸,你干脆走实干家路线!”

    郭知言脱口问道:“什么实干家路线?怎么走?”

    对于儿子不时冒出一二个新鲜的词语,郭知言都产生了免疫力。“实干家”再加上“路线”二字,让他觉得儿子有点拉虎皮做大旗的意味。

    郭拙诚显然想好了措辞,他说道:“‘三熟制’也好,‘土地深耕’也好,在我们川昌省农村极大部分地区都是不合适的,但也不能绝对的摈弃。我的意思就是,在全县范围内调查清楚那些地方适合‘三熟制’,哪些地方不适合‘三熟制’,如果采取‘二熟制’的话,是采取‘稻稻熟’还是采取‘稻麦熟’,或者采用‘稻谷玉米轮作’的办法。这样一来,不就对农业有了更大的指导作用?

    除了农业,你还可以写工业、林业。我们现在市场上生活rì常用品匮乏,zhèng fǔ是不是可以在这方面加大投资,多生产一下食品、油类,生产布料、锅碗瓢盆,雨衣什么的。你发现没有,我们现在的工业投资过于注重重工业生产,过于注重机械工业生产。”

    郭知言先是点了点头,但随即摇头道:“不行。时间来不及。他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七天,我哪里来得及下去调查?如果瞎说一切,还不如不说。还有,你说的都是有关生产的事,会不会到时候有人给我扣上‘唯生产论’的大帽子?那时候我就是一个新‘右派’了。”

    “只给你们七天时间?”郭拙诚脱口问道,接着分析道,“……,看来省委书记真的想直接插手水甸县的领导安排。……,爸,这样的话,确实不能写的太具体。至于‘唯生产论’什么的,你就不要担心了,时代不同了追求的也不同了。现在报纸上不是说将全党的中心工作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吗?你这是顺应cháo流。”

    郭拙诚心里想:帮父亲是天经地义,但怎么就这么费劲呢?若是自己直接掌权就好了。哎,我什么时候能掌权啊。

    郭知言不知道儿子在心里腹诽他。他听到儿子在说话的中间停顿了一下,心里立即明白自己错过了一次机会:省委书记是带着目的下来的,心里很可能原定让他担任县委书记,只是因为他因为讲人情、胆子小,不想遮盖谭静秋的光芒,因而表现平庸而没有抓住机会。

    他看着儿子,沉思着说道:“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上级已经喊了好多次,哪一次不是中途而废?没有吃的穿的了就喊转移,一旦形势好转就开始政治运动。”

    田小燕也插话道:“对啊。政治运动一场接着一场,你们千万不能冒险。”

    郭拙诚看他们紧张兮兮的样子,笑了,说道:“没事的。人们对政治运动早已经厌烦,将来运动肯定少之又少。……,爸,我建议你请三四天假,带着刚才我说的那些想法到农村,到工厂去调研。短时间内无法将全县调查清楚,那你就只盯少数几个点,把这几个点调查清楚,实事求是地把问题写出来,这样对你将来的工作有具体的指导意义,我想省委书记也会理解。只要你抓紧了关键问题,肯定是一篇好文章。”

    郭拙诚说话的样子就如身处高位的领导,让父亲眉头皱了好几次。

    他自然不知道他的儿子没重生的时候职位比他的高得多,虽然郭拙诚尽量掩饰,但不知不觉间还是流露出那种指点江山的气概。

    也幸亏郭拙诚面对的是父亲,就算郭知言心理有点点反感,而因为亲情而忽略,因为亲情而原谅和理解。

    郭知言摇头反对道:“我不能请假。谭县长一回来就病了,他在常委会上已经将工作移交给我,如果我这个协助他的人请假,全县的工作就没有人管了。那些本来对我不怎么服气的领导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如果全县乱成一团糟,我就是写出一篇锦绣文章来,上级领导也不会认同我。”

    郭拙诚无奈地点了点头,如果连下属都安抚不了,上级领导只会认为他是书呆子,只会理论研究,不可能把县委书记的位置交给他。

    田小燕讥讽地说道:“这个姓谭的倒是很聪明。一个大男人哪里这么容易生病?”

    郭拙诚却说道:“谭静秋生病请假,对爸爸你来说是一种考验,但更多的是机会。谭静秋这个时候离开不是破罐子破摔,就是被人要挟,要么就是预知到将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否则的话,他一定会咬牙坚持,让上级看到他不计前途得失、工作不带情绪、任劳任怨。当然,也许他是真病了。”

    郭知言想起自己在地委向省委书记汇报时,谭静秋眼睛死死盯自己一眼的情景,说道:“依我分析,他是真病了。我看不到他有任何破罐子破摔的迹象,我更不相信他能预知到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现在全县都基本稳定,农村马上就要进行水稻收割了,那些在街上游荡的青年很多都要忙农活,能有什么大事发生?算了,不要议论别人,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下桌子上的自鸣钟,说道:“写不出好文章,抓好特殊时期的县委工作,也是一大成绩。时间不早了,睡觉吧。明天再说这些事。”

    话语里却掩饰不了他跃跃yù试的内心。

    田小燕第一个起来响应,她扯着郭拙诚的手:“儿子,快去洗澡!明天还要上学呢。”

    早上,郭拙诚如常打完了“永chūn虎狼拳”之后没有再去学校cāo场跑步打球,而是直接往家里的方向走去。在经过那个自发形成的菜市场时,他看到了正在卖蔬菜的梁凉。

    看到他,她笑面如花,招呼道:“郭拙诚,今天这么早就锻炼完了?”

    声音甜润沁人心脾,虽有两世的记忆,但被现在心智主宰身体的郭拙诚还是不由自主地有点心动。

    他直接问道:“考虑好了没有?跟你父母说了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