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我有办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拙诚心里暗爽,他说这些话的目的只不过是试探一下这些人的态度,见他们如此讲道理,心里一下踏实多了,也对自己上去“指挥”父亲处理这事有了更多的信心。

    他转身对俞冰道:“俞队长,我可以进去了吗?”

    “队长”二字故意说的很重,无疑是在暗示她:你可是欠了我一份大人情没还呢。

    俞冰的脸涌起了一层羞涩的红晕,小声道:“我很忙……”

    说话的时候,她的脑袋不由自主地低下。她显然记起了郭拙诚昨天跟她达成的交易,这句话是解释没有去处理熊癞子的原因。

    很快,她又抬起头,说道:“不行!没有命令我们不能撤开封锁线。”

    郭拙诚倒是想出来一个办法,说道:“用不着撤封锁线。我是小孩,你们谁把我举起来扔过去就行了。”

    就在jǐng察们发出笑声、俞冰思考可行xìng的时候,郭拙诚突然冲上一步跃起,一手按着一个jǐng察的胳膊,身子在两个jǐng察之间“飞”起来——

    在众人愣神的时候,郭拙诚早已经跨了过去,稳稳地站在楼梯上。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他噌噌噌地朝楼上跑。

    一个老人脱口喊道:“好!”

    无论是jǐng察还是“闹事”的人都热烈地鼓起掌来,让大楼里那些神经绷得紧紧的官员们大吃一惊,他们纷纷从房间里走出来,从走廊的围栏上探出头来,不解地看着外面。

    郭拙诚走到父亲的办公室敲了几下门。正等待的时候,县委通信员小王刚好从会议室里出来,看见郭拙诚后连忙走过来说道:“你爸在会议室开会。”

    说着,他也和其他人一样把脑袋探出去,眼睛疑惑地看着下面,寻找他们鼓掌欢笑的原因,嘴里嘀咕道:“发生什么事了?”

    郭拙诚自然知道原因,但他没有解释,而是朝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正传来洪杰的说话声:“我对你们右派的遭遇感到同情,我也理解你们的想法。但这事还得讲究组织xìng和纪律xìng……”

    这些话说的很有道理,郭拙诚点了点头,但洪杰下面一句话就变样了:“现在郭知言同志暂时代理主持全县的工作,大的主意必须由他拿,我们这些同志只有建议权。”

    好话被他全说了,责任都全部推给了郭知言:不是我们不同意,是郭知言不同意。

    郭拙诚哼了一声,正要过去。通信员连忙拦住他,说道:“不行。领导正在开会,家属不能进去。”

    郭拙诚说道:“那你进去告诉我爸一声,就说我家里有急事。”

    通信员连忙问道:“什么急事?”脸上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我不能跟你说。”郭拙诚摇了摇头,接着提醒道,“现在我爸他们也议论不出什么好办法,让他出来一下没问题的。”

    能够多县委书记通信员的人都是心思灵敏的。他听了郭拙诚的话,很惊奇地看了这个小孩一眼,心道:是啊,反正一时拿不出方案,让领导出来喘口气也好。

    他说道:“那你站这里别动,我进去跟你爸说说。”说着,他就进去了。

    郭拙诚没有不动,而是站在会议室门口,微笑着看见里面的人:里面有十个人,县委领导坐一边,“闹事”的代表坐另边,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郭知言脸上。

    被自己的同僚顶到墙壁上,郭知言心里很不忿,可他又不能说什么,只能避开洪杰那道明显幸灾乐祸的目光。

    当他的目光扫向门口时,脸上突然浮现出惊喜的神sè,虽然在下一秒就把这种喜悦收藏起来,但几个敏感的人还是感觉到了。他们的目光顺着郭知言的目光朝门口看去,想看看是何方神圣竟然让焦头烂额的郭知言有了喜sè。

    等看清门口的小孩后,特别是看清小孩的面部轮廓和郭知言的面部轮廓如此相似后,大家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敢情他看见儿子来了,有了一个离开会场的理由。……,真是为难他,能找出这么一个空档。可这对解决问题有用吗?”

    郭知言自然不会说他的儿子就是他的智囊,儿子这个时候巧妙地出现在这里,肯定能给他带来福音。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郭知言就不把自己的儿子当小孩看了。

    未等通信员过来,他就起身说道:“对不起,失陪一下,我儿子来了,我得问问他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你们继续谈,我过五分钟就来。”

    他的心情很迫切,步伐也有点不稳。等郭拙诚咳嗽了两声,他才反应过来,开始挺直脊梁不慌不忙地走着。走到门口,父子俩异常默契地伸出手紧紧握在一起朝办公室走去。

    洪杰的声音在后面传来:“有的领导同志怎么这么散漫,现在正是火烧燃眉之时,却还关心着家里养的小鸡小鸭。”

    另一个陌生的声音也说道:“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哪有这种解决问题的做法,拿不出主意就跑开?”

    郭知言听了后面传来的风言风语,身体抖了下,不由加快了步伐。等办公室的门一关上,郭知言的镇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急切地问道:“你说怎么办?我怎么做都不行。”

    郭拙诚倒是不急,他先给父亲倒了一杯水,将父亲拖到椅子上坐下,自己也在另外一张椅子慢慢坐下来,将书包放到办公桌的一旁。

    忙完这些后,郭拙诚这才在父亲即将发火、即将逼他说话的前一秒开口了。

    他说道:“爸,xìng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发现今天这事是不是很蹊跷?昨天谭县长一病倒,今天事情就发生了。”

    郭知言说道:“说这些没有用。现在爸已经被人架在火上烤了,不可能全身而退。现在最关键的是怎么解决他们的问题。儿子,你有办法没有?”

    郭拙诚看着父亲肯定地说道:“有!”

    郭知言噌地一下站起来,冲过去双手紧紧抓住儿子的手说道:“快说,你有什么办法?”

    郭拙诚站起来将父亲按到自己刚才坐的椅子上,说道:“十全十美的办法没有,只能一个临时的、应急办法。”

    郭知言失望地问道:“你是说骗他们?先稳住他们再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