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出大事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拙诚摇头道:“算了。等下午放学的时候再看,如果他们还这么嚣张,到时候再麻烦你。”

    魏红旗笑道:“好,下午我就陪着你。”说完,他离开了教室。

    大部分学生在学校吃中饭,住学校附近的回家吃,魏红旗因为他有一个阿姨住学校旁边,他就在她家里吃,一个月可以省二元多的生活费。

    郭拙诚现在在学校装圣人,自然不能请魏红旗带混混来搞对打,否则自己这几天的辛苦算是白费了。

    想起那个女jǐng察俞冰,郭拙诚心里很是冒火,也很奇怪:“不应该啊。她不是这么不靠谱的人,难道县里又出了什么事?”

    越想越觉得事情有点微妙,他决定先不吃饭搞清情况再说。

    他匆忙离开教室朝食堂走去,到了食堂后则笔直朝老师吃饭的区域走。

    舒校长和他的女儿舒巧正在吃饭,看见郭拙诚走来,舒校长热情地问道:“郭拙诚,找谁啊?有什么事吗?”

    郭拙诚走近他,小声说道:“舒校长,我就是找你。你把办公室钥匙给我用一下,我要打一个电话。……,给家里。”

    听到他是给家里打电话,本想问问是什么电话的舒校长连忙闭了嘴,很爽快地将钥匙掏出来交给他,同时说道:“你朋友的菜很新鲜,每天稍微多送一点也没有关系。”

    郭拙诚一边走一边说道:“谢谢。她家好像只能提供这么多。”

    他知道这只是舒校长的一句客气话,如果梁凉供给得多,他和某些校领导的关系户就得减少供应量,做人不能太贪,总要让别人有路可走。

    当然,最主要的是郭拙诚看不上这一天二三毛钱利润的小生意,只要赚的钱能让梁凉没有后顾之忧,安心读书就行了。

    果然,舒校长听了郭拙诚的回答后,脸上的神sè轻松了好多。

    等郭拙诚离开,他笑着对女儿舒巧道:“这孩子年纪虽小,很懂事,知道适可而止。”

    舒巧这次没有讥讽也没有反驳,反而抬头看了一眼郭拙诚消失的方向,小声问道:“爸,你说他的学习怎么那么好?”

    ……

    郭拙诚打开舒校长办公室的门,走向学校唯一的电话,拿起话筒对着里面说道:“你好,请接县公安局治安股。”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老年男子的声音:“找哪个?”

    郭拙诚回答道:“我找治安股的俞冰同志,我是她朋友,叫郭拙诚。”

    里面重复着他的话:“郭拙诚?你叫郭拙诚?哦,我知道。俞冰同志现在在县zhèng fǔ大院那里执行紧急任务。”

    郭拙诚连忙问道:“县zhèng fǔ那里发生什么事了?”

    对方却问道:“你真的是郭拙诚?你父亲叫……”

    郭拙诚心里一惊,连忙说道:“郭知言是我爸。县里是不是出大事了?”

    对方说道:“是出大事了,我们的干jǐng除值班的都过去了。”

    对方三言两语地说了一下情况,郭拙诚才知道现在县委大楼被人围了起来。

    他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糟糕!”说了一声谢谢后就把电话挂了。

    此时的他不再把熊癞子带来的人放在心上,他更关注的是父亲能不能应付这个突发的事件。前世的他知道当官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就是群体**件。这种事处理得好,上级也没有什么表扬下来,因为这是你应该做的,组织上没有追究你将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就不错了,还想要表扬?

    一旦如果处理不好,特别是引发更大的事件,甚至引发打砸抢的恶xìng案件,组织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处分你,直接双开都有可能,政治生命就此结束。

    对于处理这种事,郭拙诚自信比父亲更有经验,父亲才从区委书记这个小小的位置爬起来,肯定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最多的也就是几个村民大喊大叫而已。

    在偏僻的山区,如果有人闹事,带几个jǐng察过去,对闹事的人是抓是打是关是放都可以,都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事情也很容易解决或强行压下来。但是在县城则不行,有无数的眼睛盯着,更别说这次事件发生得很蹊跷,不排除有人故意让父亲难堪、故意挑起的事端的可能。

    “我必须去帮他!”郭拙诚暗暗下定了决心,可又很为难,“我怎么过熊癞子这一关呢?”

    他想了一会,眼睛在办公室快速寻找起来,看到书柜里有一个白酒瓶,里面还有半瓶白酒,笑了。连忙将柜门打开,拿出那瓶“杨梅酒”。

    先拧开盖,再拿起桌上的红墨水瓶将墨水全部倒了进去,里面的白酒立即变得鲜红鲜红,就如刚刚从伤口喷出的鲜血。他又拿起墙边的开水瓶将酒瓶灌满,然后将盖子盖起来。

    出门前,他还拿了一张报纸将酒瓶包了起来。关好门,将钥匙交给一个已经吃完饭回办公室的老师,请他帮忙将钥匙转给舒校长。

    噔噔噔地跑到教室,从作业本上撕下一页纸,匆匆写了一张请假条放在同桌的桌面上,然后背着书包快速地离开了学校。

    走到围墙外,果然看见几个混混站在那里一边抽烟一边说笑。显然他们没有料到郭拙诚会在这个时候出来,虽然有一个混混看到了他,但没有认出,目光只是一扫而过。

    郭拙诚低着头匆匆向前。在与混混错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喊道:“熊癞子!”

    “呃!”一个男子很自然地应了一声,应完之后才反应有点不对,怒道,“谁他妈的喊我?”“熊癞子”是绰号,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喊的,他的手下都尊称他叫“熊哥”。

    郭拙诚冷笑道:“是我。听说你找我?是不是想替周安保报仇,还是替昨天四个蠢驴挣回面子?”

    熊癞子等人吃惊地看着郭拙诚,异口同声地说道:“是你?你敢来!”

    郭拙诚脚不停步,说道:“你们不就是一群小流氓吗,谁怕你们?来啊!”说着,朝前跑了起来。

    被一个孩子如此蔑视,熊癞子气得脸都白了,大喊道:“追!给老子追!”

    虽然郭拙诚并没有修习“永chūn虎狼拳”有多久,但长期保持锻炼的他身体素质不错,跑起来并不吃力。反倒是那些混混不知是被酒sè掏空了身子还是因为从小营养不良,没有跑上一百米就开始喘气不已。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